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文】”直到你和你的子孙后代都变成中国人”:新疆拘禁过后的生活

小银

看其它社会里的一些争议会觉得补偿这件事真的是太难了,这一类种族化的伤害最少也会影响后面的好几代人,而且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国家去补偿了,按照人类的尿性这种补偿还会又造成新的不平等和新的裂痕。

小银
回覆
Bron@7745133

我一直都相信作为中国人我们完全可以在对策略性编故事保持警惕、对新自由主义保持批判的同时,去关注这些发生在自己国家的事情,看到它的严重程度。而且除了中国人以外实际上没有其它人能够取代我们去让那些糟糕的政策产生根本的改变。地缘政治博弈也许一时可以救急,但长远来说很难给普通人带来什么好的结果,所以中国人(大陆人)的关注和行动才尤其重要

小银
回覆
DrunkenMarxist@DrunkenMarxist

caliphate那个播客我还听了,印象很深刻,其实在听的时候就能感觉到那种扑朔迷离。调查者在里面的存在感很强,你基本上像是跟着记者走了一遍她的调查过程,听记者第一人称详细讲了她如何各种试图调查这个神秘的人,如何被各种矛盾的解释搞得团团转。虽然最后记者本人说她偏向于相信这个人(可能的确属于不严谨),但其实后来的”反转“也没有让我觉得很惊讶。

小银
回覆
好鸭@skywalkerljc

你说的最后最”明显“的一点,我翻译一下哦:

如果是真的 = 她早就被灭口/禁言了
她还能活着作证 = 肯定有假
暗含结论:无人知晓的受害者才是真的受害者

1)这样的逻辑体现了你对于密不透风的极权体制并不是难以想象(但这种过于完美密封的想象也是脱离实际的,有人的地方就有窝里斗,有荒谬和自相矛盾),而是非常相信它的能力。那么也就是说,你一边相信这种极权体制下的暴力是真实的,一边还在替它驳斥控诉者。

2)我就想问问,如果你自己成为了国家暴力的受害者,遇到持这种逻辑来“打假”的人,你打算怎么办?

小银

也感谢你的留言支持。其实我也不算关心人权事件……或者说人的“权利”如何被剥夺这件事其实并不太能让一个生长在中国的人感到惊讶……以前看到很多事情也经常一边心想“唉好可怕”一边就滑过去了,潜意识里还是会觉得是别人的事。新疆的事情是我第一次觉得我所属的整个群体都成为了施害者,在(可能无意识地)集体施加一种认知上的暴力,所以才不得不一直去关注它。

小银
回覆
好鸭@skywalkerljc

BBC的记者其实问过这一点,文中说,她当时还未到完全安全的地方(哈萨克斯坦是亲中的),害怕被遣返被报复,而且有很强的耻感。你也许还是不相信她说的,但之前没提到性侵这一点不能作为全盘否定证词的原因,性暴力受害者需要过很多年才能够面对自己的遭遇、说出实情,是一个相当相当普遍的现象。

在新疆的很多事情上,“不信”是很容易的一件事,你只需要说“我要看到证据”就可以了。但“证据”是一个和公权力紧密相连的概念,记者没有办法去新疆实地查证获得“证据”,那面对众多口述怎么办?假装它们不存在不报道吗?

实际上很多记者是有应对这种情况的专业经验的,比如BuzzFeed记者曾经解释过:她们通过交叉对比不同证人的口证、与先前采访过证人的研究者对比证词细节、让口述者描述营内建筑细节(通过高清的卫星图可查证)等方法来最大程度上确认口证的真实性。

VOA、RFA这些媒体的报道门槛相对低一些,但BBC和NYT这样的媒体其实在选择报不报道这方面相当谨慎,性侵的这篇报道的采访是去年做的,经过了好几个月的调查才发布出来。

文中哈萨克斯坦的这位亲历者甚至都不是“孤证”,他属于当时中国因为不想上升成两国外交事件而放出去的那批哈萨克人,他们当中很多人的证词(就像Gene Bunin在这里也有讲到的那样,因为太多所以都得不到主流媒体的报道)你可以从资料库里的大量旁证、细节和文件材料当中得到确认:这些人并不是“一小撮”被什么利益驱使编故事的人。

小银
作者精選

想翻这篇是因为前两天听clubhouse上关于新疆的一个讨论房间里有人发言说(当然又是“听朋友说的”)新疆再教育营里面没有那么多耸人听闻的事情。他说:“里面吃得还不错”。

倒也不是不相信可以有伙食条件”还不错“的营存在。但他把“有的营里吃得还不错”这一点当作某种"澄清"说出来,还是让我很困惑,这个人想表达的意思是什么呢?“实际上没有那么糟”?

