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跳豬

陰天的人,在好日子裡,晾乾自己。

我的八嘎囧情結 my gangster complex

發布於
修訂於
八嘎囧、或作巴嘎囧,也有人寫成八嘎迥、巴嘎迥或8+9,是PTT的流行用語,其實就是「八家將」,鄉民們在使用「巴嘎囧」一詞或討論相關主題時,常隱含著與「流氓」、「屁孩」、「低學歷」、「社會亂源」 等等的貶義連結。——PTT鄉民百科

農曆年前的周末午後,空氣瀰漫著長假前的散漫,在等待外帶餐點的空檔我走進了全家,吃著小包裝超商水果盒,悠閒地滑著手機,搭配著不經意地、一旁ATM領鈔婦人傳來的手機對話。

「錢匯了嗎?我想買飯吃了。」

「我剛剛匯三千給你,現在過年了我也沒什麼錢,你卡省著花!除夕要記得回來吃飯齁!」

「除夕是哪一天啊?我不一定能回去啦!」

「下禮拜四啊!什麼不能回去?有那麼忙?」

「那天我可能要開庭啊!」

「法院也要過年放假啦,怎麼會那天開庭,就回來吃飯!不過你這次回來要注意一點,有聽到你朋友說要找你。」

「什麼朋友?他要幹嘛?」

「反正回來要卡注意,不要被相找到齁!」

吃著蘋果切片,我津津有味地聽著這些對話,那歐巴桑就像我老家街坊的那個素女或秀梅阿姨,我同情她心中的燥焦與死灰,卻也感到八卦竊聽的樂趣,特別是在雙北城內難得可以聽到這熟悉的、我從小耳聞到大的經典浪流連歹子敘事。

攝影師:StockSnap,連結:Pixabay

電話那頭的「浮浪貢」(phû-lōng-kòng,教育部閩南語辭典譯作:浪子。游手好閒、不務正業、玩世不恭的人。)讓我遙想起國中時隔壁1至10班「放牛班」的許多同學們,現在想起來荒謬,所謂資優班也才三個班,所以這個教育架構等於排除了多數人;還記得每當有人鬧事,當時的教官與訓導主任嘴裡總是隨意抓來人就摑掌,然後貼他們「撿角囝仔」標籤,總說著他們該被放棄、自生自滅如野獸瘋狗。

教官唯一說對的就是這些「地痞流氓」有著如獸般的威猛、能量與不受控,又或者說,是種原始魅力。或許雲林(又被稱黑道的故鄉)就是有那麼多為非作歹、霸凌欺弱的八嘎囧、8+9,但就我的角度看,他們終究只是惡的種苗,而大人只喊著斬草撲殺或任其荒野,從未去挑戰或者正視黑道在台灣城鄉發展與黨國歷史下的脈絡。

我是濫情者,我總認為我們雲林或者其它偏鄉孩子們是在結構下被犧牲掉的。

話說太遠了,我想說的重點是那些迷人的8+9們。

我從小就是極度內向,總是念著書、畫著漫畫的孤僻小孩,邊緣到還曾被認真當成是啞巴,最大的安全感是獨自待在國小、國中圖書館內,看著自己的書。

國小時有一個好朋友A就是從小跑宮廟的小8+9,他無視我如何自閉自封,也不在意他人視我為怪咖,總直接又白目地破我的冰,拉著我穿越大街小巷,我最清晰的回憶是,他帶著我跑到電動遊藝間,在成人賭博電玩旁我們開心地打著格鬥天王。

至今我能回想起他的炙熱與過動,他不閱讀別人的空氣,總是一股腦要別人一起做什麼事,然而對於太過於槁木死灰、社交恐懼的我,就是需要被他「強迫」,或許這樣說很M、很斯格摩爾症候群,但他本質是善良純粹的,是害你受傷就道歉、你耍脾氣就下課請你吃一支五元冰的小男孩。

國中時許多小小8+9進化成更加反叛的凶神惡煞,因為學校嚴格的階級制度鎮壓下,我們所謂資優班的學生們倒也無懼受霸凌或侵擾(荒謬的是,這樣的假定就是這分班制度而生的歧視思維)我永遠忘不了一張臉,視有天升旗我們班經過一群體育班8+9時,一位極帥、健壯足以演出日劇不良美少年的同學,不屑、惡狠狠地盯著我們,大聲說「資優班有什麼了不起!」他那自帶偶像濾鏡的不甘心表情,簡直是刻在我心底,當下我不感到恐懼,而是十足同理他的不甘,以及無聲的憂傷。

攝影師:Inactive account – ID 3557203,連結:Pixabay

大學我就讀的是許多人眼中所謂的頂大,但我總是心虛,因為我們學校以理工見長,文學院的我其實成績平平就能考入,我其實徒蹭虛名。

大學生活完全打開我的閉塞nerdy過往,我到處約會與聯誼,也曾擔任LGBTQ社團社長,周遭固然有許多條件很好的對象,有電機系學霸,或者醫學院斯文男,但我未曾與校內同學交往過,打動我的反而是台南周遭許多念科大的8+9們。

相較一路念書長大的溫室花朵,他們更加入世,沒有學生的天真習氣,人際應對上利索許多,像是B兼了許多打工,將他的把妹神車Yamaha BWS改成簍空犀利,載到處我趴趴走,導覽台南各個大廟小宮;C常做遊走在法律邊緣的事,像是每到過年就會去批發許多地下工廠違法炮竹,開著小貨車到處輸送,他笑嘻嘻地說他一次可以賺個2、30萬,出門吃飯喝酒他總是搶先付錢結帳;D是刺青「MAN台帥」,明明年紀輕輕卻很油膩地手中拿著一本本Motel休息券,甚至還能跟櫃台人員熟識談笑風生,開房間完事後總拿起房內麥克風唱起KTV台語老歌(我記得他很愛唱「辦桌二人組」的一些純樸情歌)。

+9們非常真摯又草根的直球求偶方式完全正中我下懷,追本溯源,可能他們都讓我想到國小時的那個A同學吧,又或者說,這些擁戴與善待總是讓我感受到雲林的一切,我懷念、感到安全的老家元素。

然而我已不再是那個孤獨無助的國小學童,也不再需要透過別人帶領我走向不同世界。

目前我交往至今五年的伴侶不抽菸喝酒、沒有刺青,外在不似八嘎囧,也有著正經且不違法的工作XD,但他的奔放、不受控、叛逆、不服膺主流價值並勇於直言的性格,這些我深愛的一切,我心裡深知它是從何而來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