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

馬來西亞90後 文章沒有技術含量,請放心閲讀

不合時宜

發布於

我很常在不合時宜的時候想做/做了奇怪的事情。


剛上中學時候,校車裏有個惡霸,很喜歡欺負人。我媽是他的小學老師,他沒怎麽敢欺負我,可是我看著他欺負其他女生,就是青春期男生很常在做的事情。

我沒想阻止他,怕他倒反過來連我都欺負。整個校車,包括司機沒有人斥責他。

我記得有個女生被欺負到哭了,可是我看到這場景,我笑出來了。

其實到現在我還是不理解爲什麽我會笑出來。

可能我不喜歡那個女生,那女生很喜歡跟我炫耀她擁有的,我不喜歡看人炫耀,這樣的對話很沒有營養,因爲都是單方面在爽。

但是爲什麽控制不了自己,會笑出來呢,真奇怪。

那時候的我13嵗,現在想想感覺我好無情。


還有很多時候,老師在班上駡人的時候,我很沒有代入感,我總覺得老師罵的那些話不是在説我,我沒那麽糟糕,班上的同學也是,是老師想發泄。

老師駡人的時候,我也想笑。

我想起我在18嵗到一間住家附近的補習所當補習老師,我發脾氣在罵學生時,有的學生也會抿嘴偷笑。

我遭受到了報應了,哈哈。不過我覺得我比較好,畢竟我只是想笑,我沒笑出來,而我的學生笑出來了。


我妹妹去世那時候,我們處理完喪事后的第一頓晚餐是在家裏吃的。

大哥的女朋友也在,她來我們家住幾天,陪陪大哥。

然後未來大嫂炒了苦瓜給我們,二哥以爲是媽媽炒的,在吃飯的時候說:“這苦瓜沒熟啊。”

我們在過了很久之後才討論這個事情。爸爸說二哥太不會看臉色了,哈哈哈哈。

還有另一間事情,就是,雖然剛辦完喪事,而且我妹妹是毫無預警就去世的了,我是處於那種沒在做事情就是在哭,就算在做事情,只要只要思緒一飄,我也會哭。

可是我的胃口出奇地好,其他家人吃兩口就不吃了,只有我一直吃,餐桌上我很常是最後離開的那個。

大哥說,胃口好真好。

大哥每次都替我説話,我不想駕車時候,他説,家裏的老車是很難駕啦,方向盤不好使。

我中學的時候很常吃宵夜,二哥說會我會胖得不可開交的,大哥卻説,哎呀,青春期就該吃多一點嘛,不然以後就長不大了。

那時候胃口好我覺得是生理的堅强吧,我的心理極度匱乏,可是生理還在振作。沒什麽,爲了活著,吃多點,力氣也多點啊。


還有另一件事情,就很奇怪,今天我想到了很多關於不合時宜的事。

外婆在妹妹過世后差不多一年也去世了。

那時候我的大學在期末考,但是因爲時間能配合得上,我就奔喪了,我跟大哥一起回去。

一到殯儀館,舅舅姨姨叫我們先吃飯,他們那時候剛吃過晚餐。

我一掀開食物蓋子,眼睛亮了起來,因爲好多食物。外婆去世了,但是我吃得很開心(一方面是大學那邊的伙食不怎麽好),我其實應不應該為自己的生理和心理劃分得很清楚而開心呢。


外婆下葬的時候下著毛毛雨。我的脚被含羞草刺傷了,流了一點血。我想起我看過的僵尸電影,在墓園流的血流進墳墓后會activate已經變成僵尸的尸體。我想起而已,因爲的留的血也只是一點點,還沒滴出來,傷口就幹了。

棺材放進土裏時候,家屬需要回避。回避的時候我看著媽媽的眉毛。我媽的眉毛很稀疏,我估計也是遺傳到她,也一樣稀稀疏疏的。我媽一向來都沒有畫眉毛,可是卻跑去紋眉。

她剛紋的時候,我問她,你都沒有畫眉毛,做麽會突然間跑去紋眉。

她説就是不想畫眉毛才去紋眉啊。

對我來説這個答案不valid,好像雞和鷄蛋一樣,有點沒完沒了。可能她一時興起了吧。我想也是因爲她沒有在平時畫眉毛,於是不知道自己想要的眉毛是怎樣的。説真的,紋得不好看。

在家屬回避時候,我就對我媽說,媽,你的這個眉毛紋得有點不自然啊。

二哥聽了就説,你一定要在這個時候講這個嗎,很不合時宜。

我也不想要太安靜,所以才説話呀。這個時候能說什麽話?

的確只能說不合時宜的話轉移話題啊,不然的話不是很傷心?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