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羊羊

非著名二手科学家。

流量时代

發布於


道路基建成熟,出行的方便导致了能源革命,带来了线下商业的繁荣。

互联网和终端物流的逐步成熟,把我们原本认为的商业业态进化到了目前点点买买的模式。大变革和颠覆不仅正在发生,而且可能还一次比一次快。


“流量”这个词似乎在互联网时代才出现,听着那么神秘那么有时代感,好多大咖张嘴闭嘴就提一句流量,把人们听的云里雾里又不敢驳。“流量”本就一直存在,说白了就是曝光度,商品在用户面前的曝光频度,艺人在观众面前的展示机会,公司机构在大众视野内的展示频度。当年内战,老百姓收到的传单,广播匣子里听到的某党是穷人的政党,某家族几座大山,打土豪分田地也同样是流量表现,最后得了天下。

流量时代


曾经开店注重选个好店面,什么繁华大街,金角银边,人流密度种种,为的正是获取流量。定装修风格,企业经营文化,商品层次,目标人群,售后服务等等,为的就是从流量变现,实现转化率保持用户黏度。


那一代的的思维,我有一个好的产品,有一个好的服务模式,用互联网当手段,建个自己的平台出售自己精心打造的产品服务,体验好再有互联网的倍增加持,爆发指日可待。


自己做一个平台,做好产品?对不起,现在不是产品的天下,新兴市场资源渠道已经垄断固话,壁垒相当高(虽然互联网应用数据越来越大,但手机中的APP也会越来越少),现在是流量的天下。你的货品质再好,性价比再高,你拼了命的去撒人推销一年,可能也不敌维亚李佳琪3分种的Oh my god!


现在有好多事情都看不惯,经常见那么大牌曾经神一般的存在偶像艺术家,如今也和网红掺和在一起抱团刨食,这是多没规矩的一个时代,网红何德何能被捧这么高。可是回头看,这逻辑从来就没有变过。很久以前我们熟知崇拜的明星,由于行业和阶层的封闭,组织的壁垒,只有少数人能获得曝光展露的机会,当年的网络模型也只是电视广播报纸杂志。换句话说,当年的网络体量很小,又被严格控制进出,所以明星有一种人为体制优越感,所以觉得高不可攀神般存在。事实上,那些传统的明星,也就是那个时代的网红。同样是网红,现在更公平。


互联基建导致的流量效应,倒逼社会又有了新的相对公平的渠道模式。现在流量出入也同样垄断而且血腥,但就流量概念本身,则是相对公平,就像教育体制很扯淡,但高考相对公平一样。流量的衡量标准,会覆盖掉传统模型中好多不可逾越的条件。


刚看了一个爆料,娱乐圈一个人无论业务能力多强,如果不涉及潜规则之类,那基本是不会有出头的可能,除非你的资源背景足够大。

曾经的明星要上位,需要经历多少潜规则,多少行业黑幕,而现在有流量便可以自我实现。曾经职场的年轻人需要上位,得跨过几多厚黑门槛,趟过多少沧浪之水,才有发挥的可能,现在有流量就可以。曾经的商品销售需要跑断腿磨破嘴,送礼打点打通渠道,现在有流量就可以。甚至现在有多少政府部门,想树立新形象,也不用专门做表面给领表演,有流量同样可以。


流量抹平了阶级,圈层,人脉,关系,资源,甚至那些灰色的交换和龌龊的东西,更简单的把价值量化成了直观数字。


上古时期流量界最成功的两位前辈,一个是郭德纲,一个是罗永浩。小成的也有如芙蓉姐姐和罗玉凤。正是通过当时还没移动起来的互联网流量加持,才被大家熟知。20年后的今天移动互联已经成为基础,曾经是根深蒂固的关系主导,现在已经变成了相对文明的流量为王,而且这个逻辑将长期存在。


赵晓卉做为车间女工,通过脱口秀被人熟知,赵本山做为戏剧泰山同样也需要在抖音里定时曝光来维持热度;三无产品在直播里卖的如火如荼,Prada也在抢占抖音里的一席之地。曾经的巨无霸玩不好流量可能就叫过气,当然我们也见证过多少著名巨头因为跟不上时代而陨落。原来跟本不可能一起玩的层级,现在都同场竞技,互联网拉平了物理世界,高效传播则拉平了传播壁垒,从前人们研究的如何拜码头搞关系,现在人们研究选哪个入口,贴近哪个算法,曾经大价钱打广告,现在大价钱买流量。从一个极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纯粹又粗暴。


以前开店选地址选门面,是在街边还是在商场。现在开店选平台选应用,是在淘宝还是在抖音,曾经雇导购,雇销售经理。现在雇主播,雇策划团队。工业4.0似乎就这样实现了,接下来呢?现在的痛不是能不能做出好产品(因为科技使做好产品的门槛越来越低),而是卖出产品的能力,后来则变成有多少能力让大家认可,至于卖什么无所谓,再后来……


当然流量这种粗暴有弊端,其中之一,就是谁率先掌握了流量谁就掌握了话语权,有先入为主的人性判断,我见过好多连基础概念都不懂的知识或金融播主,但由于进入比较早(事实上也就1年),也能积累上百万粉丝,如果翻这些播主的文化、学历、专业度那是真的啥也没有,甚至分享内容前后都有逻辑矛盾,但由于起得早,它就身体好,每个作品也会获赞无数,也被这些拥趸称为老师,还有向他们请教影响人生的重大决策,这就是流量的粗暴之处。

大众群体认知本就不高,多数人根本没有能力去判断所听到的一个内容的真实性、科学性、和逻辑性,只要碰到高端音乐烘托,就会把自己新接触到的概念当成圣经膜拜,顺便把这字都认不了几个的播主奉为上师。小米那句得屌丝者得天下,同样在这个领域不由分说得到了应用,不论正义不正义,自然现实规律就是如此。


曾经的流量入口在百度,现在流量入口在抖音,百度里充满了骗子广告和竞价排名,抖音可能将来也会,但这就是互联网迭代的潮流,就看如何提前站在潮流的浪头上。


李国庆说,做为创业教父我知道将来一定是流量的天下,但我们这帮老梆子也不知道用什么样的手段和模式去涉足新的流量战场了。曾经圈子里也说,内容为王,情怀价值观正确的一塌糊涂,但无论如何,有人才有江湖,有人流才有市场和经济,否则这个王又依附何处,去年看到一个北京高端科技园区,建设规格国际水平,空空如也,没有公司没有人,仅有的生意是租给了三流保险公司搞乡村培训洗脑喊口号,高端又有何意义。


王健林说线上经济不可能完全代替实体,马云回应,不能完全代替,但可以基本取代。无论央视人日怎么点名批评打压,人们用的手机只会越来越快不会被没收,4 5G网络也一定是常态,那互联网和应用迭代的速度也只能越来越快,以前抢占平台,抢占电商,抢占微信,抢占抖音,这种战争现在可以以天为单位计算,在流量战场上或许互联网商业也应该有自身的摩尔定律。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