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晨

自由 温暖

极权国家更有优势?

同事看到一篇关于韩国民众跑向中国大陆的文章,发出一声感叹:在这种时候,还是极权国家更有优势啊。

感受到其赞同“集中力量办大事”以及其制度的言下之意,一贯不发表意见的我差点脱口而出:我不同意你的观点。

然而我忍住了,在一个注重思想正确性的组织环境中,不做涉及政治的任何表述,亦不参与评价其他人相关论述(当然我是轻视自己的)。

回家路上,不断回想同事的这句断言以及我下意识的反应,ta的这句话依据可靠吗?基于什么?我不赞同什么?如果反驳,我的论据又是什么?

我猜想ta所说的优势,是指政治命令下,一个地区迅速封锁起来;春节前后国务院下属各部下达的关于疫情的行政命令,一天以后,在生活中就确实感受到了;大概是指命令的执行速度,如此想来,我似乎无法驳斥,行政命令的执行力度与速度还真是极权国家的优势。

那我强烈的不满来源何处?从同事的语调中,这不过是一句玩笑话。是我联想太多:ta在合理化极权?用这样一个事例作为大陆党政合一、权力集中制度优势的论据之一?因为无论如何,我都不赞同极权。

到家,上网上搜索了起因,新闻或评论文章不多,都是大陆的,但怪在基调一致,定论武断,就像曾出现在大陆各报道中的一句话“世衛專家組24日表示:中國方法是唯一事實證明成功的方法“给人的感受,相比其他国家,我国太牛了。附上相关的文章《发生疫情后,为什么韩国人要跑到中国?》(https://www.chainnews.com/articles/113131989676.htm

为得出一个结论,对真实进行阉割,我能够想象更为荒谬的故事。

至于此次新型冠状肺炎引发的对公民社会、言论自由的讨论,以及如果当时的想象,脑中虽俱是多元化的角度与观点,却一时无法说出我赞同什么以及它论据的有效性,飘忽的很,倒是近日读汉娜阿伦特的书,如一堵墙,让我倚靠。

还是最近书读少了、几乎不写随笔了,以至于思考如秋草,在寒流南下时蛰伏枯萎。

日渐长,风回暖,是重新负担生命之重的时候了。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