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落遠

如果可以,我願意是詩人

金鎖記(第二節)

發布於
在李明的課桌裡 一本畫著金鎖記字樣的書發出了陰森的光


那是一個風和日麗的下午 這樣的開頭雖然乏味 但是好用 就在那一天 176班轉來一位新同學 在地中海的帶領下 我們的小威 開始了他的一系列冒險

給新同學做個自我介紹 掌聲歡迎一下

台下掌聲雷動 新同學拿了根粉筆 轉過身去 寫下了自己的大名 之後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 略微有些緊張 他看了一眼台下的幾十雙眼睛 慢慢悠悠的唸道

我叫李明 初次見面 多多關照

話畢 呆了半響 又唸 好了 好了? 沒甚麼話了? 地中海站在門口 問 他被這一問弄得有些尷尬 不知道說什麼 只好點頭 新同學有些害羞 沒關係 混熟了就好了 你們繼續自習 來 鼓掌 這一次期末 大家好好發揮 上次考得好是運氣 這次考得好 就是實力 李明 你跟我到辦公室來一下 這位叫李明的新同學便跟著地中海出去了

眾人也都紛紛各幹各的去了 小威從旁邊的書裡抽出紅色封皮的本子 在新的一頁寫了娟細的一行小字 : 有新同學加入 之後 他便繼續做他的國文課業去了 不在話下

這位李明 原來在別的學校讀的並不順遂 常常受到同學的欺辱 因而才轉到這裡 再加上成績優異 又極用功 所以心裡頭又生出一些悲涼敏銳的氣質 常常下筆作文 其中才華橫溢 文采斐然 可是又難免有傷春懷秋的意思 是所謂少年不識愁滋味 為賦新詞強說愁 這日 他面對著陌生的臉孔 熟悉又尷尬的境地 突然愁緒一起 在桌上寫了"未了之情 難言之隱"八個字 恰巧被小威看見 小威本就是喜歡文學的 對於那些朦朧不解又故弄玄虛的字眼相當上心 如今見新同學寫了這麼些字 心裡感到十分詫異 這位同學甚麼來頭 也作這些東西 不免對其刻畫細緻了幾分 又過了幾日 國文老師堂上講解一篇試卷上的文章 名為"我與地壇" 談到史鐵生對其母親的態度為何前後不同時 年青的老師停了下來 說 哪位同學知道 這時 堂下眾人唯唯諾諾 都不敢舉手 小威知道答案 卻有點猶豫 他害怕出錯 因此手舉到胸前就駐足而定了 老師的眼睛掃過整片荒原 突然 一棵小樹苗竄地而起 在整片的灰色裡長出一個綠色的生命 他欣喜的往前看了看 叫道 好 新同學 你答 李明頓了頓書本 說 我與地壇 史鐵生 作者之所以對母親前後態度轉變 是因為自己的生命已經受到了摧殘 不能像以前那樣生活了 所以自暴自棄 對身邊的事物總是很頹然 面對母親的關懷只是煩躁 後面因為在地壇的感悟慢慢接受了這樣的自己 生命無常 理應釋懷 而母親在那個時候鼓勵他走出陰霾 讓作者感嘆母親的辛勞與愛 可是母親已經去世很久了 故而多了些內疚之情 原因就是這樣

答畢 國文老師的臉上露出喜悅 小威深深的感到敬佩 所有的目光在聚焦之後再次聚焦到了一起 自此 小威對這位新同學刮目相看了

春華 我的好姊妹 陪我吃奶茶唄 晚飯我不想吃了 這一天晚飯期間小威向春華央求道 好好好 那麻煩你算快點 我的部分都寫完了 春華瞧了一眼小威的紙 繼續說 這個題應該用根號2去除以X的二元一次方程 得到個數1 其他的就很好解了 小威點頭 無意中環顧四週 此時的教室已經只有他們兩了 校園廣播播起了當下的流行曲目--紙短情長 那首歌的樂隊活躍在網路平台上 靠著一個個的十五秒影片 傳播自己的音樂 這一首紙短情長是他們的成名曲 但是按春華的原話講 就是"一首庸俗的歌手唱給庸俗的聽眾的庸俗情愛口水歌" 小威也只能默默點頭 因為他覺得春華說甚麼都是對的 他太有魅力了

眼下 春華朝那個播音喇叭翻了個白眼 小威只覺得好笑 笑著說 走吧 再不走你有幾個白眼可以翻的 春華見小威笑他 也笑道 還不是因為太難受了 真是塑料姐妹花 兩人嘻嘻哈哈了一陣 完全沒意識到還有一個人在教室裡 等回過神來 自然嚇了一跳 只見那個人不是別人 正是剛來的李明同學 他似乎什麼也沒聽見 手裡捧著一本發黃的線裝書在看 讀的是津津有味 小威暗暗的提醒春華 這個人很有才華 想跟他認識 春華什麼也沒說 徑直走到李明的課桌旁 緩緩的問道 你看的是什麼 這李明本來沉浸在書裡去了 被春華一問 猛地抬起頭 只見一個平臉鵝鼻 薄唇鳳眼的留著林徽因式樣頭髮的人站在他面前 寬大的白色制服被掖進褲腰 十分灑脫 後面還站著一個綁馬尾 圓臉塌鼻 厚唇杏眼的穿著鬆垮的麻布袋似的制服的人 眼征征的望著這裡 他推了推眼鏡 把書闔上 說道 金鎖記 有事嗎

啊 沒事 只是覺得線裝書難見到 有點好奇 春華笑著回答 他看向身後的小威 又回過頭 對李明說 我和我朋友都挺喜歡你的 認為你很有才華 剛才忙太晚過了飯點 正要下去吃奶茶 看你在 所以想叫上你一起去 你喝不喝奶茶呢 說著 小威走過來 跟李明打個照面 李明聽別人說喜歡自己 又是吃奶茶 頓時難為情起來 正巧肚子也餓了 不想留下不近人情的印象 只得答應下來 三人同行 恍惚間又到了就寢的時間了

春華湊到小威的床前 問起今日的事來 小威嗔怪道 你太大膽了 我還沒說呢 你就跑到人家跟前說話 我都替你尷尬 春華嘻笑著說 怕什麼 他又不能把我吃了 再說 你不就認識他了 小威不說話 低頭玩著自己的手指頭 過一會 發覺了什麼似的 暗暗的嘟噥一聲 金鎖記 好奇怪的書 春華湊過來 問 什麼奇怪 書 那個書的名字 春華不解 繼續問 怎麼了 小威自己也不清楚 只覺得冥冥之中有種吸引的魔力將他推向那個名字 只心裡納罕 瞧見春華滿臉疑惑 便笑笑的打發他說 也許是某個我讀過的書 我忘了 所以奇怪 總之沒事了 你呀 快睡吧 春華嗯嗯點頭 兩人就此睡下 無話

同時 在李明的課桌裡 一本畫著金鎖記字樣的書發出了陰森的光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