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雲姐姐

寫生活、寫禪、寫小說、寫散文。 https://sites.google.com/view/cyanbluecloud/

[關於周圍的人事物]再見了,我的狗狗小朋友

發布於

*一般流水敘事文,無重點。

剛翻手機照片,翻到這張,記得是我趴在地板上拍的牠,常常正面拍照拍不到,那天好像叫牠都不怎麼理我,我乾脆就趴下,記憶裡牠還嚇了一跳,但沒一會又躺回去。

其實忘記一起住了幾年,大概四五年是有的,牠是我房東的狗,大多時候就我們兩個一起,有時候會自認為自己是貓派屬性比較重,經常懷疑自己沒那麼愛牠,認為牠是我的好室友。

第一天搬進來的晚上,我晚上睡覺時,牠瘋狂扒我房間門,叫到天亮,連續兩三天後,我開門讓牠進我房間睡地板,一兩天之後好像獲得牠認可了,沒有再繼續半夜扒門根鬼叫,那幾天真的覺得牠叫聲就像雞叫一樣連續不斷,而且會忍不住想著牠怎麼不會[燒聲]?!

回想起來,要跟一隻小狗發生什麼大事還是不太可能的,我們就是好室友

剛開始認識時,總覺得牠有點奇怪,不喜歡給人抱,一開始也很怕被人摸頭,我房東是個很好的姑娘,所以我內心一直懷疑著是她前男友曾揍過牠,不然有些行為很難用正常和平的狗狗看待,不能抱不能摸,神經質道我覺得這狗有被害妄想症,內心對狗的愛又下降了,但我對世上的大多數小動物都是偏愛的,還是可以繼續愛牠的。

時間一久,我們在一起時最喜歡的就是我摸牠,有時候比較忙或那禮拜牠媽接牠回去後又回來我這邊時,牠會用鼻子頂我的手要我摸牠。因為是個懶人,我帶牠散步的次數蠻少的,牠也很少要求,所以摸牠的比率比較高。

期間牠的皮膚病好了,但年紀也大了,印象中今年五月底六月初,是我們最後一面,牠回去牠媽咪那邊,六月中後得知生病,可能只剩兩週到兩個月。

又是一個隔天,是我無薪假期間被叫回去上班的日子,下班後得知牠過世了,因為疫情的關係,牠的喪禮有人數上的限制,無法參加。

是一場奇幻的旅程--我以為我沒那麼愛牠,但其實我很愛牠。

跟見過牠的朋友們告知牠過世的消息。

隔了幾天後我以為我沒事了,跟在海外工作的朋友語音聊天時,提到這件事還是忍不住哽咽,覺得很悲傷,今年的眼睛排毒都是因為牠。

晚上我想起了同一年也遇到研究所的老師過世,但我的反應落差超大,這也許就是感情到底有多深的寫照吧,不由得覺得人真的是一種很神奇的動物。

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夢過牠,但有時候會聽到門突然有聲音,很像牠習慣性靠在我門上時會發出的聲音。

因為牠過世了,突然覺得好像失去留在台中的意義了,近期考慮離職,工作地點開始看起老家彰化,也看其他縣市,回彰化真的也很有壓力--來自於母親的壓力,讓我開始思考房間隔音和門鎖鑰匙的事,我不想傷她心,但我不想再承受她的控制慾。

回到關於牠,我不喜歡說再見,因為沒有多少人是我想再見的,所以我常說的是掰掰,但是,我願意跟牠說:再見。

我們終究會再見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