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计划

C计划是一家致力于批判性思维教育的机构。C计划的C,是指Critical Thinking(批判性思维),Civic Education(公民教育)。推广思辨教育,重塑公共理性。

虎骨、象牙、犀牛角……花多少钱才能买得到?| 面面观No.5

面面观

No.5 第五期

写在前面

呈现复杂问题的多面观察。

如何才能有效保护濒危野生动物?可能很多人的第一反应,便是禁止买卖——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

但真的是这样吗?买卖禁止后,黑市囤货居奇,畸高的利润刺激下,盗猎泛滥,动物们的生存状况可能依然恶劣。

可开放贸易就能真正有效打击黑市、保护濒危野生动物吗?会否激发出更大的市场需求?执法者和消费者真的有能力分辨合法或非法的野生动物制品吗?

这一期的面面观,我们讨论的便是野生动物保护领域经典而持久的议题:濒危野生动物制品贸易应该被合法化吗?

而这一议题背后,是一个更为重要的讨论:怎样才能真正有效地打击黑市。

全文  10863字。阅读需要28 分钟。


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

这句深入人心的口号,背后的逻辑链条并不复杂。

因为人类的消费欲望,催生野生动物制品贸易,进而导致对野生动物的捕猎,危害其生存。而禁止、限制野生动物制品贸易,也将有利于保护野生动物的生存。

基于这一共识,《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华盛顿公约)》(CITES)将约5000种动物与28000种植物,根据其濒危程度分作三类,列举在三个附录中。我们今天讨论的濒危野生动物,囊括在“附录一”中。这些受到灭绝威胁的物种及其衍生物,禁止在国际间交易,除非有特别的必要性。

1980年,中国加入CITES,严格禁止濒危野生动物有关产品的国际贸易。

但在国内市场上,是否要全面禁止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的交易和使用,有关法律政策却几经变化。

作为野生动物制品的重要消费市场,中国对野生动物制品的需求主要有两类

其一是医用。中医用药涉及不少濒危野生动物制品,如虎骨、豹骨、犀牛角等,尽管现代医学对这些野生动物制品的药用价值充满质疑,但医用需求始终旺盛。

其二是收藏。典型的便是象牙。作为“国家级非物质物化遗产”,象牙雕刻在中国国内收藏市场备受追捧,动物保护组织估算中国市场甚至一度占据全球象牙需求的70%[1]。

对于以虎骨、犀牛角为代表的医用交易,中国的法律政策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有限使用”。根据国务院1987年颁布的《野生药材资源保护管理条例》,虎骨、豹骨、犀牛角等四种涉及一级保护野生动物,被禁止采猎。但自然淘汰的动物制品,依然可以交易、使用。

第二个阶段,是“全面禁用”。1993年《国务院关于禁止犀牛角和虎骨贸易的通知》出台,全面禁止犀牛角和虎骨入药。相关中药成药全部停产,已生产的产品也查封禁售。

第三个阶段,则是“合法化争议”。2016年《野生动物保护法》修改,其中提到,对于人工繁育技术成熟稳定的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经科学论证后可以纳入“人工繁育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进入名录的动物及其制品,可凭专用标识出售和利用。这样的规定为濒危野生动物制品入药留出了通道。

2018年10月,国务院印发《关于严格管制犀牛和虎及其制品经营利用活动的通知》,废止了1993年《国务院关于禁止犀牛角和虎骨贸易的通知》。最大的变化,便是允许将人工繁育养殖的犀牛角和自然死亡的虎骨用于医疗或医学研究。此项通知一经发布,顿时激起国内外强烈反响,引发野生动物保护主义者和环境保护主义者的普遍愤慨。

2018年11月13日,政府对此转变了态度。中国国务院常务副秘书长丁学东对外表明,经过研究,已推迟对犀牛角和虎骨的有限使用:中国政府没有改变保护野生动物的立场,不会放松对野生动物非法贸易的打击,将继续实行有关严禁从事虎骨犀牛贸易以及严禁其入药的“三个禁止”。违反者将遭到严厉惩罚。

