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雲姐姐

寫生活、寫禪、寫小說、寫散文。 https://sites.google.com/view/cyanbluecloud/

[小說]開心(已完結)

發布於

這座教堂的主人是個退休的牧師,教堂外觀已經有點破舊,但還看得出來有人仍在維持它的整齊,儘管退休的牧師常出遠門四處旅行,卻沒把教堂門口鎖上,他知道有人會需要它的。

李語安偶然來到這塊沒有人煙的小地方,伸手推開教堂的門進去,溫柔的燈光仍在,對她而言相信自己更勝於相信神,但她喜歡眼前的景象,看起來帶著棉麻質感的窗簾在燈局黃色的燈光照射下,讓一切就像是被神照拂著一般。

她看到告解室,好奇心驅使下,她打開了門,待坐在裡面讓她感到被包圍的舒適感。

似乎只過了一會,也像是過了頗長一段時間,李語安聽見告解室另一頭的門被打開,有個人進去,沉默了許久才開始訴蘔他的煩惱。

聽聲音是個小孩子。

「我討厭他們、討厭爸爸、討厭媽媽、為什麼總是吵架,我也不想生病阿......」話語伴隨著哭泣的嗚咽聲。

李語安偏頭思索著,在此時此刻,她想幫他忙,但她會的只有一件事--射擊。

隨著孩子擦乾自己的淚水,推開了告解室的門,李語安透過縫隙看見了熟悉的小臉蛋,那是她的鄰居,等到他離開了教堂,李語安想到了個方法:「如果他們不在了,也許你會開心吧!」

隔日一早李語安戴著鴨舌帽,跟著這對夫妻,看他們分頭騎車出門,她在車子裡待著,隨意選了一人跟了上去,扣下板機的瞬間,她感受到一如既往體感,心跳卻有些絮亂。她沒多理會這種不適感,接著是夫妻倆的另一人,她清楚知道他們的一切,輕易地又是一次扣下板機。

「你開心嗎?」

李語安再次待在了一樣的地方,狹小的空間,只有自己的呼吸聲,不知過了多久,腳步聲響起,有人走進了告解室,李語安改變了呼吸方式,讓自己的呼吸輕且長,她不想讓任何人發現她的存在。

對方確實也沒發現她,疲憊地聲音吐露著對工作的疲憊,他的心已經快要無法負荷,「人工作不是為了讓生活變得更好?為什麼我像在地獄?」

李語安眨了眨眼,她喜歡這句話,以前也有個前輩這麼跟她說著:『不就是為了生活?』但前輩離開了,她不知道這句話是否還能說清自己與現狀,她只知道她在過程中特別喜歡自己的每一次呼吸與心跳。

她恍惚回想後,聽著這人抱怨著自己的主管,瘋子一般地對員工咆嘯,隨意疊加的工作,造假資料騙員工薪水......

她困惑著這人為什麼不離開,但很快又聽見他被生活壓得喘不過氣。

當這人推開了告解室的門,李語安透過縫隙看見了幾分認識的臉,那是她隔了一條巷子鄰居,李語安猶豫著,但她還是再度出手。

那是一棟大樓的對面,她透過瞄準鏡看見了他被主管拿著文件拍著腦袋,唇角勾著自信的淺笑,槍托緊貼肩部,臉頰貼緊,呼吸下沉,她放棄了慣常依賴的心跳聲,扣下板機,沒一會她便看見正中目標。

「你開心嗎?」

似乎,這裡是個天堂吧,待在告解室裡,李語安覺得很舒適,是教堂神奇還是告解室神奇,她無法分辨,有的人的告解很無趣,她能幫上忙的--是與他人有關的,她無法對不愛自己的人下手,他已經不愛自己了,自己再扣下板機,那這個人不是太可憐了?

「鎖著?阿,走錯了。」是個女孩子的聲音。

李語安不明白怎麼會有人這麼不喜歡自己,心想著也許每個人都會不斷地看到自己的缺點,但總有那麼一兩個好處能讓自己前行才是,她聽著女孩子的告解忍不住翻轉著自己的想法--她不愛自己,是呀,連自己都不愛自己,她還能看到別人愛她嗎?

面貌、體態、個性,乃至靈魂都不愛,如果不替她結束,是不是永無止境?

李語安沒起身,卻在燈光的投影下看見了女孩子,是對街的女孩子,總是掛著皮笑肉不笑的微笑,有時總讓她感到不如就別笑了......

