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保松

政治哲學教師。

微博、炸號與言論自由

昨天在fb讀到潔平引用一位讀者Rongyuchan在端的留言:

「晚上我轉發了幾條旁敲側擊的博文,越想越生氣發了一條“我反對”。早上很早就醒了,不知道為什麼是帶著憤怒醒的,可能還是接受不了吧。拿起手機一看,我轉發的一條東西被刪除了,不過也沒放在心上,常有的事。到了中午,我發現自己被封號了,不是禁言,是封號。我不能進行任何操作,我可以看別人發送的微博,可當我點進自己的主頁時他告訴我賬號異常,並且微博全都消失了。那一刻我有些恍惚,我從網絡上認識了的那麼多人一瞬間就失聯了。幾個小時前我還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頃刻間我就化作一串消失在互聯網中的透明代碼。」

這段話所描述的感受,讀得我很有共鳴。自由之可貴,自由之被剝奪的痛感和憤怒,真真實實。

我知道,最近這兩天,許多朋友在微博被封號(即是炸號?)我自己也曾在微博被關過幾次小黑屋,有段時間徹底失去在微博上的言論自由。那些經歷,令我對言論自由有許多體會。我甚至可以說,這種被剝奪說話自由帶來的傷害,是我在許多關於自由的政治哲學經典中不曾讀到的。

我去年在上海季風書園一次講座中,也談過我的感受:

「让我举个例子。我用了微博多年,一直很珍惜这个和网友交流的平台。但大家也知道,微博有小秘书,对那些他们认为违规的帖子,往往会在极短时间内将之屏蔽。如果严重一点,则是把当事人关“小黑屋”,将你完全和外面的世界隔离。当然,更严重的,就是被彻底销号,而且当事人没有任何机会解释。

有段时间,我发觉我被关小黑屋了。我不能评论,不能转发,更不能写任何新微博。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看着别人在微博如常讨论。

那两个星期,我很痛苦,每天都在问,到底什么时候我可以恢复写新微博、评论、转发。为什么我会那么痛苦?我自己也在问自己,因为我自己也没料到有这样的反应——毕竟在之前,我也见过许多朋友被关小黑屋和销号,我对这些并不陌生。

后来我慢慢意识到,我的痛苦,主要是因为我和我的生活世界,被外力硬生生割断了。微博本是我生活很重要的一部份:那里有许多我认识或不认识的朋友,每天我在那里分享我的生活和思想,同时也在阅读和聆听别人的观点。我们在过一种社群生活,而这种生活不是虚拟的。但当我被关小黑屋后,我一下子就被驱逐出这个世界,成了局外人,我本来拥有的那种社群生活一下子便消失了。我那个时候开始明白,自由之所以重要,最重要的原因,是自由能够让我和这个世界联系起来,让我活得完整。

或者形象一点说,自由就好像一道一道的门,如果某道门打开了,我就可以不受限制地跨出去,跟其他人建立联系。如果我们不能享有这些自由,也就意味着一些很重要很珍贵的活动会消失,会不再存在于我们的生活世界。思想也好,信仰也好,公共参与也好,并非可有可无,而是构成美好生活不可或缺的元素。」

那些曾被關黑屋、被封號的朋友,可否也在這裡分享一下你們的感受。我很想了解一下。謝謝。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