而对于象牙制品的管制,国际社会和中国的实践也经历了不同阶段。

第一个阶段始于1989年。CITES将象牙制品升入一级附录,国际贸易被全面禁止。作为缔约国,中国也在1990年宣布禁止象牙及其制品国际贸易。但中国允许对1989年以前购买的象牙产品进行转售。

第二个阶段则是“有限合法化”。1999年和2008年,CITES曾对非洲国家已有的库存象牙开放两次拍卖。在第二次拍卖中,中国以“传承象牙雕刻非物质文化遗产而非发展象牙产业"为由,购得南部非洲三个国家出售的60吨存量象牙。这次拍卖下获得的象牙,也可在中国交易。

第三个阶段则是“全面禁令”。2015年国家林业局发布公告,宣布中国临时禁止进口CITES生效后所获的非洲象牙雕刻品。2016年底,中国发布《关于有序停止商业性加工销售象牙及制品活动的通知》。这份重要的通知,要求到2017年12月31日,全面停止加工销售象牙及制品活动。此前来源合法的象牙制品,可以在严格的监管下进行拍卖。

尽管当前“全面禁止”仍是基本原则,但“有限合法化”的呼声始终未有停息。为什么有人会反对“全面禁令”?一定程度的合法化为何不能实施?到底会带来什么问题?

我们来看看关于濒危野生动物制品贸易合法化的支持者和反对者到底都怎么说。

面面观

争议1:“全面禁令”对于保护濒危野生动物真的有效吗?

禁令支持者:打击需求和市场,有效保护野生动物

全面禁令的支持者,用一系列数据证明,“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是有效的保护策略。

首先是消费需求、市场供应因为禁令得到了抑制,消费市场被有效压缩。

根据国际野生物贸易研究组织TRAFFIC和世界自然基金会WWF的《禁令下的需求—2017年中国象牙消费研究报告》,来自15个横跨一二三线城市的2027个调查对象在得知禁令后,未来意欲购买象牙的人数比例从43%降至18%[2]。2018年9月27日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发布最新报告显示,中国象牙禁贸令自2017年12月31日生效以来,已产生显著成效。出售非法象牙制品的店铺数量比去年下降了30%。网站和社交媒体上有关非法象牙产品的广告量持续下降,新增数量比2017年下半年分别下降了27%和11%。[3]自1993年对虎制品的禁令出台以来,国际野生物贸易研究委员会在中国进行多次调查,发现市场上老虎药可供应量大幅度减少,非法贸易规模也大大减少[4]。同样是1993年对犀牛角的“全面禁令”,其后中国大陆、港台地区和新加坡的犀牛角供应市场和消费市场的需求均大幅减少[5]。

其次,市场的压缩带来的是濒危野生动物的处境改观。2013年中国犀牛角消费需求报告显示,南方白犀牛从上世纪60年代的大约50头,已经恢复到目前的20000头左右[6]。老虎也是重要的受益者。世界自然基金会2016年发布的报告称,一百年来,野生老虎的数量终于第一次呈上升趋势。相比2010年估计的3200头,最近全世界范围内有大约3890头[7]。

更典型的案例是藏羚羊。1999年中国联合周边7个国家,正式颁布了关于藏羚羊保护及贸易控制的《西宁宣言》:国际间合作打击盗猎藏羚羊、所有国家禁止关于藏羚羊部分及其衍生物,特别是藏羚羊绒制品的国内贸易。从2006年以来,可可西里保护区再没有听到盗猎的枪声[8]。2018年7月《青藏高原生态文明建设状况》白皮书对外发布,羌塘高原藏羚羊个体数量从2000年的6万多只恢复到2016年的20万只以上。[9]

禁令反对者:盗猎形势严峻,被猎动物更凄惨

反对全面禁令者最大的忧虑,便是盗猎问题。禁令推高濒危野生动物制品价格。高利润下总有人铤而走险,用更加不人道的方式盗猎濒危动物。

2008年2月,南非政府对狩猎活动施以严格控制。这一措施立即带来猖狂的盗猎。CITES第17届缔约国大会的报告中统计:2012年到2015年,偷猎、库存盗窃、伪狩猎等非法贸易总计涉及8691根犀角,但在此期间实际查获的仅为2111根。这表明,在那短短的三年中,有6580根,大约20吨的走私犀角流入非法市场。盗猎犀牛数量从2007年的13头升至2011年448头,2014年破最高纪录1215头,2017年1012头。[5]

