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雲姐姐

寫生活、寫禪、寫小說、寫散文。 https://sites.google.com/view/cyanbluecloud/

[關於周圍的人事物]過世的家人們與我的夢(微靈異)

看到Matters好多阿嬤文,想起了一些神奇的事,忍不住想寫一下。

過世多年的外公

印象中外公大概在我國中時過世,以前大概一年回一次外公家,也都沒有過夜的習慣,喪禮那段時間,只記得半夢半醒的置辦完畢。

多年後,在我大學的年紀,在家裡睡午覺時,夢見外公西裝筆挺,手裡拿著黃布包裹,指著地板說著:[挖深一點。]

後來夢就醒了。

事後我跟我媽提到這件事,我媽才想起來改撿骨的時間了,但因為我媽很忙,也沒交代兩個舅舅,就一直擱置,又過了多年才把外公換地方,而原本葬的那塊地已經只剩我外公,也算是另類的[坐擁百坪]吧!

過世的狗狗

我小舅舅搬到跟我媽同縣市居住,主要是為了工作,他很喜歡動物,特別喜歡養狗,一隻一隻的接著養,中間一度住到禁止帶狗入內的租屋,結果這房東也挺壞心的,會偷打狗,後來我媽連夜騎著機車把牠載走,變成了我媽的狗,這件事小舅舅一直認為是我媽偷了他的狗。

因為是鄉下地方,習慣性的放養,大家都知道這是誰家的狗之類的,那我家的這狗每到發情期就會出去瘋狂玩耍,曾經身受重傷回家,要帶牠去看醫生還死不去,最後我媽只好去藥房買了消炎藥自行投藥,竟然這樣把牠醫好了。

但根源沒有除掉,結果又一次的發情期離家後,再也沒有回來了。

清潔隊的人員有提到好像有同事撿到狗屍,聽說是被酒駕的人撞死了,長得很像我家的狗。

那天,我媽騎機車載著我去疑似[案發]的地點喊著牠的名字要牠回家。

那之後的一兩天,我又在午睡時做了夢,夢見我在我家的門口喊著牠的名字,我聽見了[搭搭]的腳步聲,可我沒看到牠,又喊了幾聲牠的名字,仍然只有[搭搭]的聲音。接著,夢境消失,我進入了睡眠癱瘓,覺得身上被什麼踩著,似乎是四隻腳,其中一隻角還踩在我的胃上,讓我覺得快喘不上。

夢醒之後,我跟我媽說:[牠有回來,還踩我。]

過世的外婆

六七年前,外婆身體似乎比較不好,但能走能吃就沒放在心上,我媽一直交代大舅舅看好外婆,結果沒幾天我媽就接到電話趕緊南下去看外婆,那時接到消息已經送醫院了,醫生檢查過後發現是肺部萎縮,後來陷入昏迷,醫生建議洗腎也許能救回來。

當時我跟我妹在家裡,我的想法是八十歲的老人洗腎真的好嗎?而且洗腎之後能清醒嗎?後來我在心裡跟菩薩祈禱:[如果已經時間到了,就不要讓外婆再多受折磨。]

結果,過沒多久我媽打電話來說外婆過世了。

接著是如同電影<父後七日>一樣的場景,因為我們也搞不懂冥紙的量要多少,莫名其妙地叫了兩次,我們都在推測外婆可能會在陰間突然爆富。

不知是怎麼回事,外婆的喪禮呈現有點歡樂又有點悲傷的氛圍,悲傷的氛圍由我媽一人擔當,其他人都在講些垃圾話,而我在那邊折元寶、蓮花、紙鶴,聽說有[看的見]的人說看見往生者騎著紙鶴,我想我折的量應該可以開個鶴場了。

而到了做藥懺的時候,法師認真的做儀式,做完儀式後那一碗藥大家要分著喝,我忘了大舅舅說了什麼,我喝的那一口差點把我嗆在那裡......

頭七前一個晚上,我開始有點狀況,上吐下瀉的,隔天頭七被人拿了符紙淨身,猶記得那天大家一直起立跪下起立跪下,晚上大家休息時說著膝蓋瘀青的問題,才發現我家人筋骨都很硬,一個個直接膝蓋著地跪了下去,每個都喊痛,而我之前因為偶爾去拜佛,對於跪下的動作比較熟練,所以沒有他們那麼嚴重......

後來喪事結束了,我有事沒事都會默念一些佛號或經文試著祝福過世的外婆。

這些年我夢見過她兩次,一次是我在外婆家看到她,似乎在跟我說她回家了。而另一次的夢,則是夢見她在一個小桌子上抄經,不知道是不是老花眼,還帶了一副超大的眼鏡,她的臉上有笑容。

*因為外婆過世的關係,我跟一個認識多年的朋友幾乎沒什麼來往,她那時剛換工作,想約同學去聚會,我跟她說我外婆過世不方便,她回我說:[你跟你外婆很親嗎?]我覺得也許沒有很深很深的情感(一年只見一次面),但親人之間的情分總是有的,在血緣上也確實很親,也是這件事讓我頭一次認為這個朋友不值得交。

*也因為外婆過世,我才理解到我的家人們似乎有點奇妙,我媽在過程呈現了[在外子女盡孝心]的樣貌,她認為她之前忙沒有辦法陪伴,所以只要能救回來就救,不論結果如何,我記得我跟她提到如果就回來只是讓老人家多受折磨,倒不如放手,這話一出去,我被我媽罵的狗血淋頭,她認為這是不孝。而舅舅們呈現了這只是生活的一部分的樣子。

以上。

[關於周圍的人事物]出差生活的開始

[關於周圍的人事物]我爸和他弟弟的神奇關係

[關於周圍的人事物]我的媽媽是恐怖情人!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