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哲學教師。

《我們的黃金時代》後記

《我們的黃金時代》後記

周保松

雨傘運動之後,我告訴自己,在往後的日子,要做好幾件事。一,要更用心教學,培養好下一代;二,要更認真寫作,記下這個時代的意義;三,要傘落社區,在香港推動公共哲學。這本小書,算是第二項工作的一部份。

我們活在時代之中,但這不表示我們就能瞭解時代;我們身在歷史漩渦之中,有時反而看得不清楚,甚至沒意識到世界正發生甚麼事。

讓我舉幾個例子。

2019年6月16日,香港有二百萬人上街遊行,反對香港政府修訂《逃犯條例》。這是震驚全球的大事,許多國家的主要媒體都以頭條報導。當天遊行完畢,我走進金鐘太古廣場,卻見許多香港人如常購物消費,渾然不覺一件歷史性事件正在眼下發生。

又例如,每年一到6月4日,中國政府總是如臨大敵,刪帖封號拉人,務必要將香港的維園燭光,徹底隔絕於中國大地。可是近年我卻經常聽人說,燭光集會只是「行禮如儀」,對中國全無作用。

又例如,像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這樣的人物,無論放在哪個社會哪個時代,都足以寫入史書,可是偏偏有不少港人罵他們「反中亂港」,一點也不珍惜。

要瞭解我們的時代,我們要有歷史意識。對歷史一無所知,我們便難以明白香港為甚麼會走到今天,以及今天的事件對將來有何意義。我們也要有價值意識。一件事發生了,我們須知道它的是非對錯,以及它對我們的福祉帶來甚麼影響,否則我們無從判斷政府的做法是否合理,也不知道自己該站哪一邊。

人的歷史意識和價值意識,不是說有就有,而需要認真研讀歷史和嚴肅探究價值。香港正進入一個不確定的轉型時代。我們身在其中,不僅要有激情和勇氣,也要對時代處境有清醒認識和合理判斷。這是艱難的過程,我們須一起學習。

這本小書,記載了我的思想,也承載了我的情感。我是新移民,在深水埗鴨寮街長大,三十多年來受惠於香港的自由環境,得以讀一點書,做一點事,認識許多有意思的好人。我覺得這樣很好。

這幾年,我經常在街頭聽見成千上萬的人一起高喊「香港人」。是的,香港人。千言萬語,盡在其中。

香港很黯淡,香港也很光明。香港很絕望,香港也充滿希望;香港很無情,香港也處處是愛。香港人啊,真正美好的東西,用心就能看見。

15
15

回應2

只看衍生作品
  • 周老師,您文中提到的這幾個例子,我作為內地人深有感觸。我身邊有太多的人對政治無感,有些甚至成為國家主義者,幫政權搖旗吶喊,自由、民主這樣的普世價值觀在他們眼中完全是貶義詞,是可以為了經濟發展、領土完整而隨意犧牲掉的。這次香港反送中運動以來,我在多個微信群裡看到有人要求中央“派坦克過去”,“教訓一下這些人”。元朗白衣人毆打市民,中國網絡一片歡呼。他們中很多人並非不能翻牆,但很明顯,接收牆外信息絲毫無助於他們以“正常”的邏輯來思考。面對這種情況,您會感到無力、甚至絕望嗎?這種價值觀上的鴻溝如何才能彌合?或者說,是否還有彌合的必要?

  • 昨天在書展上買了您的這本書,還在中大的展區上聽了您的分享,回來讀了一大半。我發現我沒辦法一口氣讀超過一篇文章,總是讀一篇,我就要起來走一走,換一家店坐。裡面每一篇滿溢的感情,多到了這樣的程度。我經常和我的朋友說,周教授作為一個學識淵博、經歷豐富的人,竟也可以保有這樣的真誠和豐富的感情,實在難得。教會有句話說「用生命影響生命」,我想也是您的生命讓我看到了今日社會上正在發生的事情的可貴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