国际象牙贸易被禁止已长达25年,大象偷猎却愈演愈烈。联合国副秘书长、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执行主任阿奇姆·施泰纳说,2011年,有约4万头大象被猎杀,而整个非洲大陆的大象数目仅为45万头。2005到2015的十年间,死亡大象中非法猎杀的占比从25%飙升到了60%-70%。在坦桑尼亚的赛卢斯保护区(Selous Game Reserve),90%的大象死亡是因为非法猎杀[10]。2013年单次查获量超过500公斤的大规模象牙走私案有18起,总量却达到41674公斤,创下5年来新高。[11]2012年,喀麦隆的伯乌巴—纳德吉达(Bouba Ndjidah)国家公园经历了数十年来最大规模的屠杀。武装着手榴弹和AK-47步枪的盗猎者一次就杀死了超过300头大象。[12]盗猎者猎杀大象的方式也非常残忍:象牙的1 /3位于大象的头骨里,为得到完整象牙以获取更高卖价和利润,盗猎者会把大象大部分头部切掉。盗猎象牙,等同于谋杀。

腾讯视频:https://v.qq.com/x/cover/r25b1c49dclk400/w0014k2j3km.html

总结相较于毫无管制的自由贸易,全面禁令有助于打击消费市场、保护野生动物。但严格的禁令之下,总有盗猎的问题,这在大象保护的议题中尤其突出。那么,合法化就能在一定程度上解决盗猎的问题吗?

争议2:“合法化”真的能在一定程度上解决盗猎的问题吗?

如果要通过合法化来打击盗猎,需要两个前提。

其一,合法途径的供应能够有效满足市场需求;

其二,监管方能够区分合法或非法的动物制品,并对非法来源有效打击。

此外,合法化的倡导者还提出了一个颇有吸引力的论证:合法化后带来的经济收入,不仅能提升当地人的收入,还能激励地方社群参与到野生动物的保护和对盗猎的打击之中。

关于这三点,“合法化”的支持者和反对者都有不同意见。

2.1 合法化后能否有效满足市场需求?

合法化支持者:可以

合法化的支持者经常使用的案例,便是美国鳄鱼养殖业。通过严格区分养殖来源和野生来源,达到足够多的养殖产量,可以令消费市场饱和,打击盗猎者积极性。现今鳄鱼养殖产出的鳄鱼皮被大量供给于皮革业使用[13]。法国某奢侈品集团执行长也曾表示,为满足皮包原料需求将在澳大利亚的农场自行养殖鳄鱼[14]。

同样在犀牛角贸易合法化等问题上,非洲天然犀牛特别专家组主席麦克·奈特表示,合法化贸易或许能够更有效地保护非洲犀牛。通过对活体犀牛,注射镇静剂的方式取角,新的犀牛角在不久后会再长出来,这种方式可以有效增加市场供给,使产品价格下降,限制盗猎分子犯罪的经济诱因[15]。

合法化反对者:不可以

合法化反对者的第一个论点便是,不同的物种满足不同的生物学,不是所有的动物都适合人工养殖

经济学家认为,虽然合法化路线在鳄鱼案例中起到了良好效果,但大象和鳄鱼有不同的生物学特征。对大象这样需要巨大空间且繁殖极慢的大型动物而言,养殖规模未必能跟上市场动态[13],不可能生产足够的象牙彻底淹没黑市。

另一个典型的案例是穿山甲。由于穿山甲对圈养环境的不适应和人们对其生物学了解有限,导致其人工圈养繁殖极端困难。在过去十年中,只有少数几例第二代的繁殖记录。[16]

其次,人工养殖的成本可能高于野生产品,且不符合人们的需求。英国杜伦大学诺瓦克博士表示[17],就算对犀牛,老虎或大象等大型动物进行人工饲养,其成本也非常高昂。例如上文提到的穿山甲,养殖成本极高,无法实现商业化养殖,当前名义上的养殖场只是走私货源地洗白中心罢了[13]。因为捕猎野生动物的成本更低,即便允许合法供应,还是有人会为利润铤而走险。更何况,在很多消费者严重,“野生”往往意味着“原汁原味”“高营养”,在市场上总是比人工养殖的产品更受欢迎。

