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炒青椒

在虚拟中表达愤怒。

Flash退市,我十分怀念它

發布於

2020年是个不大正常的一年,都没怎么出门就快过完了。2020年接近岁末年终时,Flash也正式被宣布寿终正寝了。Flash走向日薄西山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如果不是最近看到Flash寿终正寝的消息,真的好久没有想起这个名词了。

Flash的黄金年代

15年前应该是Flash无比辉煌的年代,那时互联网刚刚兴起,带宽也不行,除了看传统的消息推送型网页,实在没有什么可玩的。在网上看几个矢量的flash小动画,小视频感觉可新鲜了。如果数据没记错,在Flash鼎盛时代,97%的电脑终端都安装了Flash Player插件,可以说是一统天下。简单理解就是,在网页里植入Flash广告、动画,视频……兼容根本不是一个需要过分考虑的问题。

在Flash的辉煌年代里,国内也涌现了不少优质的flash动画,比如《东北人都是活雷锋》。有不少国产动画人都是起家于做Flash动画。

那时大伙都沉浸在Flash制作大军中,就像现在大伙一窝蜂讨论人工智能大数据。在Flash的黄金年代里,大家都享受着Flash给上网带来的快乐,没人想到无孔不入的Flash会有被技术替代的一天。


我的Flash故事

加入Flash自学大军是2008年暑假,找了一本市面上随处可见的Flash动画制作书,做点小玩意。我用的第一版Flash应该是Flash 8,第一次学Flash就感觉界面上手对我的路,于是对flash第一印象十分好,从此激发了我对flash浓厚的兴趣。

Flash小动画玩得差不多后,发现Flash还有一个强大的功能——植入代码,也就是大家熟知的ActionScript。于是flash除了可以播动画,还可以做小游戏,网站……听起来Flash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感觉。

入门Flash动画顺风顺水,不过在学习AS的道路上,我走了一些弯路。研究了几本市面教材,才把AS2和AS3的区别弄明白。

那时市面上flash制作人群还比较空缺,我入门时做的好几部Flash动画送去参加一些那时刚刚兴起的创意比赛,都入围参展了。

这算是Flash给予我的第二个美好回忆。

HTML5崛起

正当我准备拿着自己那点做flash的手艺跃跃欲试时,新的HTML5出现了。第一次听说HTML5是2010年。从那时起,flash已死、HTML5将完全替代flash的讨论就一直没断过。

Flash就是一个浏览器里的插件,在没有新技术问世时,用flash在网页里看视频玩游戏……是完美的。但是有了HTML5,不再需要在浏览器里安装插件,就可以实现Flash能实现的功效,而且更好用,于是flash似乎注定要死在沙滩上。

新技术替代旧技术是需要时间和一定过程的。2012时,市面上对flash的商业项目需求还是有的,但是数量明显在逐年减少。

曾经的Flash开发人员都在为HTML5的普及做准备和转型,虽然那时HTML5的项目主要还是实验性的,很少有大规格商业用途。

到了2015年,HTML5已经成为主流,市面对于flash的需求几乎就是偶尔几个banner了。JavaScript成了各大从业者交流会上,大伙争相追捧的对象。

从flash 8开始接触flash,之后的每一版flash我几乎都找来玩过。但是大约到了Flash CS4以后,我再也没有安装Flash到电脑上了,曾经我最挚爱的那款软件终于走完了属于它时代。

已经没人记得Flash了

智能手机普及后,HTML5完美支持移动端浏览;一大波新的技术出现,效果看起来比曾经的flash更酷炫。

有了NodeJS后,JavaScript适应范围更广泛了,横跨前后端,这种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感觉就像当年我看着那些用ActionScript做出来的flash新鲜玩意一样……

现在互联网能玩的东西越来越多了,现在大家说起做个什么玩意,满脑子就是app,再来点机器学习人工智能,而Flash和ActionScript明显不属于当下。

曾经我废寝忘食搞出的那些swf文件,被遗忘在硬盘里很久没有播放过了。技术换代更迭,其实不少核心原理大同小异还是那些。虽然Flash早已消失在我的电脑里,可是flash才是我玩过的第一款开发软件。当年的Flash就像个引路人,把我从帧动画,吸引了进来;如果不是当年的flash那么有趣,不知道现在的我会是什么样。

2020年以后,flash被提及的次数将越来越少,我或许不会记得所有玩过的软件、语言,不过flash和AS3我永远记得,偶尔想念。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