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计划

C计划是一家致力于批判性思维教育的机构。C计划的C,是指Critical Thinking(批判性思维),Civic Education(公民教育)。推广思辨教育,重塑公共理性。

关于疫情,C计划为你盘点了优质信息和关键问题

​自2020年1月20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全面升级后,抗击肺炎,几乎是整个春节假期唯一的话题。

当我们不得不自我隔离在家、终日追踪疫情最新消息时,也更加容易迷失在纷繁复杂的信息之中。

C计划(C指Critical Thinking)是一家致力于批判性思维教育的机构,旨在系统提高儿童和成人的独立思考、逻辑思维和理性思考能力。

我们对目前的疫情作了全盘梳理,为你整理最新资讯、梳理争议性话题脉络、提供思考框架:

如果你想了解疫情的最新发展情况、科学研究情况,以及如何做好个人防护——文章的前三部分,为你精选高质量的信息源,筛选优质的评论和报道,满足你对优质信息的需求;

而在此次抗疫行动中,也有诸多围绕民间公益行动、政府官方应对措施的争论。大量的物资捐赠为何迟迟不能送到医护人员手中?非疫区的封锁隔离,是不是在煽动歧视和仇恨?官方的应对是否及时,究竟有无瞒报?这场疫情对中国的经济究竟会带来什么影响?——文章的后四部分,我们基于专业媒体报道,梳理事实信息,提供不同角度的思考,希望能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你厘清思路。

此外,我们还为你准备了三大福利,帮你或者你关心的孩子进一步提高搜集、处理信息的能力。文末有详细介绍。

  • 给家长的免费讲座,了解“如何和孩子深度讨论疫情相关信息”。
  • 给成人的限时免费收听在线课《信息达人必备秘籍》。
  • 儿童线上课:学校推迟开学,怎样让孩子在家不荒废时光?近日购买C计划寒假儿童深度读写课,可获赠创意写作课


疫情的最新情况


基本情况实时动态

想知道疫情数据实时统计、各地实时进展、各地有哪些发热门诊等信息,都可搜寻丁香医生制作的页面:“全国新型肺炎疫情实时动态”。

疫情数据分析、更多前线滚动消息,可在财新网搜索“新冠肺炎防疫全纪录(实时更新中)”。


官方应对措施

由上述两个信息来源,可获知各地区、全国以及WHO的最新抗疫措施,避免被小道消息和谣言带偏。

此外还可以关注两个公众号:世界卫生组织健康中国(国家卫健委)


同行程查询

想知道自己乘坐过的交通工具上是否有确诊患者,可搜索“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患者同行程查询工具”。


疫情下的故事

一些传统和网络媒体,如财新三联GQ北京青年报(深度报道部),以及网易新闻旗下的深度报道平台“人间theLivings”,腾讯新闻旗下的谷雨实验室,都推出了不错的特稿,记录疫情下的故事。

要总览全局,推荐2020年第4期《财新周刊》封面故事:《新冠病毒何以至此》。它深度记录了武汉围城现场、疑似感染者的故事,以及认识病毒、寻找病毒来源的进展,还有世卫组织对疫情的看法。

/ 网址:http://weekly.caixin.com/2020-01-23/101507778.html /


此外,有媒体描摹了疫区普通人的故事:

/ 点击阅读:人间theLivings:风暴眼中武汉人:我再也忍不住失声痛哭 /


还有医生的努力和坚持:

/ 点击阅读:三联:我守护在武汉金银潭的重症病房 /


还有媒体注意到了疫区的家禽和养殖户

/ 点击阅读:GQ:鸡在瘟疫蔓延时 /


以及身在省外,因“湖北人”身份遇到种种麻烦的故事:

/ 点击阅读:谷雨实验室:去留两难湖北人:我也不愿意连累任何人 /


疫情还对更多的人生活产生了影响,比如家里孩子推迟开学,而父母自己却要复工:

/ 点击阅读:谷雨实验室:突然被延期开学击中的父母 /


机构媒体之外,公众号“三明治”发起了“武汉每日书”活动,组织身在武汉的人们记录自己在疫情中的生活片段。这是其中一篇:

/ 点击阅读:预产期还有6天,我在武汉待产的医院被征用 /


病毒从何而来


警惕阴谋论

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阴谋论也随之泛滥。比如,有传言说“病毒是美国人的阴谋”,“是对中国的生化战”。

其实,这一传言最早来自美国的社交网络,大意是美国某实验室中研发出这种病毒,并申请了专利,专利拥有者掌握着对抗它的疫苗。与中国版的传言不同,美国“原版”传言中,该实验室的目的是控制世界。

美国知名事实核查网站factcheck.org(由宾夕法尼亚大学安纳伯格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创办)近日发表文章说,上述传言是阴谋论,与它们相关的帖子为了增加可信度,除了放上病毒的照片外,一般还会挂上两个外链,跳转到关于病毒专利内容的网页。该网站指出,其实那两个网页是另外两种冠状病毒,分别与SARS和禽流感有关

目前的研究表明,新型病毒来自野生动物,最大的可能还是某种蝙蝠

/ Source:cdc.gov /


关注高质量的科普和最新研究通报

全球科学家正在争分夺秒地研究新型冠状病毒及其传播方式。过去20天里,一共有超过50篇相关研究论文发表。(这些论文引发了另一场争议,本文的第六部分将作详细分析)

如果你有专业阅读需求,可以直接查阅顶级期刊(如《自然》《柳叶刀》《医学病毒学杂志》)的官方网站,以“2019-nCoV”为关键词检索最新文献;不过,对于大多数普通读者而言,我们只需关注高质量的科普媒体,即可在第一时间获取最新科研信息


推荐公号:Nature自然科研,丁香园,果壳,环球科学,知识分子


个人防护:怎么保护自己与家人的健康


感染新型冠状病毒有哪些症状?与流感症状有什么区别?普通人应该怎样预防?

国家卫生健康委疾病预防控制局组织编写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公众防护指南》有详细介绍。《指南》全文可见:https://mp.weixin.qq.com/s/25lbhMV8mxOFEwYl0nFRkg

辨别谣言

前两天,“宠物猫狗会染上新型冠状病毒”的信息传开,导致一些社区开始捕杀流浪猫狗,甚至被隔离者家养的猫。

对此,世界卫生组织回应:目前没有证据显示狗猫等宠物会感染新型冠状病毒。

吃大蒜、含姜片、用56度的热水洗澡,能防治该病毒吗?

丁香医生给出的答案是:都不能。而且人在 56℃ 的水里洗半小时,可能会得热射病,有生命危险。


推荐阅读:

丁香医生“全国新型肺炎疫情实时动态”的“辟谣与防护”栏目,腾讯较真新型冠状病毒实时辟谣”专栏。

不过,辟谣并不是简单的事情。以上两个专栏的辟谣内容,我们也需要注意它们的证据。怎样看待辟谣内容?推荐这篇文章:

/ 点击阅读:新闻实验室:我们需要怎样的“辟谣”?/


怎么看层出不穷的特效药?

1月31日,双黄连一夜爆红,甚至有许多人深夜在药店门口排队购买。

其实,近期被各种平台推荐、公布的可能有效的药物,远不止双黄连,还有沐舒坦、金银花制剂,以及抗艾滋病药物克力芝、抗埃博拉药物瑞德西韦等。它们真的有效吗?怎样判定?我们来看这篇文章:

/ 点击阅读:南大金银花、中科院双黄连、北大沐舒坦,是抗病毒良药,还是新时期的板蓝根?/


这篇文章指出:

“一个药物是否真实有效,需要先后完成细胞实验、动物实验、一期临床试验、二期临床试验、三期临床试验。
完成一期临床试验才能证明药物的安全性,完成全部过程后方能证实药物安全有效。
以上介绍的几个近期的药物发现,只有克力芝和Remdesivir(瑞德西韦)这两种抗病毒药物在个例上被证实了有实际效果,其他均停留在预测阶段,尚未开始真正的临床试验。”

特别提醒:世界卫生组织指出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用于预防和治疗新型冠状病毒的药物。特定的治疗方法正在研究中,并将通过临床试验进行测试。

2月1日晚最新的消息是,上文提到的Remdesivir(瑞德西韦)在中国的随机、双盲、对照三期临床试验研究光速启动,由中日友好医院曹彬教授牵头。试验预期于2月3日开始,4月27日结束。我们期待最后的结果。

至于双黄连,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网站查阅《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年度报告》可知,2014年,引发不良反应的中成药口服制剂中,双黄连合剂(口服液、颗粒、胶囊、片)名列第二


心理调适

面对疫情,你是否感到恐慌、失措或愤怒?怎么调节?如果家有未成年人,你还需要学习如何帮他们调适心态。


推荐阅读:

/ 点击阅读:世卫组织:面对疫情如何让自己和孩子保持良好心态 /


民间救助:行政垄断争议


发生了什么?

随着疫情的步步升级,来自武汉以及湖北各地医疗前线的物资告急信息也频频发出。从1月中下旬开始,各大校友会、“饭圈”后援团、互联网企业、医药公司、以及公益基金会和公募平台纷纷行动,筹措资金、募集物资,驰援湖北。与此同时,武汉本地的自救组织也陆续成立,志愿者们组建爱心车队、物资搬运队,守望相助,共克时艰。

不过,在大量物资集散的过程中,难免出现混乱。有媒体报道称,一些社会团体和个人募集的医疗物资不符合医用标准,积压在医院反而带来管理压力;还有些募捐的口罩、防护服质量堪忧,甚至出现防护服一穿就破的情况;频频曝光的一线定点医院更容易获得捐赠物资,而湖北其他地区不知名的医院,则更容易被公众忽略。

对此,官方给出的应对措施之一,是指定五家官办公益组织(湖北省红十字会、湖北省慈善总会、湖北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武汉市慈善总会、武汉市红十字会)统一接收、调配民间善款善物

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在例行发布会上解释称:“这么做就是为了统一归口,避免现在疫情防治的过程中由于混乱,被某些人钻空子。”

事实上,由政府指定募捐机构的做法并非针对本次疫情独创。早在1998年的抗洪救灾中,政府就以加强资金使用管理为名,限定由少数官办社团统一接受民间捐赠。而后凡遇需举国动员的大灾大难,即沿袭此种“行政垄断”的惯例。这一“惯例”在既往的实施中即争议重重,不少学者直指其缺乏法律依据。

在实际操作中,五家指定机构在接收非定向捐赠后,需要清点、登记、评估质量,再按需调配;而对于定向捐赠,捐赠方也需要填写捐赠意向书,由五家指定机构确认后再发往对口受赠单位。

这样的流程,导致大量善款善物在指定机构处形成堰塞湖。如武汉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陈耘在接受财新记者时即表示,武汉市红会只有十个人,湖北省红会有二十多个人,“确实人手非常紧张”。

在能力有限的情况下,物资发放迟滞的同时,大量传言滋生。各个捐赠群中很快传出消息,本要发往某地的防护用品被红会半路“截走”;更有分析称红会截取物资的动力,在于收取管理费。事实上,管理费一说子虚乌有,而“截走”则是“统一接收”下的程序要求。


但对官办公益组织的不信任迅速升级,以红会为代表的机构有再次陷入舆论危机之虞。其中既有谣言、误会,更有机构自身能力问题导致的低级错误

典型的风波,如“红会倒卖山东寿光蔬菜”。1月29日晚间,有消息称武汉红十字通过超市低价售卖山东寿光援助武汉的350吨蔬菜。但事实上,这批蔬菜的集散与红会并无关联。寿光捐赠的蔬菜,由武汉商务局组织市属超商集团销售后,收入进入市财政列为防疫资金下拨使用。