更重要的是,合法化后虽然增加了供应途径,但也会刺激消费者需求,并不必然能撼动高昂的市场价格。在动态经济学模型中,消费者对商品的需求不是一成不变的。开放供应,可能会刺激消费者需求;反之如果法律禁止买卖,因为社会舆论视消费濒危野生动物为不道德的行为,需求反而可能被抑制[13]。关于后者,前文象牙禁令后,中国消费者的需求变化便是例证。

而对于前者,反对者们最有力的证据也来自象牙。2008年,CITES对库存象牙进行拍卖,这一动作旨在用合法象牙充斥市场、压低价格,从而降低偷猎者收益[18]。

但CITES全球偷猎数据显示,这一举措反而导致了偷猎行为65%的增长。原因在于随着合法象牙的涌入,政府和媒体对其商品的推动和对其价值的宣传,刺激了更多需求,而这种不断增长的需求可能无法通过合法供应来满足,从而激励更多的偷猎行为。[19]

且合法象牙和猖獗走私并未降低中国国内象牙原料的价格,反而使其比2008年合法象牙贸易之前增加了3倍以上。而对奢侈品而言,市场价格的提升后会因消费者出于炫耀等原因,产生更多需求。[20]

总结合法供应要能满足市场需求,有一系列的先决条件。例如,养殖技术门槛低、产量足够大;养殖成本低于野外狩猎;市场对合法产品的供应有稳定预期,等等。缺少这些先决条件,期待以合法化满足市场需求,只是理想主义者的空谈。

2.2 监管方有能力区分合法或非法产品,并对非法贸易进行有效打击吗?

合法化支持者:可以有

合法化的支持者认为,可通过采取更先进的技术手段提升监管能力,打击非法贸易。肯尼亚就曾发起一个微芯片项目,旨在为犀牛装入微芯片以打击盗猎者。这些芯片能够跟踪活体动物并追踪到被猎取的角,帮助调查员将偷猎案件和被没收的犀牛角联系起来,成为法庭上的有力证据,从而提高偷猎者被起诉的机会。该项目得到了世界自然基金会捐助的$15,300和5台扫描仪。[21]

另一个典型的例子也是鳄鱼。国际贸易中的所有鳄鱼皮都必须有一个唯一的且无法再次使用的编号。这样可以轻松识别“合法”皮肤。[22]

合法化反对者:完全没有信心

反对者认为,合法与非法商品的混杂会给执法部门带来巨大的障碍。以犀牛角贸易为例,如果制成粉状产品出售,加上能轻易伪造的许可证书,很难确定其来源的合法性。合法交易会最终沦为非法活动的保护屏障,从这个角度,投资加强禁令的实施比引入全新的高端监管交易系统会更有效。在象牙的合法贸易中也存在着同样的担忧。[23]

而在当下某些国家腐败状况无所改观的情况下,也毫无依据认为执法者可以有效打击非法来源的野生动物制品。犯罪团伙所累积的财富使他们有能力去贿赂负责保护野生动植物的政府官员。而非洲各国和亚洲消费国之间日益扩大的财富差距可能会在将来削弱执法力度。例如,在肯尼亚,北牧场信托基金会的Ian Craig描述了野生动物护林员是如何被贿赂的:他们收到大笔资金来帮助偷猎者打掩护。去年他的一个项目中的一名护林员获得了5000美元,来帮助偷猎者找到犀牛。[24]

总结合法化后的能否有效监管,同样有先决条件。首要的便是透明、廉洁的执法部门和公正、独立的司法系统;而从监管的技术上,也需要能够对所有合法制品做到可登记、可追踪。后者并不能在所有野生动物制品上实现。例如人们可以追踪合法或非法的犀牛角,但当犀牛角磨成粉后,追踪便不再现实。

2.3 合法化能否激励当地社群参与到野生动物保护中?