不知為何,李語安選擇在這小地方待到天黑又待到天亮,她回了一趟家,拿了衣物,當她出門時,她選擇走到對面,也許是天剛亮,也許是巧合,沒有其他在這場告解中的他人,於是,她走到對街,看著那女孩子對她露出奇異的笑容,她拿出手槍朝她扣下板機。

「你開心嗎?」

李語安在教堂裡換了位置,她聽見遠行的牧師回來,祝禱的詞句以及柔軟的語調,似乎能夠撫平人內心的不安。

當牧師離開教堂後,高跟鞋走路伴隨的咖咖聲音流了進來,離告解室極近,就像是在對著門說著話,李語安摸著自己的心口感受著緊張帶來的心悸感,想起自己在靶場上的感覺。

「我得不到也不讓別人得到。」女人的聲音帶著若有似無的惱怒。

一個追求男人失敗的女人,難免有幾分心理不平,李語安聽著她說的內容,腦海勾勒出了一個會畫著紅唇的豔麗女人喜歡上一個不解風情的男人,也許是這男人真的不解風情,但也許只是未曾心動罷了。

但哭聲喚回了李語安的不以為意。

沒多久又來了一個人,走路聲音帶著沉穩,中音的柔和聲調說著:「該回去了,後續還有......」

李語安聽見他們要離開的聲音時,忍不住透過縫隙看了他們,她認識他們,這男人挺好的,說話溫柔,長相也溫柔,她唯一沒想到的是這女人會喜歡他。

等到都沒人之後,李語安走出告解室,走到聖像前,她看著聖像心裡困惑著:『什麼是神?無所不能?』半會後她帶著笑容離開教堂,而這笑容說著她將要來一場惡作劇。

等了好幾天才等到對話的機會,李語安急著上前製造巧遇......

一起在餐廳裡吃飯時,李語安跟他聊起了她所遇見的每個人,她惋惜著那個死去的女孩子,男人說著:「如果自己都不想好好活著,那誰還能幫她?」

李語安狀似不以為意地問著:「也許她失了活著的目標?」

「那就再找一個目標,直到下一個目標能扛起活著這件事。」儘管聲音再溫柔,那骨子裡的堅毅無形之中傳給了李語安。

隔了好幾天,李語安的猶豫不決在告解室得到釋放,她進入了她從沒去過的另一邊,沒想到牧師就在她常待的位置裡,「妳可以選擇說或不說,神一直都在。」

李語安沒有說話,她不信神,只信自己,但走向分崩離析,現在的她得到一個答案,卻不知道這個答案的盡頭。

她最後為了那女人扣下板機。

「你開心嗎?」問著這話的時候李語安眼角掛著淚水。

沐浴帶來的溫熱水流無法溫暖冰冷的心,她擦乾頭髮與身體,換上過去常穿的背心與運動褲,反覆在熟悉的訓練環境中讓自己的體能達到巔峰,秒數、得分、心跳,交織在一起。

過去的歲月裡,體能訓練、飲食控制、技巧訓練、打靶練習,是她生命的全部。

一場感冒讓一切崩毀,心臟被病毒感染,她的治療無法控制,在住院期間她看著有為小孩罹患心臟病而努力撐下去的父母、有跟她一樣一場感冒得到心肌炎的上班族、有長年心律不整在整形手術中被送進來急救的女孩、有因為打了針而得到副作用的女人......

手術前一天她選擇到餐廳用餐,李語安看著人來人往,吃沒幾口,自己的醫生端著餐盤坐到她的對面,跟她聊起了手術之後的可能性。

李語安想起賽場的種種感受,她遺憾自己沒辦法再次回到那樣的環境中,醫生提起了那個女孩,一度有被救回來,她的最後一句話是:『我不會再被笑了吧?』

李語安問著:『也許她失了活著的目標?』

醫生說著:『那就再找一個目標,直到下一個目標能扛起活著這件事。』

用完餐後,李語安笑著說:『明天麻煩醫生了!』

『十、九、八、七、六、......』李語安只記得自己數到六,她看著手術檯上的燈光,感到自己眼角泛著淚水,可能是眼淚也可能是麻醉藥,視線模糊,意識也模糊。

李語安幸運地接受換心手術得到活下去的機會,她收拾著行李準備出院,跟相處多日的病友們揮手道別,經過醫院附設的簡易教堂,她走了進去,看著沒變過的聖像,她不知道這樣的安排對神而言有什麼意義,但卻是對她全然改變的一個轉折點。

從第一線退到輔助,成為教練是她的選擇,她看著自己訓練的選手在賽場上走過她曾走的道路,她能給的就是看見他們能改正以及更能進步的地方。

訓練結束後,她單獨坐在看台上,已經沒有了失去一切的無助,而是專注在另一條她能前行的道路上,抵定。

「教練,有人找!」選手大喊著。

李語安看見了醫生,她確實忘了與醫生有約。

醫生拿著邀請函說著:「醫院想請你們這些好案例回去分享怎麼轉換生活和工作,幫助更多病友能更有信心。」

「......當時我的信心是醫生給的。」李語安坦白說著,她在住院期間拒絕了所有人的見面,親人、朋友、教練,有時候連透過鏡子看到自己都無法承認那是自己。

「那,我想已經給了他們信心,再多些人也好。」醫生看向選手們離去的方向。

李語安愣了幾秒,回過神後看見醫生還在等著她的答案,在兩人相視一笑中,李語安說出了:「好。」

「你開心嗎?」

「我很開心。」

(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小說.家

青雲姐姐

存放自己的小說,以原創、短篇為主要形式。文章[未出版](包含電子或紙本)的不鎖。設定或其他補充也會放入這邊。預計儘量維持每週一篇,不過遇到繁忙或懶症發作可能會兩到三週一篇。本人寫作拉長無能,請見諒~

477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