而紧接着,1月30日湖北省红十字会首次公布的捐赠物资使用情况更掀起轩然大波:由北京森根比亚生物工程技术有限公司捐赠的3.6万个KN95口罩,其中有1.6万个流向了以妇科、产科、口腔科为重点的民营医院——武汉仁爱医院;而收治肺炎患者、现已物资告竭的主力医院协和医院只分到由陕西韩女士捐赠的3000只口罩。让舆论更感愤怒的是,物资告急的武汉协和医院科室人员不止一次前往红会仓库试图申领所需物资,均被拒绝。对此,湖北省红会的回应是,3.6万个KN95口罩型号有问题,不能用于定点医院一线医护人员防护,仅能用于普通防护,因而捐赠给“也参与了新冠肺炎防治工作”的民营医院。红会承认,“因工作失误导致捐赠信息发布不准确”,表示歉意的同时欢迎社会各界监督。至于物资分配和发放的规则究竟是什么,红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物资的分配是由卫建委和防控指挥部来决定的,红会没有权力决定物资的发放与分配

模糊的分配规则,物资发放的迟滞与混乱,信息披露的滞后与不准确——舆论对红会的不满和质疑仍在升级。2月1日,湖北省红会再次发布情况说明,表示要深刻检讨“审核把关不严、执行程序不严格、工作不细致、作风不扎实”等问题,将对直接责任人依纪依规追责。


C计划观点

不难想象,在接下来的抗疫行动中,包括红会在内的几大官办组织依然会在 “质疑-澄清”的怪圈中打转。无论每一场风波的最终定论是谣言一场或确有猫腻,受损的都是公众对整个公益行业的信任

公允而论,包括湖北、武汉红会在内的指定机构,一线工作人员与志愿者们确实承受着巨大压力,处于超负荷运转的状态。机构人力有限,管理能力有限,疏忽、错误难免。但越是在这样的事态下,公众对各类错误的容忍度越低。

公益组织能力有高有低,关键在于形成良好的竞争机制,让人们可以选择那些人力更充足、效率更高、信息更透明、差错更少的组织托付善意。糟糕的是,因为一纸于法无据的行政垄断,切断人们选择的可能性。一方面让少数官办机构不堪重负,另一方面却让民间有力使不上、辜负民间善意。

一个富有活力的公民社会,在紧急关头不仅能调集物资善款,更能补充政府调控之外的空白领域,对各类弱势边缘群体展开针对性的、多元化的服务。将民间善款善物集中在官办组织,也切断了这些草根NGO的资源。在此番疫情中,让人痛心的新闻,还有家人疑似新冠肺炎被隔离、湖北17岁脑瘫儿独自在家6天后死亡的消息。如果当地有活跃的志愿者网络、有积极的边缘群体服务机构,很难想象这样的悲剧会如此发生。

在红会频频陷入质疑风波后,不少文章呼吁捐赠者们想办法绕过官方指定机构,与医院、医生私下对接,集散物资。这样的做法在实践中能否行得通,需要在具体操作中一事一议,仍有可能被指定机构的“截货”。相较于在愤怒中咒骂、攻击指定机构,我们更需要积极的政策倡导,呼吁尽早取消抗疫行动中的行政垄断,建立需求信息核查、流通平台,充分调动民间活力。

推荐阅读

关注提示:在读到对有关组织的“爆料”“质疑”时,建议阅读财新网、《新京报》、《南方周末》等专业媒体的报道,由专业记者对“爆料”信息予以核实,并平衡提供被质疑者的声音。看到双方信息后,再下结论。


非疫区的恐慌:封锁与歧视


发生了什么?

