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ayucun

おねがいします

未命名

發布於
修訂於

从墙国来日本将近2周了 现在终于可以浅说一下自己的自由之旅:

我是在一家上海跨国企业上班,3月突如其来的疫情爆发其实从科学上讲是意料之中的事,但在3月初左右我就嗅到要封城的节奏(ps1: 我是湖北人,2020年在湖北老家过年有过一次长期被封的"体验"),大概3月5号左右,我陆续接到自称是上海疾控中心工作人员的电话都找我确认上周六是不是去过松江九亭永辉超市,[电话那头说]根据调取超市监控显示我是不是穿了白颜色的鞋和一件格子衬衫上衣;我回答说是有去过,在自助结账机上付得钱(ps2:当时松江区九亭永辉超市有收银员工确诊武汉肺炎),[电话那头说] 那根据上海疫情防控要求,你需要马上去做核酸,不要乘坐公共交通去,核酸结果出来后打这个电话回复我,谢谢合作!一开始打的第一通电话我没有去做核酸,后来打了有三通都是叫我去做核酸,我都没去。最后到了3月6号23点小区居委会的人打电话来了叫我赶紧去做核酸,实在推脱不掉了,只好踩着单车前往核酸采样点了,勉强做完核酸已经晚上12点了。第二天中午又接到上海疾控电话因为我属于次次密接者 根据上海疫情防控要求需居家隔离7天,期间不能乘坐公共交通,我回答好的;居家隔离的这7天我预判上海这边要有大动作了,于是我向公司提出了离职申请,赶紧准备赴日的签证材料(ps3: 经历过了武汉封城的那段悲剧,我在2021年就在网上找好了留学中介准备留学事宜,当时只想着做个万不得已后备的退路),3月14号居家隔离结束,去公司上班然后陆续有同事接到所在小区居委电话被通知要回家做核酸,然后做着做着就被要求居家不能外出了,我凭着敏锐的疫情嗅觉,找领导商量好了提前离职;3月20号我离职后,赶紧买了趟回家的高铁票,那天我记得上海还在下很大的雨,上海虹桥高铁站相比之前空荡了些;回到老家第二天就从家里被拉去酒店隔离了14天,14天结束后因为上海疫情爆发,我是重点管控人员,又要求居家隔离7天,正好到了清明节(ps4: 酒店隔离当时是免费的,一日三餐,前7天每天做核酸,第一天就给发了中药汤剂大礼包,到隔离结束硬是一包没动;隔离期间选机票,买机票,因为当时签证材料还没弄齐全就被拉去隔离了,所以暂时买了5月4日赴日的机票);之后就是等待赴日的日子,5月3号顺利抵达深圳,在蛇口港口附近酒店住了一晚,第二天一早就去码头,接下来就是海关盘问了,主要问了下出境目的,只要目的是正常真实的,不会太刁难;我被问了2个问题就放我走了(ps:去日本干嘛? 哪个学校的?),飞机落地成田机场的那一刻,我是幸运的,感谢我勇敢的心,感谢我家人的支持,感谢我两个好基友孙和张的祝福!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