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雲姐姐

寫生活、寫禪、寫小說、寫散文。 https://sites.google.com/view/cyanbluecloud/

[小說]無人之島(完)

發布於
一起聽音樂看小說吧~

(本文同步發布在方格子~)

在網路的世界中,我們人與人之間似乎很接近,但卻又有著安全距離。現實生活中有許多疲累和無可奈何的事,似乎在網路上能多少找到點慰藉。

兩個女孩子打扮得時尚,只是神色中總有著淡淡的焦慮和不安,其中一個女孩子書說著:「網路有個聲音頻道,叫做無人島,寫信過去給他,他會在頻道上聊聊你的困擾,而且只要有人說話不客氣就會被趕走,但他不收網路信件,只收手寫的信件,我想試試看。」

每到周一晚上十點,這個網路聲音頻道會把大家的問題稍微整理一下,「大家晚上好嗎?我是小潘。最近收到了一些來信,我很訝異我這樣的規則仍有不少人寄信給我,有時候會擔心回不完大家的信,所以,相近的我會一起講完。不過,一直沒有被唸到名字或被回答問題的……可能有兩個原因,問到我私人問題,或者字太草我看不懂……哈哈哈哈~但沒被回覆的,我會回寄一張明信片,謝謝來信。」

「我這周收到很多人信,有筱函、阿呆、無名、上班小甜心、夢夢、Milk,對於憂鬱的這件事感到困擾,如果當中有人已經在看醫生且吃藥的話,請聽醫生的話。但其他的人憂鬱但沒有想過真的去死的,我們來聊聊這件事。」

「我也會,會厭世、會低潮、會想著要是明天整個世界就毀滅也好,當我開始做這個線上廣播後好了很多,比起煩惱自己的問題,我花更多的時間看你們的故事和問題,我才發現,這可能是一種『過度鑽牛角尖』的狀況,而鑽的牛角尖是不夠認同自己以及放大了自己的不好、不足,有人說就是『總覺得哪裡不夠好』。」

「那段時間我很愛做一件事,躺在床上,抱著被子,什麼也不作,就只是呼吸,有時候就這麼睡著了、有時候沒睡著但覺得吸飽了氣,好像舒服多了。尤其看點書也不錯,不喜歡看書的人,Youtube上有很多頻道,可以找來放著聽,然後就這麼躺著……我朋友說過,不要去抵抗這樣的情緒,接受它們,來了會走、來了會走……」

這個晚上,有些同樣體驗的人們試著跟自己好好相處,就當作只是一個嘗試也好。

「大家晚上好嗎?我是小潘。發現大家每周的問題都不太一樣,看來有人聽過了之前的聊天,這禮拜大家來信有人問了幾個類似的問題,比較簡單的我就直接回答了。我是解憂雜貨店嗎?不是,我們都在同一個時空當中。」

「為什麼叫小潘?因為彼得潘,他不會長大,永遠都是個小男孩,我不想長大,所以叫小潘。哪怕我們都長大了,偶爾、偶爾讓自己像小孩一樣,著迷某些東西、只為了快樂生活、去吧,我們都只是我們,試試看也好。」

「酥酥和茉莉問到為什麼要談戀愛?可以不談戀愛呀!會這麼問應該是被問吧!那麼你們要問的是自己單身開心嗎?想談戀愛嗎?如果滿意單身這件事,那就繼續單身。但如果你們渴望戀愛……要記得一件事,不要期待別人把快樂帶給你,也不要渴望被拯救或者是拯救別人。每個人本身就是完整,不談戀愛只交朋友,也是這樣子,永遠都是一加一大於等於二,不要一加一等於一。」

「喔喔,有人留言了,我看一下,『遇到一個一加一等於一的對象……目前離婚中……』呃、祝福你離婚順利!」

聽著廣播的人們在不同的地方都笑了,有人笑出聲、有人微微一笑。

「大家晚上好嗎?我是小潘。上禮拜收到了一些信,關於找不到自己想做的事,來信的有好幾人,咦?我沒定主題為什麼大家好像約好一樣,看來我該回去檢視一下留言囉!」

「芋頭、小湘、阿海、明明、Susan,說實在話,什麼叫想做的事?吃飯、睡覺、買衣服,都是生活本能,也能說事想做的事,但工作這件事,大部分的人都是為了生存,而不是想做的事……小潘我也一樣,只是之前生病了,請了太多假,被公司資遣。以前做的是客服、頭一回跟大家聊自己,不知道為什麼有些不好意思……」

「當時客服是湊巧找到的工作,有時候跟客戶聊天,聽他們說話讓我覺得有趣,離開工作後,在家休養很久,這個頻道也是半年前才開始,大家好像也喜歡晚上聽我自說自話,這是我想做的事嗎?是吧,其實只是想說話,想說話而已……」

