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涅絲之死

lack of everthing

意義載體

發布於

如果靈魂可以與肉體分離,肉體便會在不久後腐敗,靈魂將重獲自由。我們不必再為了滿足身體的需求與慾望進行無謂的努力、鎮日拖著沉重的身軀忙碌奔走。我們成為了無實體的存在,世界重獲安寧。

我們懷念著過去,卻看不到未來的虛空。人類可憐的記憶力使自己痛苦不堪,淚流滿面地坐上回憶的列車,努力讓自己的感懷顯得悲壯動人,愈是悲壯這列車就可以愈華麗。但其實車上坐著的只是個害怕墜入虛空的、哭哭啼啼的孩子罷了。

我們是無趣的生存機器,創造意義的生命體。我們鬥爭一切、反抗一切,卻連自己的種族、身高、瞳色、是否出生都決定不了。我們帶著自己父母所賦予的意義降生,還要感恩他們這強制性的贈予,甚至還要帶著這份贈予連同自己的一起傳給下一代——這樣幸福又偉大的光景簡直令人難過得想吐。人類在虛假的美麗景象之中感動著自己,創造著無限的淚水,看不到自己的死亡而幸福地活著,以為信奉了上帝便能掩蓋自己卑劣的行徑,可即是撒旦也不屑于收人類做自己的門徒呢。 

人類的災厄性不言而喻,茫茫宇宙也不過是個笑話。生命即是死亡本身,一切都毫無疑義可言,除非不老不死,成為永恆。一種生命愈是有智慧,存活的時間應會愈短:若是能夠看到自己的渺小與生命的本質,如何還能有蓬勃的生命力呢?可能更高級的生命形式在被我們發現之前就已滅亡了吧。

在空虛中繁衍,無聊中苟活。

寫此聊以自慰。

《解體概要》蕭沆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