至1月20日疫情全面升级后,人们对待武汉人、湖北人的态度也显得颇为暧昧。

武汉人、湖北人,甚至到过武汉、湖北的人,都直接与病毒画上等号。1月26日晚,武汉市市长在例行发布会上披露,叠加春节与疫情因素,截至当日,有将近500万人离开了武汉。离开武汉的人,被视作一个个混入人群的“定时炸弹”,其遭遇更令人唏嘘。

第一类可能的遭遇,是拒绝“入境”。如河南洛阳即对湖北牌照车辆及乘坐人员执行“劝返”;湖北邻省的农村地区,则普遍采取堵路、封村的方式,严防外地人进入。

已到达外省的武汉人、湖北人,或是从武汉湖北返乡的人,则有可能面临隔离乃至驱逐。不少社区公布了针对湖北武汉返乡人员的“举报电话”;在一些地区,社区工作人员甚至强制性用木板、金属管封死返乡人员大门;还有的则是在相关住户门口贴上封条、挂上横幅,明示此户有武汉接触史。更为恶劣的是,不少有武汉接触史的人员的身份、住址等私人信息被曝光,网民甚至连带人肉出当事人亲属的信息予以公示。除此之外,各地酒店也普遍拒绝持武汉或湖北身份证的客人入住。

基于地域的身份冲突在某些场合陡然升级。1月27日,一架航班准备从名古屋飞往上海。但因为机上有19名湖北籍乘客,同机的上海乘客拒绝登机,导致航班延误五个多小时。最后,上海乘客改签至后一日飞机返回。

而遭到排斥、隔离的对象,很快扩张,不再限于与湖北武汉有关的人。与重庆有关的人员,与浙江温州、台州有关的人员,陆续成为排查对象。在北京的某些社区,这一对象甚至直接扩展为外地返京人员——一些社区发布通知,禁止外地返京租客入内,必须隔离14天后才能回到出租屋。

对于这一系列的排斥,有的人交口称赞,认为是控制疫情的“硬核措施”;有的人则极为担忧,认为对病毒的抗击正演变成一场基于地域的大规模歧视。


C计划观点

在当前的疫情态势之下,人们面对有湖北武汉接触史人员的情绪和态度可以理解。病毒传染性强,且潜伏期也有传染性,对有疫区接触史的人员采取一定的隔离措施,是防止疫情进一步扩大的必要手段。

但问题在于,我们需要隔离、排斥的是病毒,而不是湖北人、武汉人。共同采取措施防止疫情扩散,而不应该是相互敌视。


有疫区接触史的“流动人员”,主要有两种情况。

第一种,是在疫情升级前即离开武汉的人员。本来在正常的差旅或归途,却突然被人们视作“瘟神”,处处遭遇敌意,自然倍感不公。如果这些人员离开疫区已超过14天且身体健康,流入地就不应再对其区别对待。如果仍处在病毒潜伏期内,当事人则应该理解并配合相应的隔离措施。已有住所的人,需要自我隔离,流入地的社区工作人员应该保障其隔离期间的基本生活需求,对其隔离监督也应文明、人性,而非简单粗暴地堵门、贴大字报,更需要保护好被隔离者的隐私;而对于暂无居所的游客,流入地也有责任提供相应的隔离场所,而不是放任所有宾馆旅店的粗暴拒客。在这一点上,一些地市的做法值得倡导,如云南、广东、广西等地都安排酒店为湖北游客集中提供住宿。

而另一类“流动人员”,则可能是在防疫措施升级后,专门“出逃”的武汉人。

出逃者其实也有不同心态。有的人是对疫情的无知和轻视,并不认为自己的出行会给公共安全带来隐患,甚至在社交平台上炫耀自己的无知和对规则的蔑视。这样的出逃是一种极其不负责任的行为。当事人除了应该被隔离观察,也必然会遭到相应的道德谴责。

还有一些出逃者,更可能是出于恐慌。在疫区管制措施连连升级之时,恐慌情绪也在蔓延。人们担忧物资的短缺、疫情的失控,尤其看到医疗机构的严重超载和就诊困难后,有的“出逃者”甚至是在出现一些症状后专门前往外省就诊。在这种情况下,相较于指责这些出逃者自私、不负责任,更需要对疫区管制时期一系列的配套、保障方案进行更严格的审视和检讨。而如何对待这些“出逃者”,则考验着流入地的管理水平,更体现其文明水平。接纳这些处于恐慌状态的同胞,在做好隔离防护的基础上提供必需的物资、医疗保障,是最基本的人道要求。


官方应对:是否存在瞒报?


