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芝士

读后感

扯淡的心理分析一下,问出那句香港青年还有救的问题时,是否反应出了一种潜意识里绝望的心态。觉得香港青年蠢没救获得些许优越感是否是一种心理防御的需要:香港青年诉求的自由表达与为之付出的抗争与大陆许多人只有一种宏大叙事可以讲诉的压抑与分裂的内心状态形成对比,可能会让他们本能的防御吧。也许不过是把对某政权的绝望投射到香港,也许自己也没意识到自己想问的或许是在极权道路上越走越远的今天,这个国家还有救么?

反正我是想这么问的。

还有一点,这些讨论是否有些太过‘书生气’,双方是否都有些知识分子的‘清高’与对自己所属真理或者所讲道理的‘得意’(包括我自己)。而现实或者社会或许是一个实践的问题。在大陆‘公共’没有环境,政治只有一种立场。所有人都在活苏联冷笑话里:你可以选择爱国或者不爱国,但你能不爱国么?所以香港青年的实践尤为重要,对某些人而言也尤为危险。对比之下,我们在高压下的沉默、paralyzed state以及所言所行之间的矛盾在这样的讨论后是否真的能有所改变?在看了说了想了这么多后,我们应该怎么做?应该成为如何的存在?

沉浸于宏大叙事、中国梦、和谐稳定中,或者说着高尚的谎言追求着个人利益外,真的可以选择实践第三条路么?

1 篇關聯作品
1
1

回應3

只看衍生作品
  • 我最近剛好也在想這個問題,有看紐時的那篇《為什麼許多中國人反對香港的抗議活動》嗎,感覺提到的點挺對的。尤其香港“廢青”這個詞,首先在一部分大陸人看來,爭取“民主”“自由”這種東西就是吃飽了撐的,我相信這部分人裡的多數人其實是明白香港要擁有比大陸更多的民主與自由的,也正因如此他們反而更不理解更不支持。另外一點時,“大國崛起”的話語是確實說服了不少人,相對的就是對香港“崩塌”的描寫,這會使某些人相信,是“嫉妒”或者說“落差”使香港人產生了對抗。所以我倒真不覺得是潛意識裡的絕望,他們是真心信奉這一套東西。

    • 看過哎。確實很多人信奉那一套,有時候真的很難評價,不知道到底誰對誰錯,或者有沒有對錯。信奉的並且為止努力奮鬥的其實挺令人傾佩的,最起碼他們在為了自己的信仰努力,所言所行是一致的。希望以後能有更多一致的人吧。

    • 是啊,有點像一種信仰裡的不同教派,有的就默默信神,有的就積極打擊“異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