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计划

C计划是一家致力于批判性思维教育的机构。C计划的C,是指Critical Thinking(批判性思维),Civic Education(公民教育)。推广思辨教育,重塑公共理性。

“我好像爱上了一个机器人”|面面观No.26

“人工智能”的蓬勃发展,不仅影响我们的现实生活,也拓宽我们对未来的想象。

当机器越来越善于模仿人类的语言习惯、人类的情感表现,我们会不会终有一天难以把控自己的感情,爱上某个机器人


事实上,近年性爱机器人技术发展迅猛。在2015年“果壳网“的一篇介绍文章《360°揭秘:性爱机器人的庐山真面目,竟然有点惊艳呢!》中,市面上的性爱机器人还只有一款比较粗糙的“Roxxxy”。短短四年过去,市面上的性爱机器人早已发生天翻地覆的改变,在今年十一月一篇名为《性爱机器人已经拥有人工智能!和它们"过日子"是种怎样的体验...》的报道中,性爱机器人公司Abyss Creations展示的产品让人目瞪口呆,这些机器人的外貌仿真度极高,可以背诗歌、讲笑话,触感极其逼真。除此之外,2018年一篇名为《机器人也能拥有人类情感:“情感计算”让机器人学会“读心术”》的文章中,情感机器人的发展前景让我们有理由相信,在更加逼真的外形与更强的智能学习水平之外,人工智能情感化也并非毫不现实。


而不少影视作品,更是未雨绸缪地考虑技术更加成熟时可能发生的难题。在2013年的电影《她(Her)》中,刚刚走出婚姻的男主角对电脑程序“萨曼莎”产生爱恋,引起周围人的猎奇和质疑。在2015年的英剧《真实的人类(Humans)》中,男主人趁妻子不在家,开启机器人“安妮塔”的成人模式,引发了一场严重的家庭危机。风靡全球的美剧《西部世界(Westworld)》在一个更宏大的场景下模糊了人和机器人的界限,其中呈现出的奴役、剥削、性别等话题,引发了持续、热烈的讨论。今年,华语世界出现了一部探讨未来科技的纪录片《明天之前》,第一集就聚焦在性爱机器人的方方面面。


一个看起像人、听起来像人、触碰起来也像人的机器人,我们可以和它建立亲密关系吗?这样的亲密关系应该获得社会认可吗?情侣中的一方暗自与机器人做爱,算“出轨”吗?市面上以服务男性客户群为主的性爱机器人商品,会进一步加剧性别不平等吗?在这篇文章中,我们希望呈现对这些问题的思考,拆解现代科技带来的新道德难题


/ 一款当前技术水平下的性爱机器人,来自纪录片《明天之前》/


/ 英剧《真实的人类(humans)》中的家庭机器人安妮塔,念出有序词组后即可打开成人模式 /


处于亲密关系中的一方私下使用性爱机器人,算出轨么? 


英剧《真实的人类》中的情节,很可能在世界某个角落已经真实发生过,还不止一次。

不少媒体和机构都曾拿这个问题来做民意调查,结论都是一部分人认为算出轨,另一部分人认为不算出轨。国际互联网数据分析公司 YouGov 2017年收到1000多人的回答,持两种观点的人数几乎相等。


正方:算出轨

理由1:性爱机器人会给伴侣一方造成被出轨的感受。


我们说一个人出轨了,是指身处亲密关系中的他或她,与另一个人发生了爱恋或性关系,使用性玩具通常不在此列。但性爱机器人的出现,正在挑战这一传统标准。

随着技术和工艺的发展,性爱机器人已经能够在体温、肤色、触感等方面无限接近人类。它越像真人,对伴侣心理接受度的挑战就越强烈。一旦超出容忍界限,伴侣获得的真实感受就是——你出轨了。


