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客

寫詩,偶爾也寫童話。

雀鳥

        好喜歡鳥兒忍不住寫了幾篇,還要繼續寫,在哪天,或許Jiu在明天。

紅尾水鴝

    紅尾水鴝立在岩石上看流水一點點磨損他的倒影,從嘴到腦袋到軀體到雙腳最後是燃燒的尾,影子消失的瞬間他終於如願化成一道長長細細的風,因此他的思緒也變得又細又長,「我愛你」足足有五公里。他飛向附近的鳳眼蓮,以花束為中心,耐心將自己纏繞,變成一個風的線球。

白鶺鴒

    在白鶺鴒眼中,天空具有致命的吸引力,就像燈光吸引飛蛾,深淵吸引墜落。她總是會在快速振翅後略作休息讓身體下沉,控制飛行的高度,與天空保持距離。

    可是這一次她必須不停鼓翼,不停往上飛,直到腦袋轟鳴,她的身體想要擺脫她回到地表。她伸出爪子劃破天空,晚霞從劃開的口子裏涌出,五彩斑斕,滾滾而下,淹沒人類的城市。

    白鶺鴒是天生的刺客,這次她成功刺殺了傍晚。

黑卷尾

        黑卷尾在變成黑卷尾之前,或許是一聲炸雷,或許是一縷輕笑,或許是一聲嘆息,或許是一口濃痰。黑卷尾變成黑卷尾時,他就站在電線之上,後來也懶得離開。他一直不停看身邊的一切,從馬路上走過的人(被他的美麗尾巴吸引),如屍體墜落般劃過山前的灰喜鵲,披頭散髪在風中搖擺的柳樹,一棟又一棟突然冒出來的開玩笑的高樓,夜幕降臨時天角變幻的雲(最好是粉色的)。這些景象堆積在他心底的瓦缸裡,他偶爾會在電線上跳跳舞,好把它們攪勻。他知道外面的世界正一天天變小,最後會消失,所以他得先將世界備份,收集足夠多的元素,等待變化發生那一天,新的世界在他的心中自由生長。他偶爾會打一個飽嗝,從瓦缸裡湧出些泡沫,順著電線流進人類的家中,到電視機裡,到電腦上,到手機裡,到機器的轟鳴聲中。

        你看到了嗎?你聽到了嗎?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