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落遠

如果可以,我願意是詩人

逐日

原來的日子已經荒蕪


原來的日子已經荒蕪

形成一種蒸氣

如今的日子困頓不堪

泥漿蓋住眉毛

他用手挖土

填補時間的縫

銀色的蛇告訴他

日子還在遠方


他穿上了那件跑得極快的鞋

握住了那根瘦巴巴的拐手杖

帶著些乾果

出門了

巨大的太陽懸在水面

淫蕩的笑著

仿佛沒有了天敵

熱波一陣陣消褪

漢字也熔化了

他已經是最後的巨人了


所以走吧

乾涸的河床被踩上腳印

老藤扯在一起

步履飛快

那蒼老的西方之谷

盡在眼前

而太陽

靜躺在樹上


突然口渴

突然睏倦

突然間病痛難忍

他喝乾了渭河

又飲盡了黃河

胃像個袋子

鼓囊囊的

一撒手

那棍杖變成了

一座林

不能夠吧

而太陽靜悄悄的

將他擁入懷中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