張落遠

如果可以,我願意是詩人

胭脂扣|反抗的詩

Taliban ,一個致力於將伊斯蘭世界變成聖戰的團體,它體現的不僅僅是瘋狂,更是強權世界的一個觸角。我們每個人都深深地處於其中,被各種暴力壓迫,性,語言,政治,宗教......

關於taliban的消息越來越多。自從拜登決定從阿富汗撤軍,中東的局勢再次失衡,判斷失誤導致美國民調對拜登的支持率下降,這是後話。

Taliban ,一個致力於將伊斯蘭世界變成聖戰的團體,它體現的不僅僅是瘋狂,更是強權世界的一個觸角。我們每個人都深深地處於其中,被各種暴力壓迫,性,語言,政治,宗教......

這,讓我覺得有一種必要性,一個出口

所以有了這首詩,有了這段解釋。


面紗下的人,如此怪異


就這麼輕輕一抿

就是一種誘惑

不論黛青亦是墨眉

都比不過

那顆杏仁核


就這麼輕輕一瞥

就是一種信號

等待著好像

玉做的珮鉤

綾羅帳裡

作鴛鴦


你不管

你抗議

因為你知道


你是

精緻櫥窗裡

的模特

有些暗淡的花瓶

塑像表面細細的

閃爍的金邊

始終上不了臺面


你不相信淘金者

的話

因為冒險

是陌生人的暴力

你看見時間

壓過白百合

壓過青山的夢

壓過每一次轉彎

時回頭的倔強

還有吶喊

你不相信浪漫

因為玫瑰

帶了刺

就讓月光沈睡吧

朦朧美暈染

現代詩

淒美地譜寫

荒唐詞

其實也沒那麼難

其實也沒那麼糟

只要電視還響著

就有人聽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塔利班是“阿富汗人民的意愿和选择”吗?

「塔利班」這個詞,是怎麼來的?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