发生了什么?

从疫情发生到现在,官方措施的每一次升级、官方口径的每一次变更都引发舆论密切关注。这些应对措施是否及时、得当,也屡屡引发争议。

其中最为关键的一点则在于,研究机构与政府部门究竟何时知晓新型冠状病毒可以“人传人”,在知晓其传染性到采取相应措施之间是否存在时间差、是否有对疫情的刻意瞒报。

我们先来看看从12月1日,首个患者发现症状到1月20日由钟南山披露存在”人传人“现象的50天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 C计划根据公开报道整理 /


自1月20日后,武汉当地及全国各地的防控措施陡然升级。此时,新冠肺炎才引起舆论高度重视。1月23日,武汉市政府在凌晨突然宣布“封城”;随后湖北多地采取类似措施,各省则陆续启动重大公共突发卫生事件一级响应。

从上表的梳理中可见,官方直到12月31日正式对外公开存在肺炎病例;1月16日前的口径保持“未发现明确人传人证据”,直到1月16日补充“不能排除有限人传人的可能,但持续人传人的风险较低”的表述;1月20日,承认肯定有“人传人现象”


对外的通报是否与内部掌握的信息一致?

1月24日起,多篇来自中国疾控部门的研究论文在《柳叶刀》《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等顶尖医学杂志上发表。

《柳叶刀》1月24日发表的论文显示,武汉官方在1月11日公布的41例确诊病例中,有14名患者无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这意味着1月11日公布的病例中即存在“人传人”的案例

1月29日,《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网站刊发了一份回溯性研究,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副主任冯子健均在文章作者之列。该研究展示的425名感染者流行病学数据显示,早期存在大量无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的患者。论文提出,“2019年12月份即在密切接触者中发生了人际传播”

这批论文披露的数据引起舆论愤怒。如浙江大学神经生物学教授王立铭即指出,这些论文显示早在2020年1月初,和华南海鲜市场无关的患者数量就开始占据绝对多数,病毒人际传播的迹象已非常明确。但这一信息,一直到1月20日才向公众公开,舆论纷纷指向疾控专家们的渎职或瞒报

C计划观点

事实上,尽管研究分析显示新冠病毒在2019年12月即存在人际传播,但这一结论究竟是什么时候得到的,对于事件的定性有着重大影响

中国疾控中心1月31日在回应中指出:该论文是根据截至2020年1月23日上报的425例确诊病例(包括15名医务人员)所做的回顾性分析。换句话来说,是一种事后全面整合数据进行的推论。根据科学新媒体《知识分子》的采访,《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1月29日发表的论文是研究团队在1月27日提交的,而1月24日发表的论文则是在1月21日提交。

那是不是在论文写完提交之时,研究者们才能得出病毒能否人传人的结论?


这样的推理,显然不能说服人。在收集论文所需要的数据时,科学家们就会同时采集病人的暴露史。根据上表的时间线梳理,在12月31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就和当地卫生部门开展了流行病学和病因学调查。数据采集的过程中,研究人员就应该知晓各病例与华南海鲜市场的联系。

对此,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冯子健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研究人员最初获得的27个病例,其中26个病例都有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只有1个没有,所以当时作出患者“因华南海鲜市场暴露感染”的推测是占上风的。冯子健也同时承认,“我们从最早开始,就把它当作有高度传染性的疾病来对待”,但对事态的判断是“保守”“谨慎”的。


