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自由與正義」三問

答周保松老師三問

「自由」三問 你被體制化了沒?

周保松
作者精選

謝謝分享。你在最後部份說:「即便是正義和平等都不該作為剝奪自由的藉口,更遑論正義和平等是種抽象、多數化的概念。如果一昧追求社會上所謂的正義及平等,很可能因而犧牲少數人、弱勢族群的權利及自由,畢竟從古至今,所謂的正義和平等大多係由大多數者所決定而來。」


這裡似乎有個假定,自由和正義及平等,是對立的,彼此不相容的。但如何理解這種說法:一個正義的社會,就是確保每個公民可以享有一系列平等的自由權。例如平等的言論自由和思想自由的權利,平等的參與政治的自由。


如果上述說法合理,那麼自由、平等和正義,就不一定總是對立的。當然,自由不一定總是和平等及正義相容。例如有人會說,過度的市場自由,會導致巨大的財富不平等,而這種不平等是不正義的,因此政府必須透過累進稅和遺產稅來作出一定程度的財富再分配,而這種再分配,卻限制了有錢人完全支配一己財產的自由。這種對自由的限制,是否一定不能接受呢?

以上討論說明,自由、平等、正義三個概念,很難在抽象的層次說它們一定相容或一定衝突,而須放到具體的場境中去分析和論證,同時某種特定的自由,應該以什麼方式在人與人之間分配,也要看具體論證。至於平等和正義,是兩個不同的概念,不宜視之為一,例如一個「做又36不做又36」的社會,很平等,但卻不正義。

供參考。



將書讀散的人

周保松

這本書同時有哈佛版和牛津版,排版和頁碼一樣,但書的大小和紙質不一樣。從閱讀角度來說,哈佛版較好。

公共生活的意義

周保松

全文可參考: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00927-opinion-notes-public-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