理由2:性爱机器人可以成为移情别恋的对象。


无论多年前电子宠物诞生,还是近年“旅行青蛙”游戏的风靡,都已表明:人可以对虚拟事物投入真实的感情。

在电影《Her》中,无形聊天程序已足以给人带来情侣般的慰藉。当这种程序附着在人类样貌之上,有足够理由相信人能对它产生真实情愫。

事实上,纪录片《明天之前》显示,已经有人在现实生活中将性爱机器人当作情侣。那么对于身处亲密关系的人来说,基于确信存在的爱恋发生的性行为,完全符合出轨的定义。


/《Her》中男主角与AI萨曼莎的对话 /


反方:不算出轨

理由:性爱机器人只是工具,与其他性玩具本质相同。


性玩具本身就是不断发展变化的——从模仿性器官的道具,到模仿整个人外观的充气娃娃,再到如今更加逼真的性爱机器人。性爱机器人只是性玩具演变进程的一部分,它对传统性玩具的超越特性,并不足以改变其性玩具的属性。


性爱机器人之所以被制造出来,也只是为了满足人类的性愉悦。其工具性的本质,决定了性爱机器人不应该被视为“出轨”的对象。人类伴侣怎么可能和一件工具“出轨”呢?


与性爱机器人产生的感情,算爱情吗?


虽然被称为“性爱机器人”,但它与人类的关联并不局限于性行为,也包括情感交互。这种类人的智能反应越先进,它可与人产生的情感共鸣越强烈。那么,即便性爱机器人不具备自由意志,它与人的这种情感连结,算是爱情吗?


正方:算爱情

虽然每个人对爱情的理解是主观的,但我们对表达爱意的行为会有一定共识,比如陪伴、关心、交流等等。当机器人能够模仿人类伴侣与人互动,甚至情绪管控比人类伴侣做得更好,人类对机器人产生爱恋的感觉,也就不足为奇了。

如果这个人单身并且渴望爱情,性爱机器人满足了他的情感需求,那么我们完全可以认为:他获得的这份感情,就是爱情。


反方:不算爱情

性爱机器人能够表现出的陪伴、守护等所有行为模式,都是被电脑程序事先设计好的。无论其表现形式多么纷繁复杂,也不过是各种简单程序排列组合的结果,是机械行为,而非自由意志。但爱情应建立在双方自由意志的基础上。

而且,性爱机器人提供的陪伴,其本质是一种商品,或者说是一种商业服务。因此,性爱机器人的所有表现都不能被视为表达爱情。 


社会应该接纳与性爱机器人建立的伴侣关系吗? 


无论人类与性爱机器人之间的感情是否算是爱情,我们看到的现实情况是,一部分单身者已经开始与性爱机器人为伴了。

在纪录片《明天之前》中,住在英国泽西岛的菲尔就常常带他的“女朋友”一起去酒吧。菲尔称,现场其他人最初感到惊讶,接着有人为他鼓掌,后来大家很快就接受了。不过在片中,我们也看到不少路人向菲尔和他的“女朋友”投出惊异甚至看上去不太友善的目光。

在社会层面,人们应当承认、接纳一个人与性爱机器人建立的伴侣关系吗?


/ 宣布与初音未来结婚的日本男子 /


正方:应该接纳

首先,参照英国自由主义代表人物密尔(John Mill)提出的“伤害原则”,一个人自愿将性爱机器人视为伴侣,并没有对社会中的其他人造成伤害,那么其他人也不应干涉这个人的自由行为。

其次,这个世界上,有些人的需求可能无法通过另一个人类伴侣来实现。比如,有人尽管渴望亲密陪伴,却不想与另一个人一起生活;有人可能由于年龄、相貌等身体条件,经济条件或其他条件,不容易找到伴侣;有人可能就是贪恋性爱机器人永远年轻、服从,没有背叛、暴力等风险;更何况不少地区还存在性别比例差异等客观情况。

性爱机器人的出现,意味着技术进步满足了一部分人此前无法满足的正常需求,使这些人的生活变得更好,因此这还具有积极的现实意义,应该得到社会的接纳。


反方:不应该接纳

在机器人伦理学家 Kathleen Richardson、Erik Billing 等人看来,性爱机器人由于没有人权,可以被主人随意虐待;如果任由这种情况持续发展,可能对人类生活产生一系列严重的破坏性影响。

例如,对机器人的习惯性放肆,将侵蚀人的同情心、同理心;更多人去找机器人作伴,人与人的交往被削弱;强化对女性的性别歧视(详见第四个问题);助长对儿童的性渴望;造成“机器人卖淫”等相关法律问题。 


/ 在电影《Her》中,男主角与AI萨曼莎之间存在“爱情”么?/


性爱机器人会加剧性别不平等吗?