根据这些信息,有三种可能的情况:


第一,因为研究人员在早期收集数据过程中的误差或数据共享的滞后,以及“保守谨慎”的态度,在最终回溯性分析完成之前他们确实没有明确的“人传人”的结论。而相关官员也基于研究人员的判断,“保守”地做出决策。

如果是这种情况,我们很难简单指责研究人员在刻意隐瞒信息。但其“保守谨慎”的立场,却需要审视。事实上,不仅疾控中心对自己的行为态度定性为“保守谨慎”,1月31日,湖北省委副书记、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在接受白岩松采访时也反省,自己的决断有些“保守”。

在没有百分之百确信“人传人”之前,作为预示社会风险的前哨部门,疾控中心是应该“谨慎”地避免“误报”带来的社会恐慌和资源浪费,还是应该“谨慎”地拉响警报让全社会做好准备、堤防可能带来的风险?在将“社会稳定”作为第一要务的官僚话语体系下,内地疾控中心和相关官员的“谨慎”让全社会承担风险、付出代价

第二种可能,研究人员在研究过程中已基本能做出“人传人”的结论,但没有及时报告给有关部门,而是隐瞒数据、赶发论文,争夺学术荣誉。

若是这种情况,则是基本的科研伦理沦丧,研究人员难逃问责。

第三种可能,则是研究人员在研究过程中已基本确信“人传人”,且将已知信息报告给了有关部门,但相关政府部门却无作为或反应滞后。

关于这一点,中国疾控中心首席科学家曾光表示,武汉行动慢“主要是科学认识的问题,但也不排除一些决策上的犹豫”。而武汉市市长周先旺1月27日在接受央视采访时也表示,地方无授权不能发布疫情信息。这些表态,被视作疾控、科研部门、地方政府和上级政府之间的相互“甩锅”。

如果是这种情况,行政官员需要为其迟缓的决策承担责任;但研究人员是否就算尽职履责,无需承担所谓道德责任?这其实取决于我们的社会,对于公共卫生领域的科学家们,究竟赋予了怎样的预期。当研究人员向政府部门报告、但政府部门无所作为时,这些掌握实情的科学家们是否还有道德责任,冒着牺牲自己体制内前途与利益的风险,向公众公开信息?我们能看到的舆论环境,是几位仅仅透露有疫情存在的医生,都被作为“造谣”“传谣”者而被处理


其实,正是因为这种舆论环境,2003年SARS中的吹哨人蒋彦永,以及中国抗击非典型肺炎的领军人物钟南山才会被民间视作英雄。无论外部压力如何,敢说真话、敢负责任。我们或许很难苛求每一个公共卫生领域的科学家、研究者都成为英雄。但不再有英雄及时站出来,确实是这个时代的悲哀。

/ 蒋彦永 /

推荐阅读


疫情对中国经济会有什么影响?


发生了什么?

2月1日,“投中网”发布了对西贝餐饮董事长贾国龙的采访。该公司在全国60多个城市拥有400多家西贝莜面村门店,目前基本都已停业,只保留部分外卖业务。预计春节前后一个月时间将损失营收7~8亿元。让他更忧心的是,按照国家政策,2万多员工工资要继续发。倘若疫情在短时间内得不到有效控制,账上的现金撑不过三个月。

“行业里我们日子还算不错的,那日子不好的呢?”他说。

恒大研究院1月31日发布的《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分析与政策建议》中指出,宏观层面需求和生产骤降,投资、消费、出口均受明显冲击。其中受影响最大的就是餐饮、旅游、电影等第三产业服务消费行业

疫情之后如何重塑消费者的信心?中小企业创业者们还能熬多久?国家是否会出台相关补贴和政策扶持?是否会导致倒闭潮、失业潮?这些问题仍待回答。世卫组织把这次疫情列为国际关注突发卫生事件(PHEIC),更引起人们担忧。

