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炒青椒

坚决抵制鲁迅撤离语文教科书

 (編輯過)


几年前的一个下午,和几个朋友聊天时,我莫名其妙地发了一通言论:“我觉得中国社会就是个人吃人的社会,现在的中国和鲁迅描述的那个吃人的社会一模一样。虽然这么近百年,搞了那么多运动,改革……折腾来折腾去,但还是人吃人的社会。“

没想到,这番言论竟然得到了在座朋友的点头认可。现在,我想不起当时我为什么要说这番话,但是自从说了这番话后,我发觉我周围的世界就变了。

有人说,他把看懂鲁迅前和看懂鲁迅后作为成年分水岭。大约就是这么回事,一些话心里明白,但是一旦说出口,就变得印象深刻了,理解也加深了。就像学外语一样,把某个单词句型在实际场景里说一次,就能终身难忘,胜过纸上谈兵背百次单词书。

我读懂鲁迅,大概也是从那天我亲口说出了中国社会吃人这句话起。从那以后,看新闻,看周围,我好像总能看到人血馒头的影子。

“人血馒头,再现江湖。”

一旦我承认了这个事实,我就好像看见无数祥林嫂,闰土,阿Q们穿梭在人海茫茫的现代社会里,不断出现在社交媒体头条新闻上。人血馒头事件看多了,我内心就越恐慌:到处都如狼似虎的,搞不好哪天我也成了《狂人日记》里面的那个“我”……

有个词汇叫细思极恐,说的就是顿悟鲁迅思想后的我。


顿悟鲁迅后的我,常常对自己学生时代不屑认真学习鲁迅课文的往事感到愧疚。

和我一样在中国参加高考的那批学生,都是在“一怕写作文,二怕文言文,三怕周树人”的调侃中过来的。语文教科书里面,鲁迅的文章,是所有近现代文学家里面收录最多的。几乎每学期语文课都有鲁迅,鲁迅不仅出现频率极高,还是重点讲解篇目。每次讲鲁迅,老师都要重复:鲁迅是伟大的文学家,思想家,革命家。这三个家,是考试必考内容,连顺序都不能记错。

凡是鲁迅的文章,都是教学核心,考试必考,还是背诵篇目。终于,鲁迅由于超高的出现频率,被大家听烦了。就像祥林嫂不厌其烦说同样的话一样,我们也被每学期学鲁迅给搞烦了。

“巴金老舍的文章也批判旧社会,同情劳动人民,而且语言还流畅了好多,干嘛我们就一定要学鲁迅?”这是我学生时代对鲁迅不断出现在语文教材的困惑。

我们总说以鲁迅为首的近现代作家在批判旧社会,于是习惯认为旧社会是一个过去时。当有一天,我发现旧社会其实从来不是旧社会时,我对自己学生时代的年幼无知深表惭愧。如果我有机会为自己学生时代不认真学习鲁迅做一次自我反省的话,路过浙江绍兴时,我一定去拜访传说中的三味书屋,在鲁迅塑像面前鞠躬认罪。


对于曾经在课堂上不厌其烦讲鲁迅的语文老师,我也同样心怀感激。老师按照教学大纲要求,认真负责地把鲁迅一遍又一遍往我的脑袋里塞:说完祥林嫂、孔乙己、闰土、阿Q们,又说民族的脊梁和在沉默中爆发,连鲁迅和许广平的民国八卦,周海婴周作人之间家庭纷争婆媳矛盾也不放过,统统拿到课堂上大讲特讲。以至于我这个高考语文没及格的理科生,毕业多年后还记得鲁迅,以及他的人血馒头、看客文化。

鲁迅说地上本来没有路,走的人多了,就成了路。其实我本来也记不住鲁迅,老师讲的次数多了,我就记住了。

起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记住,直到有一天我发现铺天盖地的正能量就是满口的仁义道德,曾经的看客文化就是当代的吃瓜群众,我才后知后觉地明白原来鲁迅是穿越剧作家。老师苦口婆心把百年前鲁迅写的穿越剧硬塞给我们,是要我们去验证鲁迅除了是杰出的文学家、思想家、革命家,还是举世无双的预言家。

常常有教会的人拿着圣经向我讲解,圣经如何神奇地预测人类。看懂鲁迅后,我想说:《鲁迅全集》就是中国圣经。只要鲁迅的预言还在贯彻执行,鲁迅就应该永远保留在语文教科书里面,千秋万代传扬下去。因为班上总有几个我这样比较后知后觉的学生,需要不断重复强化,多年后才能凭记忆去验证鲁迅预言的真实性。

至于鲁迅要从语文教科书大撤退的传言,是万万不可的。一旦鲁迅撤退了,一众像我这样不会去读《鲁迅全集》的非中文系学生,就没救了。如果不是靠着那点老师强塞的鲁迅科普知识,出现人血馒头事件时,我都不知道这是预言显灵。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关于鲁迅先生

鲁迅的妙用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