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紅了

往返踏溯、找尋平衡,讀經濟的這些年

那年,我沒有選擇商學院──為什麼我選擇經濟系作為起點,朝商管領域努力

前言

為什麼我沒有選擇商學院?
「經濟系不是商學院!」

未來想要進入商管相關領域的人們,總是爭先恐後的想擠進商學院的窄門。

然而,當繁星的志願選擇在眼前一字排開,縱然我的選項也不乏商學院的科系──可最後,我把經濟系填到了第一順位,展開了大學四年在經濟系(並且不時需要澄清經濟系不隸屬於商學院而是社科院的事實)的奇幻旅程。

關於我和繁星升學的故事,也許你會想看看我寫過的這篇文章?
繁星錯了嗎?──用經濟學「機會成本」談選擇繁星升學,和我學會的事
為什麼我沒有選擇商學院,而是選擇經濟系作為起點,朝商管領域努力?

今天,我正是想來聊聊,關於為什麼那年,我沒有選擇商學院──而是選擇經濟系作為起點,朝商管領域努力

我希望,這篇文章能夠提供想朝商管領域努力的人們,一點來自商學院以外的觀點,也有機會讓考慮就讀、或不明白經濟系在做些什麼的人們,對商學院與經濟系的異同,有多一些的認識。


為什麼很多人想要進入商學院?

首先,我想我們得從「為什麼很多人想要進入商學院」這問題開始。

更精確一點來說,我認為這問題應該是,

「為什麼很多人想要進入商管領域?」

這個問題的答案,不外乎與世界上擁有最多財富、最有成就的人,十之八九都與「商」這個字脫不了關係。

不過,只看到這樣的「倖存者偏差」,不知道誤導了多少人的憧憬。

事實上,在台灣的現狀裡,就讀商管相關科系很容易一不留神就陷入不上不下的窘境──比法律專業比不過法律系,比程式專業贏不過資工系,好像也沒辦法像醫學系、藥學系那樣直接對應到相關的專業出路。

噢,他們當然各也有各的難題,可商學的前程,似乎是個上下限更大,更多元模糊的概念。

「所以說,商管領域的比較利益在哪裡?」

經濟學裡的「比較利益」概念是,當一個人進行某項生產時,機會成本比另一個人低,就在這方面相對優勢,擁有比較利益。人們可以進一步透過比較利益原則分工合作,產生最大的利益。

我們應該先從這點想起,認清「商管領域」在社會分工中能夠扮演什麼角色,並藉此獲得利益。

我會說,在我心目中,商管人的成功模式不是「讀了某個系,學了什麼,接著考了什麼執照,成為那個職業」的線性模式,而更接近於「T」型。

所謂T型人才,是橫向上具備廣泛的商業思維,縱向上針對特定領域,具備專業知識和獨到見解。

我認為,在商管領域應該學習、培養的相對優勢,是:

用商業思維與相關技能面對問題,說一個有血有肉的好故事。

不是東學一點西學一點、樣樣都學得很淺,而是面對任何問題,都有「商學」這副思考框架可以先做出最初步的應對,這樣「泛用」、且「有溫度」的專業,再加上熟悉特定領域的知識,會組合出商管領域獨有的「T」型優勢。

在這個領域,我們要廣泛接觸、學習的技能,程式啊、行銷啊、數學啊、語言啊……都是為了滿足建構這個思考框架的條件而回推、蒐集所需的材料,不一定要深,但至少要夠,而且要會用。

所以,為什麼很多人想要進入商學院?

商學院,理所當然就是在學生階段,對這個目標進行最多相關訓練的集散地了。追逐這樣的夢想的人們會爭先恐後地想要擠進窄門,也並不那麼難理解。

但,想要培養這樣的「T」型優勢,只有在商學院能做到嗎?

為什麼我沒有選擇商學院,而是經濟系

那年,當繁星的志願選擇在眼前一字排開,縱然我的選項也不乏商學院的科系──可最後,幾經思量,我把經濟系填到了第一順位,展開了大學四年在經濟系的奇幻旅程。

要寫好這個「T」字,我想先寫一橫,再寫一豎。

如果是和我有著相似情況的人,想走商管相關領域的話,真的不一定只有商學院一條路,從經濟系出發,真的不是那麼遠的選擇。何況,現在有著更多來自四面八方領域的人才,也會試著競相跨足。

(嘿,沒進商學院天不會塌下來!在這個越發注重能力而非科系出身的時代,經濟系、甚至只要具備足以說服人的能力,這張護照也已經相當足夠通行)

我會說,經濟系尤其適合:

第一、還不是那麼確定自己想做什麼的人。
第二、大學不會是你的最後一行學歷的人。
第三、還是也想跨足運用商學院資源的人。

第一、還不是那麼確定自己想做什麼的人。

在大學以前,我並不是對自己多有規劃、對未來多有想法的人,加上在升學主義掛帥的私校中成長,我不否認選擇商管相關領域,有一部分原因也是從幾個「社會觀感」比較好的選擇中,挑一個自己最不排斥的。