机器本无性别之分,但性爱机器人因其特殊性,不仅具有类人的明显性特征,而且性特征还被凸显、强调,加以“理想化”,使人一眼就能看出是“男”是“女”。

2014年一项有关性别角色与机器人设计相关联的调查显示,大多 “男性”机器人被设定为更善于修理技术,“女性”机器人更擅长操持家务。这种设定不仅继承了当下社会的性别偏见,也起到二次传播偏见的效果。

此外,目前市面上的性爱机器人,性感、丰满的女性形象占绝大多数,主要用来服务男性。美剧《西部世界》中,未来世界人类用机器人打造的成人主题“乐园”,就基本只供男性顾客消遣。他们在其中杀戮、强奸、嫖娼,女性机器人沦为发泄欲望的工具。

以上种种现象引起不少女权主义者的警觉和批判。性爱机器人的出现,会进一步加剧性别不平等吗?


/ 美剧《西部世界》剧照中的性工作者形象 /


正方:会加剧性别不平等

在一个线上女权主义论坛中,有位作者写道:“性爱机器人并不是为男性提供‘陪伴’,而是为他们提供了绝对的统治权。”

持这方观点的人认为,无论是艳星长相、皮肤光洁的性爱机器人,还是《西部世界》中的女性角色,都是在男性视角下、为满足男性需求诞生的商业产物,是男权社会的缩影。

很多人指出,女性不应当被色情化和商品化。女性被此类物化程度越高,就越会强化男性视角对女性狭隘的“完美想象”。这种想象能在社会中被强化,本身就意味着男性获得更多权力,而加剧性别不平等。

此外,不少人也担心,对性爱机器人的绝对统治可能会削弱人们之间的边界感,甚至可能导致现实中更多性侵犯及性暴力,背后的受害者也是以女性为主。


反方:会减弱性别不平等

/“男性”性爱机器人,来自 RealDoll /


持这方观点的人认为,尽管市面上绝大多数性爱机器人都是面向男性顾客,但女性消费者并非没有选择。Realbotix 公司就推出了据说“风趣、幽默”且拥有“超人般性能力”的男性机器人“亨利”。

女性的性需求之所以长时期被忽略,很大程度在于男权社会不鼓励女性表达这种需求。男性性爱机器人的出现,恰好有机会扭转这种局面。机器人是不带有色眼镜的,女性在购买、使用性爱机器人以满足需求方面,拥有与男性同等的权利。实现经济自主的女性也将实现性爱自主。

况且,震动棒长期以来的巨大销量已表明,有相当多的女性接受并愿意使用道具来获得性满足。

如人工智能专家 David Levy 所言:“如果振动棒没有贬低女性,那么性爱机器人同样没有。”

同样值得注意的是,性爱机器人还具有性别气质可改变的特点,这或许还能够满足跨性别等性少数人群的需求。


结语


性爱机器人带给人类社会的挑战是新鲜的,既指向前沿科技,也指向传统伦理

电动机器人的诞生距今不足百年,却发展迅猛,“人工智能”理念已被普遍接受。性别伦理在历史长河中不断演变,但对很多问题的看法,不同人依然存在巨大分歧。作为科技与性的交叉产物,性爱机器人的出现或许只会令原本复杂的问题更加复杂。

在种种争议当中,本期“面面观”选出亲密关系、爱情、社会包容、性别平等这四个话题,尽力呈现不同观点和视角。或许谋求共识还是一个有点距离的目标,但希望这篇文章能够带来启发,让可能正处在历史漩涡中的我们继续思考下去。我们也期待更多不同的回答,期待更多的可能性。


/《银翼杀手2049》/


参考文献:

1. Murphy. M. 2017. Sex robots epitomize patriarchy and offer men a solution to the threat of female independence. https://www.feministcurrent.com/2017/04/27/sex-robots-epitomize-patriarchy-offer-men-solution-threat-female-independence/

2. Murphy. M.  2017. INTERVIEW: Kathleen Richardson makes the case against sex robots. https://www.feministcurrent.com/2017/06/02/interview-kathleen-richardson-makes-case-sex-robots/

