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保松

政治哲學教師。

公共生活的意義

//公共生活是有力量的,當人與人走在一起,當人開始獨立思考,體制就會恐慌,因為他們知道自己那套東西早已經不起理性檢視。現在的社會控制,就是要將人趕回私人領域,把人變成耽於消費的經濟動物,從而令我們忽略、甚至忘記人同時也是社會存有和政治存有。

我們從今天起,認真思想,認真生活,認真參與公共活動,就是在實踐一種反抗,就是在彰顯一種異議者的姿態。為什麼這是異議?因為我們沒有跟著體制的劇本走。我們通過思考和實踐,走出自己的路。

我們今天關於公共生活的想像之所以如此有限,在實踐上之所以如此無力,主要是因為我們並非活在一個正常社會。公民、公共性、公共參與、公共關懷、公民德性、公民權利、公民社會這些概念,在我們的社會變得愈來愈陌生。 我們今晚以“公共生活”為題做了整整四小時交流,也可說是對於這種被陌生化的反抗吧。 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我們一起努力。//

原文:《周保松:公共生活的意義》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00927-opinion-notes-public-life/?utm_medium=copy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