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波卡上灑鹽

專注在喜歡的人事物,生活就會越來越豐盛美好。 寫呀寫,寫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爛。

人生難得的經驗 | 我悔婚了。

發布於
你沒有我不可能會幸福的,誰還會愛你!是嗎?是啊!誰還會愛我!我也不在乎了。

之前看著這個活動,常常都覺得自己很多經歷說起來都好難得。

我倒底該選哪一個?遇到靈異事件?已經自己寫成 #那些年我遇見的XX 系列文正在繼續連載中。看見飛碟好像又一下子可以寫完了,不就是在天空看見它飄來飄去跳動嗎?遇見荒謬得像八點檔的職場或我那經典如鄉土劇會用各種怪奇理由跟我借錢的哥哥?還是車禍飛到人家擋風玻璃上,卻實際過程有點好笑的經驗。或是靈性修行阿卡西美好的體驗?

想了好久,決定還是把我人生中很少很少拿來跟朋友談的這段悔婚事蹟,說出來跟大家分享。


我很喜歡昨天 @豈几文 在我一篇日記留的言。

最近恰好正思索著為什麼明明是想寫做為自己紀錄的日記,但卻選擇要在這樣公開的平台寫呢?很感謝宇宙或天使的安排,每當我對某件事懷抱疑惑,總能很快地在書上或文章,或跟朋友間的對話找到答案。昨天看到他的留言忽然感到心裡有什麼被擊中了,我想大概就是那樣,無論好壞,我只想忠實的面對自己,而那個面對,我不再想像以前深怕著被人用異樣眼光看待,如這篇關於傷痕| 埋藏已久的傷痛 ME TOO提到的。

我不想只是以祕密的形式藏匿住過去那些,那些都是我現在之所以是我的原因。

現在的自己,已經擁有坦然的勇氣。無論有沒有人看,選擇公開,並非是想要人們安慰理解,只是想無畏而坦然地展示自己的各種樣貌並好好地自我對話留下紀錄。

我完整的接納我自己


正文開始:

我曾談過一段大約八年的戀愛。從懵懂無知的19歲大一開始,直到28歲我父母相繼去世後,我搬離原本的家,後來輾轉又換了工作,才終於告終。

那個人是我高中同學的哥哥,在那以前,已經因著去朋友家到訪有過幾次見面,然後發展成互相寫信,成為那時流行的乾哥乾妹關係。

正式成為男女朋友,是我結束一年的初戀後,在大學租屋處一個人哭得死去活來時,他恰好打電話過來,聽見正啜泣的我,二話不說的開車過來找我,說帶我去兜風散心。接著,便順其自然地在一起了。

那時究竟有沒有很喜歡,愛不愛,其實都懵懂無知,但我在莫名逼問下

你到底要不要當我女朋友。

就答應了。

從小我因皮膚黝黑,成日亂翹的自然捲、矮小瘦如柴,沒有特別優秀的地方,一直都深感自卑。從小到大周遭的大人們,只會誇獎我哥哥好看,說我像個猴子像個男孩。而到了國中被恥笑,甚或曾被同學說:

「要是我長得像她(指著我)這樣,就不如去死一死。」

連坐公車,遇見其他學校的男生閒談間也突然被指著說:

「看,像我隔壁這女的就很醜。」

這些林林總總從小到大的累積,讓我形塑成一種"只要有人喜歡我,就該感到慶幸了"。因為我是這麼的不好,竟然也能被青睞的錯誤認知。

如果有空再慢慢來書寫這一段情感的其他過程。


交往了甚久,發展出來的情感其實更像是家人,熟悉的存在。我們之間本就有些分歧,在我邁入職場後變得越來越明顯,而我們則努力地磨合配合,吵吵鬧鬧,誰不是呢?從小看父母吵架長大的我這樣認為。

雖然很久以前跟朋友訴說男朋友的行徑,都還被說 我的感知是麻木成了了木乃伊嗎?這樣還不分手。

但,或許是過於懦弱,又或者太深深覺得除了他之外誰會對我如此不離不棄,有過幾次覺得個性差異真的太大嘗試分手,卻也有過像恐怖情人般,日日等在我家樓下求復合,到我公司堵人叫囂,或威脅。

甚或也有一上車後,他一路瘋狂不要命似地在馬路衝撞說 要跟我分手的話,我們就一起死。那樣激烈讓我不敢輕舉妄動。寧可息事寧人繼續下去。

我總感覺他愛我愛得很吃力。甜美的部分當然也有,真心的付出也有。這麼多年累積的太多太多了。

曾經有過幾次結婚的契機,卻彷彿像命運般恰好遇見了我父母去世。

或許如此,所以在我爸送到醫院,確定已經無法救回,我接到他的電話劈頭第一句,不是問我還好嗎?卻是說

「我媽問我們什麼時候結婚?」

「我媽說要在百日結婚。」

我感到荒謬至極,於是當下回,「不結婚了,我們分手。」


然而,在我父親離開後,獨立生活三個月,他仍日日打來,那三個月我常常落入一種深邃的孤寂,偌大的世界竟沒有另一個人可以承接我的傷心,我無人訴說、無人可以依靠。最後脆弱的我,又再一次感到

