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keme

克莱登大学安娜齐bot

路在何方?来自内地乐天派的妄言

警告:此文过于大陆风格,请做好心理准备(笑)

写在前面:我自己从未到过香港,对香港的了解也仅局限于互联网媒体和马特市。所以各位对我的建议有什么批评也请多多指出

罗大佑的这首歌,对我来说也是一个了解香港的窗口


其实,我个人对于国安法并没有什么特别明显的倾向,除了一个建立特务机关和口袋罪之外,“防止国家分裂”这种要求,我甚至觉得对内港沟通还是有利无害的。


我了解伞运割席的“教训”,也理解对陆客的不满。但无论如何,内港关系永远是横在你们面前避不开的一道坎。原因无他——内港之间只隔着一条浅浅的深圳河。如此近的距离,让任何分离主义势力都变成了虚妄。加之在多数大陆人“大一统”的政治正确,让央媒可以随时调动起这种民族主义情绪,形成一股压倒性的一言堂。


港独在此以后大概会销声匿迹了,但香港700万大部分珍视自己的自由的群众,又要怎样保护这片土地,为自己争取更多权利呢?如果呼吁国际社会的道路行不通,那能否走一条联结内地14亿同胞之中,那些关注香港发展,希望香港繁荣昌盛的人民呢?


说到香港的繁荣昌盛,回归之后确实大量热钱流入香港,但这些钱究竟是进了谁的口袋呢?本土资本家与官僚资本的合谋下,一条条关于发展大计,民生政策,要么被搁置,要么被否决。数码港莫名其妙变成了房地产项目,让香港错失转型良机;关于最低薪资和劳动保障的法案被阻挡在功能界别无法通过。加班加到猝死依然买不起房。而内地的群众也同样面临着这些问题,给资本家打工996,稍有怨言就会被251。资本主义的魔爪,早已让一国两制无需国安法便提前进入了一国一制。要声明的是,我无意偏袒党国,他一手培养起来了这个资本主义怪物,并利用着威权打压着最辛劳的平民百姓,无论内港。


我刚刚在QQ群里开玩笑说,香港是一个在“工人国家”内能够合法罢工的地区。对,以马克思主义为武装,自称是社会主义社会的大陆,工人运动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打压。而香港,依然有这个平台。国安法再怎么蛮横无理,也管不到罢工头上。将视线放在让两地群众感同身受的劳资关系上,以此为由质疑港府授认性,会成为现有法律体系内一个有效的手段。


最后放一个我在知乎上的回答,各位加油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解讀香港國安法:本地東廠政府、大案中央直轄、國際干預防火牆

“正當性”及“可理解性”:透過美國黑人平權事件回首光榮冰室,中港如何理解彼此?

6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