合法化支持者:可以

在合法化支持者眼中,这简直就是一条理性的、可持续的道路。当地社区居民从合法的野生动物制品的交易中获得收入,不仅有了良好的经济来源,更有动力保护好这些动物,积极参与到对盗猎的打击中。

倡导者也有一些成功案例。例如骆马(vicuña),是一种类似小美洲驼的南美骆驼科动物。在20世纪70年代中期,这种动物因为人类的狩猎而濒临灭绝。秘鲁政府随后给予了当地社区剪和售卖该动物的毛的权利。当地牧民将野生驼马聚拢后剃毛,随后放归野外,不伤害其社会结构和身体健康。时至今日,当地牧民都保护此动物并通过出售它们的毛赚钱。结果,该国的骆马数量从1960年的一万只一直增加到如今的超过20万只。[25]

纳米比亚的案例也颇有启发。九十年代后,政府将管理利用野生动物的权利下放给当地社区。社区居民成立自治组织,居民通过旅游业、出售动物制品,以及开放一定额度的狩猎来获得收入。他们也因此更有动力保护好为他们带来收入的野生动物,不再加入到盗猎的队伍中。[26]

合法化反对者:太过理想化

合法化支持者描绘的途径,在反对者眼中太过理想化。能否真的实现,他们表示存疑:当地区民是不是真的能从合法化交易中受益,以及那些真正受益的人是否在真的保护野生动物。

例如,印度野生动物组织即指出:人工圈养虎场是由富有的私人投资者兴建的,和那些与虎场毗邻的贫困地区的农民没有任何关系。圈养虎产品的贸易合法化只会让那些业已非常富裕的虎场主们和寻找法律漏洞的犯罪团伙共同获得经济利益。[27]

而前文关于驼马的故事,也并非故事的全部。因为采集野生驼马毛的产量太低,越来越多的社区开始采取圈养驼马的方式。这样做不仅将彻底改变野生驼马的生活习性,让他们丧失野外生存的能力,也带来了流行病的肆虐。更糟糕的是,驼马毛交易的合法化重新刺激起了广泛的市场需求,其需求量已经超过了驼马毛的自然产量。近年来,对驼马的盗猎再度兴起。而整个驼马毛产业中,真正受益的是意大利和阿根廷的商人,出售原材料的地方牧民利润其实非常薄弱,这导致当地人并没有动力去妥善保护野生驼马。[25]

总结要让当地人“可持续”的利用野生动物、保护野生动物,同样有先决条件:人们对野生动物的利用真的不会对野生动物的生存造成伤害;利润分配合理,让当地居民真正有动力保护好野生动物。而从现实来看,要满足这些条件,并不容易。

互动

面对濒危野生动物制品买卖合法化的这些争议,你有什么看法?

在留言区说说你的看法吧~


参考资料:

【1】Elephant Action League,China’s Demand for Their Tusks is a Grave Threat to Africa’s Elephants (https://elephantleague.org/CHINAS-DEMAND-FOR-THEIR-TUSKS-IS-A-GRAVE-THREAT-TO-AFRICAS-ELEPHANTS/)

【2】Demand under the Ban – China Ivory Consumption Research 

https://c402277.ssl.cf1.rackcdn.com/publications/1133/files/original/Demand_under_the_Ban_-_China_Ivory_Consumption_Research_2017_FINAL_%282%29.pdf?1513025201 

【3】WWF中国:象牙禁贸初见成效—持续减少需求以确保长远影响

http://www.wwfchina.org/pressdetail.php?id=1850

【4】Nowell,K和徐玲(2007),《遏制老虎贸易:1993年国内贸易禁令后的中国野生虎和圈养虎产品市场》,东亚野生物贸易研究委员会

http://www.trafficchina.org/node/37

【5】WildAid野生救援: 中国犀角贸易禁令实施25年︱揭秘,是谁还在买卖犀角?

http://www.sohu.com/a/255465306_617240

【6】中国犀牛角消费需求报告2013. TRAFFIC’s Engagement on African Rhinoceros Conservation and the Global Trade in Rhinocers Horn. TRAFFIC. 

