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321

华人记者樊嘉扬和她母亲的美国梦

转载,对华人二代教育的思考
供职于纽约客的华裔记者樊嘉扬的母亲去世几个月了,看她现在的状态,似乎还没有从母亲离去的痛苦中走出来。这对相依为命的母女,曾经因为樊嘉扬在推特上求助而出名。樊嘉扬也因为多次撰写抹黑中国的文章和其“中国面孔是累赘”而获取骂声一片。母女两人的悲剧可以说从樊嘉扬母亲到美国那一刻就注定了。她们的经历也值得我们深思。
网上有人扒樊嘉扬母亲的情况,是这样说的:
最近网红美国老人被拔掉呼吸机的病人竟然是我们174医院出去的丛雅丽,自己是从174考入三军大呼吸专业研究生,后加入美国籍,疫情爆发美国也救不了她。关键是她女儿经常攻击中国,是个败类。整个事件是个悲剧。
丛亚丽,70年兵,新兵连结束后分配到司令部机关。据战友说她于4月2日在美惨死,在美国医院住院时感染上了新冠,並被强行拔掉呼吸机,并赶走了私人专护保姆。她女儿樊嘉扬是《纽约客》专栏作家,反华人士。樊嘉扬,是丛亚丽的女儿。樊7岁就去美国,即已被西化了的下一代。丛亚丽是三军大的呼吸专业研究生,毕业后脱军装去了美国,现在客死异国他乡了。
从这些熟人的只言片语可以看出,樊嘉扬妈妈丛亚丽出身高干家庭,高学历军医,在当时的国内应该算是比较高的阶层享受相对优渥的生活了。多少年来,中国人对美国都有个憧憬。丛亚丽也不例外,和众多80年代移民美国的人一样,她笃信美国能给她和孩子更好的生活。她带着孩子一个人来美国,为把孩子养大,受最好教育,给人帮佣做保姆,非常不容易。上世纪80年代也有不少离开中国赴美的人。对他们中的多数人来说,在美国求梦的过程,无异于将对未来的飘渺想象逐渐沉落在具体生活中的过程。有时候,这一过程里充满了失落和无奈。在他们的生活里,梦想是被贫乏窘迫掩盖的。不知道多少人有过端盘子劳累不堪,或者因为租到的房子太破而长吁短叹的经历。他们的经历和思想也同样深深影响到孩子的人生观、价值观。
从樊嘉扬撰写的《我和我母亲如何成为中国的宣传工具》一文可以看出,樊嘉扬的成长除了物资的缺乏、作为女佣女儿的压抑,母亲经常传递的焦虑,还有对中国情感的割裂。她对中国的印象停留在落后野蛮的时代,母亲放弃一切到美国传递给她的是美国梦的美好。但现实却很打脸,她不得不在现实中屈服。很多时候,她扮演着键盘侠的角色。一方面在自己的社交账号上控诉着美国的“反亚裔”情绪,当面对白人的谩骂和暴徒围攻,只好自嘲自己的中国面孔是累赘。口号喊得很响亮,真正遇到白人的挑衅就认怂了。
为何不少华人二代变成不折不扣的香蕉人,这绝不是“橘生淮北为枳“,这是他们的家庭教育使然。黑人靠斗争赢得平权,亚裔甘做鸵鸟,这就是我们看到很多华人移民美国后出现人格的分裂。他们的下一代成长为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以人格分裂作为买卖的由头,想以最小的个人成本换取出人头地的机会,然而提交的确实血淋淋出卖族裔的投名状,他们才不会像黑人那样去战斗呢!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