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客

練習寫詩與小說。豆瓣ID: bluishgreen

十八 红头长尾山雀

『鳳凰谷信箱』第十八篇
红头长尾山雀


   总感觉遗忘了非常重要的事。不仅是我,许多伙伴都有同感。以前生活更灵敏也更自由,如今似乎被困住了。不,被黏住。静立时被树枝黏住,飞翔时被空气黏住,声音黏在草叶之上。我们已有的现实与配套的常识,仿佛蜘蛛网。我羡慕每年迁移的鸟儿,改换地点肯定也能改换生活。但是粉脚雁告诉我,事实并非如此。它们追逐曝光移动,想要永远被温暖包围,躲避冬日。故而迁徙是为维持生活不变。在苔原地区,在南方岛屿的滩涂,同样的心情经由同样的话语得到表达。总是已有那同样的几种心情,多么乏味!我们在原地倒是历经四季的变化。起初我并不相信粉脚雁姐姐的话,因我个子娇小,无力承担两地生活,总是将它想像得非常美好。但细思索诚然如是。我来这山谷已经快一个月了,彻底改变了生活环境,可是开头的欣喜与期盼快要消失殆尽,一切与从前几乎没有差别。依然被困,被黏;被一阵干燥的风摁在岩石上揉挤,变得干瘪。千篇一律,可是想像不出别的可能性。好无聊啊。除了死亡之外,最可怕的便是无聊。您什么时候回来呢?

   我本来住在一座大城市里,但我说不清楚它的准确位置。有一天我在藤蔓上荡秋千的时候,到一个散步的女人指着我,说我长得像小熊猫。为此我飞去动物园里瞧过小勇猛。那是真的,造物主肯定以同一只手用材料,捏出它们与我们。虽然形状不同,我们的色彩更丰富一些,还是相似。与小熊猫老哥四目相对的瞬间,仿佛蓄积的河水终于冲开了缺口,仿佛饱胀的花骨朵终于舒展盛放,我明白自己被困了。不对,种族遭困。曾经我们有过更自由更轻捷的生活。或许我们以前会定期变成小熊猫(在干冷的冬天);或许从前一百一十一个我们以胸脯相碰,就能合成一个小熊猫。当然也不是非得与小熊猫相关。或许一万个我们喜欢定期在一株大树上聚首,我们的目光将不由自主地集中在一处,在一个本来平常的伙伴的身上。于是一个国王浮出来,宣称自己得到太阳的授权,可以审判任何冲突纷争,主持正义。同时它也会像天空那般喜怒无常,为所欲为,不容反抗,于是我们又会转头看向别的地方,离开大树,让国王消失,重新变成普通的小鸟。

   那么为什么会遗忘呢?曾经我与朋友们说过此事,它们认为遗忘说明从前那样的生活并不美好,不值得留恋。恕我不敢苟同。我们一直生活在城市里,被忙碌奔走的人类包围,耳濡目染,难免受到人类的观点影响。人类总是向前,认为过往是混乱懵懂的。诚然有人怀念旧日好时光,说从前不需那么多心计与城府,因无知无思而天真快乐。这种怀念不也默认一切总是在进步吗?变化何时等同进步?渡渡鸟阿姨说它们本来会飞,后来因海岛生活舒适导致翅膀萎缩。这种变化不该是退步吗?(现在渡渡鸟一族正在重新学习飞翔。)如果不是因为思索与想像的能力,远古时候,生命为何要离开海洋,开始在陆地上生活?因此,遗忘的理由是,或许从前的生活更加繁杂,我们抛弃它因我们害怕麻烦。懒惰向来可以解释很多事情。复杂的生活需要投入许多注意力,因而最美好的生活可能是最简单的生活。也有年长的同类谆谆诲示,说一切本该如此,删繁就简。可是多么无聊啊,无聊到没有动力主动结束生命。石头就很简单,一棵草也很复杂。生命都是复杂的,因此世界若心仪简洁便不该让生命涌现。生命或许是一次意外。这注定会被抹去的生命旅途中,我们应该要有更多体验与感受,用更多小小的意外填充这大的意外。怎能漫不经心随波逐流呢?最大的邪恶是心不在焉。

   这些并非毫无根由的幻想。许多与我有同感的同类,都有同样的习惯。我们喜欢盯着掠过天角的飞机痴痴地看。这是非常重要的线索,可我们无力破解,思来想去决定向您请教。两个伙伴与我作为代表前来,它们不幸在途中过世。我们出发前不知道您已经失踪许久,知道的时候离家也同样遥远。回头与前行几乎一样危机重重,索性来这儿碰碰运气。两个伙伴与我作为代表前来,它们不幸在途中过世。您何时回来呢?可能我等不到那天便死了,但还有那么多被困的伙伴。您肯定知道我们到底遗忘了什么吧?请指点我那些未来的伙伴。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十七 黄胸鹀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