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行人

讀書人、律師、戰士

隨感--讀書与寫作

周圍的人,喜讀書的少,常寫作的更加不多。

吃飯的專業,本應上心,但讀專業書的同行還是少,我一直詫異,不讀書,光靠那點經驗,技藝如何精進。後來慢慢明白了,靠「騙」就行了。

一騙自己,自己有經驗,流程也熟,也沒出過事故,何須研究?人類行為,講究經濟原則,「怎麼省事怎麼來」。年歲漸長,更加助長「權威」心態,老子已是專家,何須再學?

二騙他人。專業之所謂專業,就是你懂而人不懂,資訊不對稱,優勢在你手。事情做得好壞,總有辦法圓場,反正糊弄一下,欺負人家不懂。傻子多、騙子都不夠用,學來做什麼?

專業書,賺錢的工具,都無所謂讀,那不賺錢的書,就更談不上了。

讀書功用不少,解惑第一。人活於世,總有些不明白,有些不明白也就不明白了,不想就是了。有些不明白,始終不明白,你還老是記著想著,於是就成了你的困惑。你想弄明白,可畢竟每個人的直接經驗又太有限,管眼窺豹、坐井觀天是常態,於是讀書就成了解惑的捷徑。

人活著,飲食男女、衣食住行之事是大事,不能常如願,問題自然不少,「怎樣名利雙收」、「怎樣平步青雲」?但這些問題,不足以讓人去讀書,因為確無必要,不讀書而「成功」的,多不勝數。反而,讀書太多,麻煩才多。

我時常想,為什麼人們都沒有困惑了?困惑哪里去了?哲學的困惑:「生命的意義是什麼?」「人是什麼?」等,政治哲學的困惑:「什麼是好的生活?」、「什麼是好的共同生活?」這類的問題,不讀書,不看看古今中外的一流頭腦們怎麼思考,跟他們對話,還是很難明白。這些困惑,不搞清楚,這人生可怎麼過?

除了不讀書,寫作的也不多。當然,熱衷寫作「變現」「名滿天下」的,到是不少。喜愛文學的朋友,基於文字美感而寫作,即使寫入黨申請書,也能津津有味。有寫作習慣的人,也能常年堅持寫作,家父寫日記大半個世紀。書寫的狀態也會讓人迷戀,不管寫的是什麼。

本質的寫作,应與思考有關,與個人成長有關。通過寫作,讓思考深入,探索真理。通過寫作,認識自己,療愈自己。

這類反思性的寫作之所以少,歸根結底的原因在於政治。不把人當人看,把人當工具、當奴隸、當臣民,從出生到大學,洗腦洗個徹底,讓你找不著自己。你的體驗已不是你的體驗,而是植入的體驗。你的思想早已不是你的思想,而是植入的思想。這一切,茫然不自知,還總是滿滿自信。

進入社會,物質主義與消費主義裹挾著你,拼命往前,哪裡還有什麼思想的困惑、生命的困惑?能不能活過明天都成問題!

內心的自我,開始的時候都是脆弱的,風大一點,雨大一點,就蔫了。自我在沒有壯大之前,又很膽小,強力呵斥一番,也就縮回去了。經常感到,環境險惡,長成飽滿而有力量的個體,能得以倖存的實在太少。可過程雖艱苦,卻又沒有退路,畢竟人只活一次,總得活得像「人」。

讓內在生命慢慢舒展,感受釋放開來,自己去體驗,從而產生困惑和好奇,通過讀書、思考、交流、寫作強健自己的感受和思考,體會自己是誰,想過什麼生活,探索何為真、何為善、何為美。

閱讀和寫作是把利器,能斷除迷惑,撥開雲霧,刺破黑暗。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