或許,這個世界不會有任何一個人如他一樣愛我

於是我們復合,而他終於真正的學會心疼。那一年,他蛻變成了我心目中一直以來想要的合適的樣貌。

我卻感受不到愛,常常會忍不住問他

「你是怎麼知道自己愛我的?」

我沒說出口的是,因為我感受不到我愛你。

那樣長久的情感,看著這樣熟悉的人,其實還是深知自己對他有深厚的情感,但明白那並不是愛情。隔了一年後,他被妹妹即將要結婚的事情給感染,(他一向都很容易被影響),當他知道妹妹準備要結婚了以後,不知道為什麼竟也湊熱鬧似的。

在公園散步時忽然問我要不要結婚。

他想搶在他妹妹之前結婚,在他開口問我的時候我就知道了,他那樣的性格。不過只是一種輸人不輸陣似的,別人有什麼也要什麼。

當時我處在一種無父無母也辭了工作的狀態,孓然一身,已經想順著生命的洪流走,再不想擁有自己的個人意志生存的放棄狀態。

「好啊!我們結婚吧!」

然後他自己陷入那種幸福的氣氛中,我們去挑了戒指。

回家後他喜孜孜地告訴他母親,炫耀似的。

我一向不喜歡他們家人,卻一直試著喜歡。


然後我開始被逼著籌備婚事。

然後我開始好像也活在那樣的喜悅中,好像真的要有了歸宿,朋友替我高興。

因為後幾年,因為那些年我早就習慣了壞事不說,只分享好事的習慣,沒有人知道他不好,沒有人知道他習慣性說謊,常會不小心把我弄受傷,喜歡跟我借錢。

我開始試婚紗訂喜宴,昭告天下,我要結婚了,還請朋友錄製祝福,或寫下祝福的話語。

他爸媽是相當好面子的人,家裡開了間工廠,擁有幾間房子,好大喜功,裡所應當要盛大舉行。他媽媽成天跟我討論要弄什麼,我該做什麼,要照那些禮俗。

當時我說只想盡量從簡,他媽媽說

「沒關係啊!那你家那邊你想從簡就從簡,我家這邊就要照我的禮俗。」

喜餅他們選,喜宴他們挑,我想也好,我本是不想管的。

一心想放爛的人生。中間那些羞辱,挖苦、諷刺我都沒關係。

讓他去吧!因著也卡他妹的婚事,他媽媽處處思量,什麼東西我們一定要急著完成,不然就影響了妹妹。所有的事情都以她的考量為考量。


我原是不想管的,但後來他們開始講了我的家庭。說他們家跟我們家,說起來也算

門不當戶不對

說我這樣的出身是高攀了他們家,開始說起我爸只是個開計程車的,我媽不過一個保險業務。

我忽然深感這簡直是一齣鬧劇,我竟眼睜睜地看著一切發生,我的鴕鳥心態換不到風平浪靜、歲月靜好。

我什麼都沒有也什麼都不想要了,但唯有我的父母,我還想要捍衛。


昭告天下後兩個多月,我再度昭告天下

我不結婚了,謝謝各位朋友關心


而我男友當時夾在中間,他哄我說不結婚沒關係,只要我們還在一起就好。

我跟他說我永遠都不想結婚了,他說好,都依我。

我明知他是個容易受任何話語鼓動影響的人,竟還相信他,於是我們轉而低調的在一起。

相安無事似的,又過了幾個月。


直到有天他忽然說 「我家親戚問我們什麼時候結婚?」

直到有天吵架時他說 「我真不知道你當初在吹毛求疵什麼,我爸媽那些話有那麼嚴重嗎?當初要是結婚不就好了。」

他開急急切切地重提這個話題,逼迫我重新考慮結婚,引發了爭吵。


我怔怔地看著他

哭笑不得。八年多來的點點滴滴,那不停的輪迴好似在我眼前重演。


分手吧!

你要鬧到什麼時候?

你還欠我12萬什麼時候還?

別鬧了你。

分手吧!

你沒有我不可能會幸福的,誰還會愛你!

那就不要愛啊,反正只剩下我一個人了。


是嗎?是啊!誰還會愛我!我也不在乎了。


心裡有什麼徹底碎裂了。哈哈哈,忽然這一切變得好可笑。

然後我開了門下了車,回到一個人的租屋處。


他以為這也不過只是這些年來分分合合之間的、無足輕重的一次。

又日日如常傳來訊息,噓寒問暖。

我的心卻再也暖不了了。


-END-



後記

一旦寫了就很想完整地把所有的事情都一股腦地寫出來釋放掉,最近覺得很開心,那些悲傷的事情,寫得時候雖然將過去情境再現而有些難過傷痛,卻一邊感到暢快。非常感謝每個活動,也被激發了有更多想寫的東西。


謝謝主辦人 @一燈大叔 ,謝謝舉辦這個活動也辛苦了,覺得願意舉辦活動的人都好了不起,也希望透過書寫、透過分享,讓這個世界更加美好💖💖💖。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社區活動提案|人生難得的體驗

6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