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正

一名國中教師,一個爸爸,以及,一位用心記錄生活點滴的人,文章類別:體驗教育、教學現場、親子互動、時事評論、心靈點滴

2020總統大選後的統獨光譜分析

每一次的選舉,都像是在探索台灣未來的政治實驗。特別是這次的選舉結果,給了蔡英文如此高的政治能量,未來四年的發展,絕對會深刻的且不可避免的觸及到關於「中華民國」與「台灣」這兩者之間的主體辯證。

過去在統獨之間的光譜,大眾熟悉偏向急獨的有一邊一國連線,喜樂島聯盟,台聯黨;偏向急統的有統促黨,國會政黨聯盟與新黨。

中間偏獨的最大黨是民進黨,中間偏統的則有國民黨和親民黨。

但這次開盤的結果,發現了幾個政黨已面臨了泡沫化甚至未來可能完全沒有任何政治能量,這些黨分別為親民黨,新黨,台聯黨,一邊一國連線。

就獨派的政黨來說,取而代之的是一枝獨秀的台灣基進黨,這次因為獨立和蔡英文本人合作,並透過其明顯的臺獨立場,讓民眾選擇相信民進黨是相較於中間路線價值的政黨,這樣選擇是基於相信蔡英文所說的「中華民國台灣」的論述,既非李登輝的「中華民國在台灣」,也非陳水扁的「中華民國是台灣」,拿掉了「在」與「是」,就是採取了相對保守的路線,這對目前想要繼續執政的民進黨而言,是非常符合邏輯的選舉策略的選擇。

不過,選舉雖已結束,但關於國家定位的問題,依然面臨了諸多嚴峻的考驗,未來的民進黨,要選擇怎樣的路線,一方面來確保台灣的主體性,又要去解決「中華民國」的定位,絕非下一個四年就可以完全處理的,但至少,在這四年,關於國家定位的論述與衝擊,絕對會比過往的討論來來得更為激烈與熱絡。

但是,若說民進黨未來會因執政過半的優勢,開始啟動修憲工程,我覺得倒也未必,原因在於,台灣的定位始終夾在中國與美國的兩大強權之間。特別是這次大選,很明顯就是美國勝出,中國敗下陣來。

美國在這次選戰過程中,不斷給予蔡英文政府許多的甜頭,諸如:軍購案,台灣旅行法簽訂,以及王立強共諜案情報的曝光等,都隱約嗅出美國試圖透過穩住台灣這塊民主寶島來對峙中國的企圖。

而中國則是尋過往的買辦途徑,試圖透過各方利益團體來收攏國民黨高層,以及相關地方派系的利益,此外,也一直透過相關的惠台政策,冀望能提升年輕人對中國的好感。但北京沒預料到的是,台灣年輕人長期接受網路媒體訊息,勝過單一訊息的灌輸,對於網路自由的在乎性高於金錢或未來職涯的考慮,特別是當迫害人權的負面新聞,如:李民哲事件,香港銅鑼灣書店事件,新疆集中營事件,一直到香港反送中,這一路累積的能量,最終透過總統大選給予北京最當頭棒喝的宣告。

這樣的結果,也間接斷送了國民黨一直以來引以為傲的,所謂做為兩岸和平橋樑的媒介,即便是就客觀來看,韓國瑜這次的得票率還剩過2016的朱立倫,而國會席次也增加了3席,但對於北京而言,這些台灣內部政治勢力的消長,已無法能夠說服北京繼續相信國民黨,能夠代理其對台政策的直接工作,是以,未來北京會以怎樣的手段與觀點來進行對台灣的戰略對治方針,將會是接下來要密切關注的方向。

如此說來,在民進黨保持中間路線,以及國民黨面臨整黨重組的情況下,「中華民國台灣」的路線應不至於會出現重大轉折。畢竟,以蔡英文總統穩健與理性的風格,加上800萬選民的背書,不至於上演阿扁第二任時的急獨風潮,這是雖然仍為民進黨第二任完全執政,但會相較於阿扁第二任內較為穩定的客觀因素之一。