http://wildaidchina.org/rhinos/ (左下角报告PDF)

【7】WWF:For the first time in 100 years, tiger numbers are growing 

https://www.worldwildlife.org/stories/for-the-first-time-in-100-years-tiger-numbers-are-growing 

【8】青海可可西里藏羚羊数量增至7万只以上

http://news.163.com/14/0310/15/8AL9GMPA00014JB5.html

【9】《青藏高原生态文明建设状况》白皮书(全文)

http://www.scio.gov.cn/zfbps/32832/Document/1633895/1633895.htm

【10】非洲大象偷猎离中国有多近

http://news.ifeng.com/a/20150112/42913176_0.shtml

【11】非洲象被大量偷猎象牙走私量创新高

http://nigeria.mofcom.gov.cn/article/e/f/201404/20140400567528.shtml

【12】National Geography, 100,000 Elephants Killed by Poachers in Just Three Years, Landmark Analysis Finds 

https://news.nationalgeographic.com/news/2014/08/140818-elephants-africa-poaching-cites-census/ 

【13】果壳网:解禁虎骨犀角入药,对老虎犀牛来说意味着什么?

https://mp.weixin.qq.com/s/sBEzd4MNmS51LzpFfuQx6A

【14】路透中文网:奢侈品集团爱马仕自养鳄鱼满足原料需求

http://bnet.zhiding.cn/2009/0610/1376997.shtml 

【15】中外对话:如何拯救犀牛?

https://www.chinadialogue.net/blog/9215-How-to-save-the-rhino-/ch 

【16】Hua, L. S. et al. 2015. Captive breeding of pangolins: current status, problems and future prospects. 

【17】Nowak, K. Bone of Contention: Is it time to reconsider a legal global n tiger, elephant and rhino products? The Big Earthwatch Debate at the Royal Geographical Society, London, 17th October 2013.

【18】Carrington. D. Legal ivory sale drove dramatic increase in elephant poaching, The Guardian. 

https://www.theguardian.com/environment/2016/jun/13/legal-ivory-sale-drove-dramatic-increase-in-elephant-poaching-study-shows

【19】Seguya. A, Martin. R, Sekar. N, Hsiang. S, Minin. E.D & MacMillan . D. Debate: Would a legal ivory trade save elephants or speed up the massacre?. The Guardian. Retrived on 1st Oct 2016

https://www.theguardian.com/environment/2016/oct/01/debate-can-legal-ivory-trade-save-elephants 

【20】果壳网:放开买卖野生动物制品禁令,能够打压走私盗猎吗?

https://t.cj.sina.com.cn/articles/view/1850988623/6e53d84f01900d7d3 

【21】Kenya to microchip every rhino in anti-poaching drive

https://www.bbc.com/news/world-africa-24558136 

【22】Should ivory trade be legalised?

https://www.google.com.hk/amp/s/www.downtoearth.org.in/coverage/wildlife-biodiversity/amp/should-ivory-trade-be-legalised--53564 

【23】Legalising trade in endangered species products - morally bankrupt or a conservation aid?

https://www.nature.com/scitable/blog/eyes-on-environment/legalising_trade_in_endangered_species

【24】Kate Whittington, To ban or not to ban: Assessing the scope for the legal trade in wildlife

https://www.ictsd.org/bridges-news/bridges-africa/news/to-ban-or-not-to-ban-assessing-the-scope-for-the-legal-trade-in

【25】KATARZYNA NOWAK, Legalizing Rhino Horn Trade Won't Save Species, Ecologist Argues,  NATIONAL GEOGRAPHIC, 

https://news.nationalgeographic.com/news/2015/01/150106-rhino-poaching-south-africa-animals-conservation/ 

【26】KAROL BOUDREAUX,african animals need to be owned to survive.

https://www.learnliberty.org/blog/african-animals-need-to-be-owned-to-survive/ 

【27】WILDLIFE PROTECTION SOCIETY OF INDIA, The Facts & Fallacies of Tiger Farming, 

http://www.wpsi-india.org/images/en_ff_0507.pdf 

作者:屈玉婵、徐蕊、孙佳怡

编辑:蓝方

排版:赵恩荣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