可不排斥,不等於喜歡,更不等於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所以一開始我就計畫在大學花前面一到兩年的時間,在這個領域妥善的紮根、探索,先把腳步站穩,而不是唐突的跳上任何一道分支,爬高了才發現走錯路,進退兩難。

另一方面,也是自認個性上當時尚不是那麼擅長交際,學術上的研究、探討相對適合我,比較過不同院系的氛圍傳聞後,我認為自己或許更容易融入經濟系一些。

這裡我得為商學院稍稍平反,其實即使選了商學院,也不是沒有機制可以達成相似的目標,要怎麼選擇,取決於每個人的個性、狀態、視野不同,就當初的茫然無措來看,當時自己確實不怎麼有能力看到這樣的解方,人總是只能用眼前能看得到的條件做選擇。

所以,我選擇進入經濟系磨練自己,將注重解決問題、綜觀全局的思維內化成思考迴路,按部就班的先在思考上有一副堅實的骨架作為基礎,再輔以實務與進階技巧,慢慢使其長出血肉──我確實認為這會是更加適合我的選擇,也讓我如今受益良多。

這樣的打磨在商學院的比例反而是相對少的,相對注重實務的商學院很快就會進到「T」字的那一豎──分支專業、深入學習技能,帶領你與實務、業界接軌。

而在台灣教育的體制內,橫向的、整體思維的訓練反而相當珍貴。

在大學時期,聽過不少師長建議,其實若是一開始不清楚自己想要做些什麼的話,從被稱作「商學之母」的經濟系(甚至是更回到一切商學理論根基的數學系)出發,一邊進行興趣與職涯的探索,確立想發展的分支方向後再投入,也會能夠很快進入狀況,並且擁有更全面性的思維


第二、大學不會是你的最後一行學歷的人。

賈伯斯這樣說過:

「你無法預先把現在所發生的點點滴滴串聯起來,只有在未來回顧今日時,你才會明白這些點點滴滴是如何串在一起的。所以你現在必須相信,眼前現在發生的點點滴滴,將來多少都會連結在一起。你得去相信,相信直覺也好、命運也好、生命也好、或甚至是輪迴。」

因此,碰到難題時,很多時候我會依循著這樣的思路規劃:

再多走一步,然後回頭看。

試著想像出自己多走了一步,藉此想像出,自己回頭時,會怎樣把這些腳印串聯在一起。然後,或許有很多事情,會有更明確的輪廓。

高中的下一步是大學,那再下一步,就是研究所。

在我的長期人生規劃中,雖說不少細節相當模糊,然而我一直相當確信自己要至少讀到碩士,並將這個目標放在心上。不只是出自職涯考量,也因為一直對於「學習」本身持續感到興趣。對我來說,我確實想在商管領域中走得更遠。

所以我查了商管領域研究所的考試科目(是的,在我高三、甚至不知道大學生活會是怎麼樣的時候),發現應試科目都少不了經濟學。

在經濟系學好經濟學,機會成本應該是最低的吧?

懷抱著單純到有點輕率的想法,雖然也可以選擇商院、再另外選修,但覺得選擇經濟系、多學點經濟學,應該也不會是個太糟的選擇,同時,可以降低選修課程上的眾多變數。這成了我的計畫:

「大學選擇經濟系打好基礎,研究所再進入商管學院也不遲」

事後看來,或許我還真的誤打誤撞做對了一些事情。

現在正處於開始準備研究所的階段,如果可以,我會跟當初懵懂的我說:考科可不只是「經濟學」三個字這麼簡單。

先從相對還算有範圍的統計學講起。但就連它也比大部分商管領域科系列為必修的初級商業統計學還要廣得多,至少得再加上一點數理、高等統計學,一點迴歸分析,還有些與經濟學結合應用的計量經濟學才能初步涵蓋。

而經濟學就更廣了,經濟學可不只是像高中公民課本上,總是供需兩條曲線上下左右挪動而已。談個人決策的有個體經濟學、綜觀市場的有總體經濟學,進階點還得加上國際金融、國際貿易,跟貨幣相關的要涉及貨幣銀行學,前文提過的計量經濟學在這探個頭,或時事新聞跟你說哈囉,也不算超出範圍(喔不,這還算有範圍嗎?)