「那你們有想要做什麼事嗎?瞬間、偶爾、常常想到的一個點。拍照?畫圖?寫作?記錄生活?騎腳踏車?游泳?讀書?研究?種香菇?阿,種香菇不錯,我寫一下,明天上網去買個香菇太空包。找到那一個點,不一定要內心有什麼澎湃洶湧、心跳加速……你願意花點時間去做,然後再去做,以這個當成開頭吧!」

「對了,香菇包我自己買,大家可別寄到信箱給我,我怕被郵務單位給念!……想做你的太陽~你的太陽~在你的心裡呀~在你的心底呀~就算不能在你身旁~也要奮力為你而發光~」

有聽著廣播的網友停下了搜尋香菇包的手,也有網友開始思考著自己有沒有一瞬間想做的事,但被自己給忽略或遺忘了……

「大家晚上好嗎?我是小潘。今天的我有些沮喪,有人檢舉我上周在頻道裡面唱歌。」

沉默了好一會。

「我不懂為什麼人會這樣子,留個言寫個信讓我改善不行嗎?我做這個頻道怎麼了?就只那麼一件事也要破壞?我不清楚檢舉的人是不是仍在聽這個頻道,但我想說想檢舉就檢舉吧,你做的事情自己負責。已經處理好了,這個頻道會休息一陣子。」

原本沒有留言過的網友們紛紛開始留言鼓勵著小潘,讓小潘別為了一個人而停下頻道。很多人都在周一晚上等著小潘的頻道。

「一段時間而已,休息一陣子,時間多長還不確定。今晚就先到這裡,祝福每個聽頻道的人都能快樂~」

無人島這個頻道就像被主人遺忘了一樣,兩個月過去,這個頻道仍有些網友每到周一晚上都會點開,卻許久沒再看到頻道的燈亮起。

後來有一小群網友聚在線上發起了一個小型的活動:「回到無人島」。

活動主旨寫著也許有人不懂無人島的意義,但對有些人來說無人島是他們生活的一部分,沒有要責怪檢舉人的意思,也沒有不讓小潘休息,只是可以的話,想要再聊聊放在心裡的事情,在無人島中他們都感受到了自己的存在與別人的存在。

仍有人往信箱寄信。

第三個月過去了,無人島的頻道的燈又亮起了。

這個晚上,在回到無人島這個活動上掀起了個小波浪,小潘回來了的訊息在回到無人島蔓延著。

「大家晚上好嗎?我很好,我是小潘。信箱的信我都看了,這段時間去醫院治療,也得到醫生的康復認證。什麼疾病不是我想跟大家聊的重點,在生命之中,我們都會無意地去做很多事,有時候傷害別人,有時候傷害自己。」

「是的,原諒是今天想跟大家聊的。不少人在責怪那個檢舉人,原諒他吧。我原諒了很久,請大家也跟我一樣,但我想說的是,我這段時間練習的是原諒自己,原諒自己被影響、原諒自己有脆弱的心情、原諒自己並不像自己想像的堅強、原諒自己想放棄,以及原諒自己的很多事。」

「生命中我們常有責怪,責怪別人後原諒別人,但我們責怪自己的時候呢?」

「世界、社會有很多的教條、框架、規則與潛規則,就像我們常說大人就該有大人的樣子、你是什麼職業就該有什麼職業的樣子,很久之前跟大家聊過我曾試客服,這是個服務業,有時候也會遇到大吼大叫的客人,他付錢買我們的產品,所以我們要服務他,過程中也會生氣,但常常想到自己是服務業,不該生氣、不能生氣、不可以生氣……」

「大家的信讓我看見了大家對我的關心,也看見了我對於你們的重要性,但別說你們為我做的不夠多,就算只有一個字、一個內心的支持,都是你們對我的付出了,不要責怪他人,也不要責怪自己。若責怪了他人與自己,都原諒吧。」

「我買了一杯飲料,等著結束後好好喝著。」

「三個月的信件,我會回給你們明信片的,鼓勵的信件別再來了,寫明信片,只有一句話也要寫的,讓我們一起回到無人島吧!」

這個晚上,無人島又有了小潘與愛他的島民們。

隔了幾天,陸續收到小潘明信片的網友們很開心。

在回到無人島的活動中,大家把自己收到的明信片拍照上去。

『我們看到的世界是我們的世界。』

『自己是自己最好的陪伴者。』

『想的少一些。』

……

『每日都給自己和別人一個美好的連結。』

(完)

2 人支持了作者

[小說]下一秒(完)(BG/短篇)

[小說]思慕(來俊臣)(上)(BG/歷史)

[小說]思慕(來俊臣)(下)(BG/歷史)

1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