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落遠

人無法在歷史中展現自己,只是掙扎在歷史的洪流

短篇小說|面對(十)

鎮上人都說,阿果和槐生是一對親姊弟.阿果自己也覺得.她待槐生就像親弟弟一樣,雖然只比槐生大一歲,可是對於槐生,總是忍不住的疼惜,如果沒有我,娘會不會生下一個弟弟呢?

阿果不知道,至從娘生下她伊始,娘就沒有給過她好臉色.自己哪裡做得不好嗎?眼瞧著阿果一天天大了,是時候給她找個丈夫嫁了,阿果娘跟阿果說,你大了,要嫁人了,阿果就哭.鎮上的人都過來喬,一個一個的安慰,大家都說,阿果大了,出了鎮子後,到了山坳坳,就不許哭.

離開這裡,阿果就再也見不到槐生了,阿果會想槐生的.也會想三叔的羊,後坡的桑葚,還有二毛嬸嬸的芝麻糕,再也吃不到了.

阿果不想嫁人,阿果想唱歌.她最喜歡唱小白船了,藍藍的天空銀河裡,有一隻小白船...那一天,槐生過來,還帶著兩個朋友,一個瘦高高的,一個矮一點,她覺得那個矮個子的目光看著她臉紅,怪不好意思的,後來就問槐生,那個叫韓樂的人怎麼樣,槐生告訴她,挺好的.

但她自己又不敢問,只是偷偷的瞧一眼,之後阿果經常發呆.洗碗的時候想,做飯的時候想,鋪床的時候還想,按捺不住的心讓阿果整日魂不守舍,像個木頭人,阿果病了.

槐生很著急,到處煎藥,可是不見好,後來有個赤腳醫生,醫生說這是心病,要人來,這時槐生才想起阿果的問題,馬上帶了韓樂見到了阿果,相思之人一見面,馬上哭成一團,阿果的病也好了.病好之後的阿果就像換了個人,飯不做了,草不割了,只曉得坐在門前發呆,看雲,就算是阿果娘叫她也無濟於事,槐生說,那個時候的阿果,眼睛裡有一種從沒見過的奇異光彩.

事情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阿果失蹤了,韓樂也失蹤了.

人們很自然的想到,只有一種可能,於是去了山里找,沒有,後來大雨封山,三天三夜,一個孩子說,他曾經見到一個男生一個女生從眼前走過,那個女生還給了他一塊糖果,就這麼過了一年,希望越來越渺茫,就再也沒有他們的消息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