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朴

诗歌;时政;学术

有感于向松祚教授最近的一段演讲而作

人民大学的教授向松祚。大哉,这么冷峻肃杀的环境下,仍然敢于说真话。

这让我想起了两个人,一个是文弱的巴金先生,一个是横眉冷对的鲁迅先生。巴金五十年代六十年代时随大流儿,做了不少落井下石的事,说了不少阿谀奉承的话,临到晚年,巴金先生写了《随想录》,里面说了几句真话。物以稀为贵,一不小心,巴金先生就被国人夸赞为敢于说真话的人。巴金高寿,活到了零五年,听说去逝的时候,政府派了专门的安全人员,把巴金先生所在的医院都安保了起来,俨然,说了几句真话的巴金先生,临了时,成了大师,成了国宝,成了人们口中的敢于说真话的人。鲁迅先生生于大清国末年,死于民国时期,这是他的幸运,没有受过辉煌新时期的糟践。鲁迅先生生前说了不少真话,把笔墨都放在批判国民性身上,临死时,人们说鲁迅是“中国魂“,可想而知,既为魂,当然不可能说假话,必然是句句箴言。到今天,人们还是会说,中国国人就是阿Q,奴性,没进步,就得被赵四老爷管着。

巴金先生和鲁迅先生都因为敢于说真话成为国人的“良心”,可既然已经有了“良心”,为何当下的国人还是奉行莫谈国事,明哲保身的处是原则呢?百思不得其解,非要解一解,只能说,根本就不存在“国人的良心”,只有一个一个的“良心”,也没有什么“中国魂“,只有一个一个的魂魄。中国人大都很聪明,聪明的都能看透一个个国人,一桩桩事体的可鄙之处,在世故学问上,大都早慧,早熟。这样看的话,在中国,做一个看透世事的人就不是十分困难了,十分难的是,做一个“孤魂”,把早已看透的话,用嗓子,用笔表达出来,做人带点莽气,愚笨气。

民国的鲁迅,晚年的巴金,今日的向松祚,算是三个孤魂。聪明人也知道,孤魂的代价就是可能会成为野鬼,含磷会高一些,在坟地,在阴间都会闪闪发光。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