不希望因为外媒报道了那些更为耸人听闻的部分,就导致人们忽略了那些普遍而又intimate(其实这个词不太知道该怎么翻)的暴力。不希望有人因为看到里面的人没有全都被强奸、摘取器官、杀害,就觉得“其实也没那么糟”。

----------------------------------------------

P.S. 下面的评论区有些言论会加剧受害者的心理创伤,提前预警一下。

----------------------------------------------

另外,每个读者都可以做的举手之劳:

(有钱的)给新疆受害者资料库打钱:

https://www.gofundme.com/f/xinjiang-victims-database-testimony-imports

(没钱的)给简中声援树洞投稿:

https://twitter.com/chinese4uyghurs

那些离开奥梅拉斯的人

小银

是的,我也觉得太像了,那种其实很真实、并非虚幻的幸福感,和大家都多多少少知情,然后却”一句同情的话都不能说“的严苛……

2021年回新疆过年

父权制的危机

小银
回覆
Bron@7745133

网上有些人的确会对普通陌生男性路人进行身材羞辱,如果真的只是单纯的身材羞辱(比如前两天微博上一些人对创4熊猫团的吐槽),那么这样的行为并不女权。你非要说中国女权就是这样的那我也没办法代表中国女权来澄清,whatever吧。

我周围也有很多胖乎乎的男性,认识的、不认识的,我从来不觉得他们跟油腻这个词有什么关系。主要还是气质的作用,而为什么同样体型的人气质可以那么截然不同,我觉得这就是权力的作用了。以及父权当然也是一种权力。

小银
回覆
Bron@7745133

我确实也想了一下这个问题,不知天高地厚可能是有一点,但“尊重”倒也并不适合用在这种语境底下。

吐槽中年男领导油腻,和吐槽普通人”又肥又丑“不是一回事。油腻这个词的含义是暗含“拥有权力"的意思的。一个中年男人,如果他不摆出一副爹的架子来,不去施展他的权力对别人指手画脚,即使长得再丑了,也不会被说成"油腻”。

如果我吐槽的是一个随机的、不代表任何权力的普通路人长相丑陋,那不用别人指出,我自己也会觉得自己实在是太不尊重人了活该被骂。

以及你说的没错,读书不读书跟会不会尊重人一点关系都没有,但很多人会把“不尊重人”称为“没素质”,然后跟读过书挂钩,这种情况下”尊重“变成了一种标榜受教育身份的东西,失去了原有的意思(把他人当作和自己同样的、有尊严的人来对待的基本品质)。

小银

看到这篇想起来有一次我在家的时候嘴欠了一下吐槽了电视新闻里的中年男领导(大概是说油腻之类的),结果家里人暴怒骂我没素质、不懂尊重,不知天高地厚,狂妄自大,送我出去读书都白读了……一堆罪名扣上来批斗了一顿。当时也是震惊,我不走心地随口瞎吐槽一句,吐槽的对象其实不是具体的,而且跟他们毫无关系,他们这么激动干什么。但后来想想有点明白了,他们平时待的环境里面没有小姑娘会这么说话。他们日常生活遇到的年轻人不是尊重辈分、如履薄冰的下属,就是嘴很甜的服务行业的人,要不就是人前乖顺的“别人家的小孩"。他们不上网也不怎么知道年轻人都在想什么,小辈在他们眼里看来只分“上进”的和懒散的。他们熟悉的秩序还在主宰这个社会的很大一部分物理空间,我把内心OS说出来了无疑造成了文化冲击……其实可能从几年前起,有些东西已经永久地发生变化了。而他们反应那么大,可能也有隐隐感到“失范”的原因在。

【拒绝篡改,重回我的2020】去年除夕春节日:1.24-1.25

小银
回覆
Edith@xy513152

他们真的是在消灭集体记忆这一点上经验充足,疫情关注度稍稍降低的时候就立刻抓了做端点星网站的人。以前的很多创伤性的集体记忆也是这样被压抑在个人的心里,因为找不到集体的叙述出口所以最后变成心理问题在家庭里代代相传。

小银

我去年的这段时间里也存了好多图片。后来一直没有再去回看它们,自己的国家不承认这段创伤性经历,世界上别的地方的人完全不理解也不在乎它,渐渐地好像自己也不得不去淡化它把它想成是当时的某种overreaction,但其实并不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