更何況,一百個經濟學家,有一百零一種想法,還得再仔細探討古典學派、新古典學派、凱因斯學派,還有時間上的短期、長期、……經濟系的必修科目基本上就涵蓋了這些範圍,然而若是商學院也要習遍這些範疇,當然不是做不到,卻也得反過來付出加選進階選修課、或跨系選修的機會成本了。

在經濟系的學習過程中,我是幸運的,一路上遇到了許多好老師,認真、紮實的傳授知識,也不忘時時提醒我們經濟是一門「社會科學」,說到一個概念時就結合時事新聞解釋應用,期許、警惕我們不要和社會脫節。

(因此,如果要再給些忠告,我會說也可以先去打聽一下師資、課程的評價,只看課名很可能和想像仍有落差,畢竟這點很可能因為不同學校而有龐大的差異,以我的偏差抽樣經驗一以概之,顯然是不明智的)

我不敢說念了經濟系,就一定會在這些科目的考試表現上更好,但若是就讀經濟系的過程中,有充分的努力與累積,一定會感覺到一段時間下來,可以撫摸到某些若有似無的脈絡。

會先隱約感覺到有哪些概念在相互呼應,也會相對思考起為什麼有些概念是出自什麼背景與原因會站在不同立場,然後會在看新聞、面對問題時,試著用學過的理論推敲,是什麼變化與過程才能銜接因果,所學和現實世界又是不是會有落差……最後,會產生一套建立在「經濟學邏輯」上的觀點,不管是在人生中,又或是準備考試、複習知識時,有更全面性的理解,思考更有條理、更好將相關內容內化為自己的知識。


第三、還是也想跨足運用商學院資源的人。

「嗯……可是,聽說商學院資源通常都很多,沒辦法運用到真的很可惜。」

院系的資源多寡,常常取決於該院系是不是那所大學的「招牌」,或由此出身的校友成(有)功(錢)比例是不是夠多。

在以商學院掛帥的部分學校來說,「商學院資源比較多」這件事通常不是傳聞。是的,想在商管領域發展,錯過前人的累積,軟硬體資源上,或是經驗分享、人脈提攜,確實是相當可惜的一件事。

所以這也是經濟系比起其他「外系」與商學院之間的定位更巧妙的地方。

經濟系與商學院若即若離的關係是有些特別的。

它雖然不隸屬於商學院,但它和商學院的距離相當靠近,在許多學分、先修科目上,本系學分都能夠用來抵免,在跨系選修中也常常具備優先資格。

經濟系學生要運用商學院的資源,真的沒有想像中那麼難。

在過去幾年選課的過程中,商學院幾門最搶手的課程、教授,我也曾都順利以經濟系的身分躬逢其盛,鮮少被擋在門外,實習、職缺等機會,有留心、經營,在資訊接收層面也鮮少感覺到什麼落差。何況,「修行在個人」,更多的機會與資源,往往都是藉由自己的摸索去發現的。

如果說在商管這個領域中摸索前行宛如登山,那我會覺得,固然挑選一個登山口很重要,但不該把所有的心力耽擱在那裏。落差並不明顯的前提下,更重要的,顯然是從登山口開始,思考自己要怎麼攀爬、前行。


了解自己的比較利益在哪裡,
了解這個切入點的比較利益在哪裡,
了解身處這領域面對世界的比較利益在哪裡。

重點應該是,你得相當清楚:

為什麼你在這裡?
為什麼你選擇從這裡開始?
還有,你想往哪裡去?
重點是:為什麼?
為什麼我在這裡?因為面對升學關卡,茫然的我想給自己時間探索。
為什麼我選擇從這裡開始?因為我想充分培養思考的框架與廣度,卻也不想離商管領域的資源太遠;因為我喜歡學習、願意繼續升學,拉長戰線也能納入考量;
那麼,我想往哪裡去?我想培養出商管領域的相對優勢,寫好「T」字,成為能夠「用商業思維與相關技能面對問題,說一個有血有肉的好故事」的人才。

所以,那年,我選擇了經濟系。

也因此,在經濟系的日子裡,我在學習上有了相當明確的目標與策略:

在經濟系磨練、建立觀點與思考骨架,
配合充分的探索,紮根基礎的同時找到想鑽研的專業領域後,
再輔以人脈資源、實務應用,組合出最大的效益。

藉由諸多考量與分析,那年沒有進商學院的選擇,給了我機會在思考過程中充分的了解自己、了解院系的長短處,反而在日後更多面臨選擇的路口,少了躊躇、多了決斷,得以嘗試、甚至做到更多事情。

對我來說,沒有絕對最「好」的選擇,只有相對最「適合」的選擇。

在大學生涯的第三年,回顧這個選擇,我想我可以稱不上為此驕傲(因為沒什麼好驕傲的,生而為人,就是為了自己的選擇負責罷了),但至少相當篤定的說:

經濟系,的確是相當適合我的選擇。

每個人有不同的合適答案,我只希望這篇文章能夠提供想朝商管領域努力的人們,一點來自商學院以外的觀點。

路,從來都不只有一條。

至於在經濟系這些年,我確切做了些什麼嘗試、學到了些什麼,我想我會需要另一篇文章再繼續細談 :)


謝謝你讀完這篇文章,如果你還想看更多,可以追蹤「橘子紅了」,也可以用留言告訴我你的想法,或者你還想看到什麼主題。

你也可以在Blink、Medium、方格子找到我!

你可以在這些地方,找到「橘子紅了」
如果你喜歡我的文章,可以給我一點贊賞作為鼓勵:)




繁星錯了嗎?──用經濟學「機會成本」談選擇繁星升學,和我學會的事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