3. THE CAMPAIGN AGAINST SEX ROBOTS (CASR). 2018. An open letter on the dangers of normalizing sex dolls & sex robots. https://www.feministcurrent.com/2018/08/27/open-letter-dangers-normalizing-sex-dolls-sex-robots/

4. Nesta. 2014. http://telegraph.digidip.net/visit?url=http%3A%2F%2Fwww.nesta.org.uk%2Fsites%2Fdefault%2Ffiles%2Four_work_here_is_done_robot_economy.pdf&ppref=https%3A%2F%2Fcn.bing.com%2F&currurl=https%3A%2F%2Fwww.telegraph.co.uk%2Fwomen%2Flife%2Ffemale-robots-why-this-scarlett-johansson-bot-is-more-dangerous%2F

5. Gee. T. J. 2017. Why female sex robots are more dangerous than you think. https://www.telegraph.co.uk/women/life/female-robots-why-this-scarlett-johansson-bot-is-more-dangerous/

6. Keach. S. 2018. https://nypost.com/2018/01/12/transgender-sex-robots-are-coming-to-a-bedroom-near-you/

7. 洪靖. 2018. 超越赞成与反对:看待性爱机器人的新视角. https://blog.hungching.com/2018/08/co-accompaniment-with-sex-robots.html?m=1

8. Best.S.2018. Male sex robots with bionic penises 'better than vibrators' could go on sale this year. https://www.mirror.co.uk/tech/male-sex-robots-bionic-penises-11818283a

Richardson. K. 2017. “Man as an End in Himself”—the Libertine, the Culture of Sadism, Porn and Sex Robots. 

9.Hoshang Kolivand、 Abdoulvahab Ehsani Rad and David Tully.2017.Virtual Sex: Good, Bad or Ugly? . Love and Sex with Robots_ Third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10.Wendell Wallach and Colin Allen,2017,《moral machines:teaching robots right from wrong》

11.《1 in 4 men would consider having sex with a robot》https://today.yougov.com/topics/lifestyle/articles-reports/2017/10/02/1-4-men-would-consider-having-sex-robot  

12.《你会爱上机器人吗?这部纪录片不止谈了性爱机器人》.https://mp.weixin.qq.com/s/37aOT4zXsltTbaq2xvNndQ

13.《这种机器人千万不要碰!专家警告称它将“永远改变人性”!》http://dy.163.com/v2/article/detail/DFHCMMFR0511RTGS.html

14. 韩水法,《人工智能时代的人文主义》,《中国社会科学》,2019.8期

15. 《性爱机器人大辩论:符合伦理么》.https://mp.weixin.qq.com/s/aGWznKk3eZ-03DG0sn5gDQ

16. 《性爱机器人已经拥有人工智能!和它们"过日子"是种怎样的体验...》.https://mp.weixin.qq.com/s/fS-Hen_ojRnZD8-lN3BrBQ

17.《机器人也能拥有人类情感:“情感计算”让机器人学会“读心术”》.https://mp.weixin.qq.com/s/iTlXemTC0BaSTrQI3nVc6g

关于面面观:面面观是C计划的特色栏目。针对当下公共生活中的复杂话题,呈现不同角度的多元观点。了解反对者们都在想些什么,我们才有可能更好地对话。

关于C计划写作小组:C计划写作小组是由一群热爱思辨的青年学人组成的志愿写作团队。小组成员协作写作,为你呈现复杂议题的多面观察。


作者

吕顺,广西师范大学研究生,懒。

李舒凝,暨南大学新闻系本科生,兰卡斯特大学媒体与文化研究硕士,社会组织工作者,关注少数人群体与性别研究。

王茜,香港大学城市规划系博士,喜欢关注人与人,人与城市的关系。


编辑

小城,新闻工作者。


▷ 排版:鱼香

推荐阅读

▷ 人脸识别时代,你感到更安全了吗|面面观 No.16

▷ 戴上手环,交出你的数据!| 面面观No.10

▷ 关于基因编辑,人类在恐慌什么?| 面面观No.3


最新课程

/ 扫码加入👆 /

未经特别说明,C计划文章均为原创。文中署名的插图、脑图亦为原创。转载文章或原创插图、脑图,请联系小C(Plan-C2016),或给后台留言。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