再來是有關賴清德的問題。有人認為當初他自詡為務實的臺獨份子,是否會在接下來的四年中,透過強力修憲來主導臺獨運動的推動。

我的分析是這完全要看蔡英文的授權。賴清德作為副總統,除非是總統強力支持與授權,否則蔡英文不會笨到放任賴清德來主導她在民進黨做政策論述的地位,特別是目前的風氣幾乎已經授權蔡英文接任黨主席,她會是全台灣最具政治實力的人,在這個浪頭上,她的每一個抉擇與決策,都會影響台灣未來的長遠發展。

最後,我推估民進黨對於國家定位的論述與推動的策略,會大幅度的在年輕族群身上,施展更大的力道,因為今天正是這一群20-30的年輕人,成全了今天選舉的結果。

這群年輕人雖然為數不多,但卻是影響未來台灣政局發展的重要關鍵,特別是還有台灣基進黨這樣的衝鋒側翼,可想而知會更深刻的影響年輕人去思考「中華民國」與「台灣」之間的關係。

總的來說,我推論未來的政黨光譜,會加大關於統獨論述的力道。

對國民黨來說,絕對不要再把已經20年前的92共識當成神主牌了,他必須重新爬疏「中華民國」的意義,並深刻且客觀的反省這個黨對台灣的影響,而這個反省的力道絕對是向內檢討,而不要在緬懷過去的經濟奇蹟或蔣經國時代的繁榮,那些成就有其時空背景的加乘,絕不是因為「國民黨」這三個字所奠定的,如此,才能讓台灣人民相信,這個黨有想要重新在貼近民眾的渴望,如此才有力量,去重新站穩在台灣的位置。

對民進黨來說,當前的執政優勢,是個非常好的機會,可以真正耕耘台灣內部的治理工作,因此,反而要加道力道去解決台灣當前各項嚴峻的社會工程,諸如:少子化,高齡化,礦業法,勞保年金,健保基金等問題,而在產業結構上,如何透過與美國友好的關係,發展並鞏固台灣產業發展的輸出,降低對大陸經濟的仰賴,客觀檢討南向政策的各項弊病,重新找出布局東南亞的潛力,形成自產自銷的經濟鏈,這些必須大刀闊斧的各項關於教育,環保,社會,經濟等結構面的立法,才是民進黨的當務之急,而非再加碼力道去設立一堆對立性或針對性的法案,才是真正的台灣之福。

而至於台灣民眾黨以及時代力量,在未來的四年當中,隨著國家定位討論的加深加廣,也必然會被更扣問其價值路線的主張,到時候,就無法再以「藍綠一樣爛」的口號來帶過,因為選民會期待的是更深入的辯論與對話,這是台民黨與時代力量,無從逃避的重要功課。

並且,20%的中間選民也期待這兩黨能激盪出不同於國民兩黨的政治文化,若能有效分進合擊,在相關議案上取得一致性的共識,並強力監督民進黨全面執政的政績,那將會帶給民進黨更多的壓力,以求蛻變進步與更新,這對台灣的民主發展是更健康的發展。

最後,我想說的是,每一次的選舉都是民主學習的進程,不只是政治人物,對於台灣人民來說更是如此,我很欣慰能在每次的選舉過程中,加深對於民主的理解,也會逼迫自己再去看看相關的書籍,以擴充自己的知識。

當我們回顧台灣這塊島嶼的歷史時,我們也在回顧自己的生命史,無論是「中華民國」還是「台灣」,我們最終都是一起在摸索,碰撞翁,與對話的過程中,逐漸累積我們彼此的共識,而這份共同決定,將是作為整個世界最棒的典範,因為,只有台灣,也真的只有台灣,能夠超越自己的框架,向世界展現我們海洋子民寬闊的胸襟!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