疫情防控进程、信息披露透明度、中国政府将出台的相关政策,都将决定中国经济的未来走向。

/ AFP:DALE DE LA REY /


推荐阅读

/ 点击阅读:恒大研究院:《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分析与政策建议》/


/ 点击阅读:《新冠疫情对中国经济影响及应对之策》,作者李迅雷为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副理事长、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


参考资料:

Nature自然科研:新型冠状病毒的相关论文发了多少篇?,2月1日,https://mp.weixin.qq.com/s/kMd8HnBBQ1he0xXC4SMJZg

factcheck.org:Q&A on the Wuhan Coronavirus,1月30日,https://www.factcheck.org/2020/01/qa-on-the-wuhan-coronavirus/

人民网:《山东寿光捐赠武汉350吨蔬菜被卖 武汉商务局回应》,1月30日,http://yuqing.people.com.cn/n1/2020/0131/c209043-31565708.html

财新网:《武汉市红会回应截捐传言:应办理正式定向捐赠手续》,1月29日,http://china.caixin.com/2020-01-29/101509351.html

南方周末:《武汉市红十字会:“我们的职能就是收,我们没有权力去发》,2月1日,http://www.infzm.com/wap/#/content/175676

财新网:《武汉协和医院物资依旧紧缺 红会争议未消》,2月1日,http://www.caixin.com/2020-02-01/101510056.html

财经杂志:《记者多地探访“封村”:封住了路封不了人?还有村民想“越狱”去上班》,1月29日,https://new.qq.com/omn/20200129/20200129A0C2EG00.html

腾讯谷雨:《武汉返乡人员在江苏被钢板封门隔离,直言感觉自己像“异类”》,1月31日,https://new.qq.com/omn/20200131/20200131A0KBFU00.html

腾讯谷雨:《去留两难湖北人:我也不愿意连累任何人》,1月31日,https://www.huxiu.com/article/337508.html

中国新闻周刊:《节后返京我被挡在了小区外:热线打不通 警察管不了》,2月1日,https://new.qq.com/omn/20200201/20200201A03EK400.html

封面新闻:《上海乘客与武汉乘客在日本机场抗争之后悉数回国》,1月29日,https://news.sina.com.cn/c/2020-01-29/doc-iihnzahk6848807.shtml

财新网:《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大事记(2019年12月—2020年1月20日)》,1月20日,http://www.caixin.com/2020-01-20/101506242.html

新京报:《中疾控独家回应:“人传人”早有推论,保守下结论有原因》,1月31日,http://www.bjnews.com.cn/news/2020/01/31/682224.html

财新网:《独家|中国疾控中心高福、冯子健回应论文风波》,1月31日,http://www.caixin.com/2020-01-31/101509841.html




如何辨别信息真伪,提高独立思考能力?如何与孩子讨论疫情,也让孩子提高这些能力?

C计划给你提供了三大福利:

福利一:给家长的免费讲座,了解“如何和孩子讨论疫情”,减少孩子内心的恐慌,促进孩子深入思考事件中的核心议题。

福利二:给成人的限时免费在线课《信息达人必备秘籍》,学习明辨信息真伪的方法,掌握检索技巧,优化信息素养,成就独立思考。

福利三:现在购买C计划寒假儿童读写课(在线互动直播),即可获赠《高效提升孩子思维的创意写作课》;如果你成为课程推广员,完成每单推广可获赠130元现金返还(仅限本周日2月2日24:00前有效)。


有任何问题,欢迎扫码咨询客服小思👇


推荐阅读

▷ 2019年朋友圈撕裂报告

▷ 做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有问题吗?

▷ 这个世界是什么样,代表着这个世界就应该是什么样?

▷ 学了批判性思维,我能吵赢另一半吗?


▷ 排版:@魚香


未经特别说明,C计划文章均为原创。文中署名的插图、脑图亦为原创。转载文章或原创插图、脑图,请联系小C(Plan-C2016),或给后台留言。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