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

先天下之忧而忧

作为一个汉族,我觉得中国政府在新疆做的很棒

我有很多朋友是新疆人,我也去过几次新疆,仔细用自己眼睛看,用嘴巴随处问,用脑子仔细分别对错。我以前公司接到警方警示,让我们注意一个新疆员工,我还以人权为由反抗过,直到警方给我出示证据,这哥们一个人持有了15个手机号码。这个帖子不是即兴的表达,民族问题我不愿意多说,所以这帖子后续我不回复,就算爱心这种货色为伊斯兰极端分子呐喊我也不回复了。

民族问题在全世界都是个难题。看看平和的欧洲,为什么几十几百公里一个国家?这是不断种族灭绝后,杀成现在的格局。中国只有一次五胡乱华,三次少数民族占据政权,本体的汉人文化没有本质的破坏。但如果没有冉闵,张议潮,左宗棠,汉族历史早就不是现在这样;当然也有拓跋宏这样的奇葩,也只能归结于汉文化的强大。民族的统一历来都是杀出来的,历史上瓜州,沙洲,还是安西,陇右,不管历史名字改了几次,都是死了多少人,多少代人,才有了现在的局面。

民族问题的交接棒给到了中国共产党。从第一天开始中共的茅盾方向就不是民族问题,而是阶级矛盾,所以建国开始的民族政策都是安抚和优待。让我们汉族愤愤不平的是少数民族考试加分,国家有津贴,在校有特权(比如带刀),我身边的一些夫妻,男女双方一个汉族一个少数民族,孩子都报了少数民族,这在汉人几千年统治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80年代,汉族比例96%,到现在汉族下降到91%,中共对少数民族的维护好到了历史上也许会把这个定为失策。

我走过中国很多偏远地区,和很多不怎么富裕的少数民族交流过,对政府褒多于贬,而贬的内容也和汉族的很多贬差不多,完全和民族问题没有关系,至少从我这里看中共的民族政策实在是好的过头了。

然而新疆的维族的部分人出了问题,什么75这些我就不说了,汉人在南疆可比在香港理工说普通话危险的多,我翻看了各种事件的始末,没有发现政府有过任何民族欺压的政策,然而他们却暴起杀人!按照中国历史上的做法,看看左宗棠,但中共没有这样做。中共压制了舆论,强调民族团结,细想这应该是最好的处理办法。如果不压制会怎样?75等若干屠杀事件如果完完整整的展示给全体汉人来看,再任由大V煽动,那么维吾尔族就真的危险了,沿着渥巴锡汗反向走,也无处栖身。

中国政府有个特点说的不一定做,做的不一定说(不管你们喜欢还是讨厌中国政府,这是中国政府施政的一种方式)。压制舆论后中国政府必须做些什么:

1.对犯罪者坚决消灭

2.要求割席,大规模搜山抓罪犯要求维族一起搜

3.对维族的人口流动进行监控,这个事在小地方执行时候有一些问题,派出所会要求旅馆别收维族人,这种怕麻烦的执法方式确实不好

4.对新疆加强警力,真的是警察多、保安多、安检多。愣是把举国人民以前说小偷就想新疆人的情况,掰成了全国第一好,要知道中国治安最差的省也比美国治安要好,新疆这个第一有多么的“路不拾遗”

5.互联网和舆论管制,到新疆3G信号都不稳定,这种方式使得极端分子的交流联络回到了解放前。当然普通人的移动互联网体验很差,甚至比不上美国的移动信号。

6.强制教育。这是全世界反对者们最大的槽点。整建制、整村的人被强制教育,教育的好很快自由,教育不好就一直教育。在国外的舆论管这个叫集中营,在里面被活摘器官,被残酷镇压,不允许宗教信仰,等等等等。坦率地说,管制的基地我没去过,我只是问了很多普通的维族人,强制是一定的,杀人和伤害是几乎没有耳闻。 我肯定是片面的,但是阿拉伯国家的工作人员去看过,然后37国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联名支持了中国新疆的政策。哪37国呢?不重要,重要的是名单里有:沙特、科威特、卡塔尔、阿联酋这几个肥的流油的伊斯兰国家,他们都觉得干得好,是不是比我们或你们更有发言权?

中国政府在新疆的处理方式上一定有违反人权的地方,但是如果局部的违反,让更多的人安全、获益,是不是值得理解和肯定。可能有人又要说为了多数人牺牲少数人人权不符合普世价值。那么普世价值的代表美国就做的好吗?对伊斯兰开始纵容,强调民主人权;失控了就发动战争,杀死更多的人;造成巨大难民潮,然后再展示自己的慈悲? 我思考了很久,想不出新疆问题更好的解决办法,现在这样,没有种族报复,没有再死过很多人,普通老百姓安居乐业,应该就是最好的结果。失控了,或亡羊再补牢,对谁都是灾难。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