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dom

无名芝士

读后感

扯淡的心理分析一下,问出那句香港青年还有救的问题时,是否反应出了一种潜意识里绝望的心态。觉得香港青年蠢没救获得些许优越感是否是一种心理防御的需要:香港青年诉求的自由表达与为之付出的抗争与大陆许多人只有一种宏大叙事可以讲诉的压抑与分裂的内心状态形成对比,可能会让他们本能的防御吧。也许不过是把对某政权的绝望投射到香港,也许自己也没意识到自己想问的或许是在极权道路上越走越远的今天,这个国家还有救么?

反正我是想这么问的。

还有一点,这些讨论是否有些太过‘书生气’,双方是否都有些知识分子的‘清高’与对自己所属真理或者所讲道理的‘得意’(包括我自己)。而现实或者社会或许是一个实践的问题。在大陆‘公共’没有环境,政治只有一种立场。所有人都在活苏联冷笑话里:你可以选择爱国或者不爱国,但你能不爱国么?所以香港青年的实践尤为重要,对某些人而言也尤为危险。对比之下,我们在高压下的沉默、paralyzed state以及所言所行之间的矛盾在这样的讨论后是否真的能有所改变?在看了说了想了这么多后,我们应该怎么做?应该成为如何的存在?

沉浸于宏大叙事、中国梦、和谐稳定中,或者说着高尚的谎言追求着个人利益外,真的可以选择实践第三条路么?

从《香港这座城市还有救吗?》谈谈政治立场的问题 ——为什么我一再强调公共?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