薯仔聞茱莉

專注研寫科普文章,活躍在連登討論區的網路小說寫手。

如何寫一篇「武漢肺炎病毒是人造病毒」的偽科學文章

發布於

近來,接近每一日都有不同新聞或者文章指出武漢肺炎病毒是實驗室人造病毒,是中共特意製造出來的生化武器。

但箇中並無任何一篇文章能夠有力作出指控,滲透不少謊言失實的證據,輕易就被已現今的科學論證擊破。


實在是看不過眼的關係,我決定嘗試用上花言巧語的偽科學,寫一篇指控武漢肺炎病毒是實驗室人造病毒的文章,希望可以作一個「正面」教材讓這些無恥之徒明白得到,如何用上真真正正的偽科學蒙騙大眾的心智,帶出「武漢肺炎病毒是實驗室人造病毒」這個失實且毫無科學根據支持的大風向。



現今有不少文章指出,13年普洱市蝙蝠糞便所搵到的RaTG13病毒與武漢肺炎病毒的基因達96.2%相似,有不少科學家因而推斷出武漢肺炎病毒的源頭是從蝙蝠而來。


為了宣揚武漢肺炎病毒是人造病毒,非從自然而來,我們當然是要用上偽科學的方式針對著RaTG13病毒進行一大輪的探討。


冠狀病毒Spike Protein的 Receptor Binding Domain(RBD)排組將會決定其感染細胞的能力,根據以往一系列的研究指出,位於455、486、493、494、501及505位置的氨基酸將會決定沙士病毒能否與人體細胞的ACE2 receptor緊密接觸。




從圖1A)可以看得到,這六個關鍵氨基酸中,RaTG13病毒只有位於第455位置的氨基酸與武漢肺炎病毒吻合,其餘五個位置均有所不同,足以證明武漢肺炎病毒與RaTG13病毒有著顯著性的分別。


另外,我們可以從圖1B)可以見得到,武漢肺炎病毒對比RaTG13病毒加插了一段獨特的polybasic cleavage sequence排組,這段排組的加插可謂別有用心,能夠讓武漢肺炎病不需經過endosome或者lysosome便可以拆開Spike protein的S1和S2 subunit,大幅度減低lysosomal inhibitor的藥用效果,可見製作病毒的始作俑者心思細密,在病毒中加插了抵抗現今常用藥物的機制,達生化武器置人於死地的效果。


除了以人工方式加強病毒抵抗力外,有科學家用上現今最為準確的Cryo-EM技術作出驗證,發現武漢肺炎病毒的Spike protein比03年沙士病毒更有效與人體細胞的ACE2 receptor作出反應及接合,可見武漢肺炎病毒是沙士病毒2.0版本,更具威力及感染能力,亦有絕大理由相信因而能夠加長病毒的潛伏期,加大受害者數量。


(原文為https://www.biorxiv.org/content/10.1101/2020.02.11.944462v1)



根據上述幾點,武漢肺炎病毒顯然是經過精密打造過的生化武器,大有可能是從武漢BSL4實驗室洩露而成,絕非主流科學家所稱的是從大自然而起的病毒。






以上就是一篇隨心所欲亂打的偽科學文章,亂編事實是非常容易,若果不作仔細考證及細心閱讀內文的話,便會輕易被帶上風向,成為偽科學的奴隸,被人所用。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深入淺出–武漢肺炎病毒2019-nCov的基礎知識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