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

在嚴酷的時代,我謳歌自由,也為那些倒下去的人祈求同情。

論「找存在感」

我觀察到,當今中國大陸的許多人都很喜歡找「存在感」,就是說,那些人都一定要在別人面前證明自我存在的價值,而且他們往往喜歡拿一些非常精細的量化標準去度量。

例如說,有些人認為,「985」大學就是比「211」大學更有價值;「211」大學就是比「普通本科」更有價值;而且「985」大學裡面的人也會進行各種各樣的量化細分,以和別人去分開,諸如他們會取一些標籤,例如「雙一流」,「清北」,「華五」,等等等等。

又比如說,有些人認為,「北上廣」等「一線城市」的身份就是比「二線城市」的身份更有價值;身為「二線城市」的人那就是比「三線」,「四線」,「五線」城市的人更容易,在這些城市內部,又分「一環」,「二環」,「三環」,等等等等。

又比如說,有些人認為,開法拉利、蘭博基尼的人就是比開奔馳寶馬的人更有價值;開奔馳寶馬的人就是比開本田豐田的人更有價值,以此類推。

又比如說,有些人認為,億萬富翁就是比千萬富翁更有價值;千萬富翁就是比百萬富翁更有價值,以此類推。

又比如說,有些人認為,在某個網絡遊戲中,如果他們不管是靠充錢還是靠開外掛,如果他們最後等級比別人高,或者是全服排名比別人高,那就代表著自己比別人更有價值。

但是,是誰規定的要用這些衡量標準去衡量人的價值呢?

我舉個例子,以前有個富二代想開車送我回家,我看到他的車,好傢伙,非常氣派的一輛奧迪SUV,但我對他說,「不用了,我家就幾步路。」

他看上去很好意地堅持說:「幾步路也沒關係呀!沒事我送你回去啊!」

我一再堅持,「真的不用了!」

於是他灰溜溜地上車走了。

我頓時就想起童話故事『小王子』裡面,小王子遇到一隻狐狸,對狐狸說,「我們做朋友吧!」

狐狸說,「不,因為我還沒被你馴化,所以現在,在你看來,我和其他所有的狐狸沒區別,而在我看來,你也和其他所有的小男孩沒區別。」

所以,如果我不坐他的車,他那輛豪華車就和大街上跑的所有的車在我看來沒區別,但如果我坐了他的車,那我就上當了,因為他就是迫切需要在我這裡證明他存在的意義,因為他是一個開好車的人,所以如果我欽佩、羨慕他,他他就感到自己很有價值。不過好在我根本不吃他那一套,所以在我看來,他那輛豪華車和大街上跑的任何一輛車沒區別,甚至和那些4S店裡面還未出售的車沒區別。

所以如今我觀察到有大陸很多年輕人經常被這個人刺激到、被那個人打擊到、感到和很多人有「差距」感,於是感到非常痛苦,不僅失去了對生活的熱愛,甚至有些時候會因此而傷害自己或者傷害別人。

但是,事實是,如果一個人喜歡以各種各樣的方式、在字裡行間裡面、或潛移默化地、去刺激、打擊他人、「秀優越」的話,其本質就是希望自己在別人身上證明自己存在的意義罷了。然而仔細想想看,這樣的人是活得有多可憐呢?難道不是因為那些人的生命本身就是沒意義的,所以才如此迫切渴求向別人證明自己不是一個沒意義的人呢?


封面圖片來自推特:@MissOtt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