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跳跳豬

陰天的人,在好日子裡,晾乾自己。 // Ig : leeeweiming

每次走在橋上我總想著下面是不是你跳的河

發布於
給友,S

以為醒在癬苔湖面
白床單泛起漣漪
渦旋模糊你那陶土暖樸而精巧的臉
越想再聚焦定睛
青色淚水瞬即湧滿紅色眼睛

下墜
下墜
下墜

手卻仍握著
你纖細幼枝、小男孩般
被我扯下的胳臂

原來求救亦是覆滅
你的伸手亦是

下墜
下墜
下墜

還有意識?

你的聲音是翠鳥返谷也是娘砲柔腔
你的捲髮是人魚海草也是C妹查某體
你的身體是孤挺筠竹也是騷0欠幹大菊花

關於你的回憶都是綠色的
百憂解的蓊鬱藥丸
慘綠年少的
青瘀的
我們面無血色的青春期
不是你失蹤前總追尋的虹彩六色

沉墮
沉墮
沉墮
然後傾寐

以為醒在無漪的白床單
卻又揣摩一遍遍你可能死法
演練無數
夢的延續

原來求救亦是覆滅
不放手亦是


攝影師:Oliver Sjöström,連結:Pexels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hidden, not forgotten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