墻裏的人

進擊的巨人,艾爾迪亞帝國人

粉红们的AOE命中了胡锡进

如果要用一首歌来总结胡锡进这一周在舆论场的遭遇。我想,没有比崔健的第一首摇滚歌曲「不是我不明白」更贴切的了。

这首收录在《新长征路上的摇滚》专辑中的歌,有一句歌词:

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今年已是花甲之年的胡锡进,恰逢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可能也有点跟不上形势,甚至还会疑惑,为什么自己会突然被骂作「两面人公知死汉奸」

究其原因,只是因为他自己在微博上说了这么一句和稀泥的话:

我仍然坚持认为,中国社会需要包容“方方日记”的存在,这是社会多元所应有底线涵义。

一句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场面话,毁了胡编这么多年站在风口浪尖反对某种势力的功绩,居然被当成了方方的同伙。遭到粉红们的疯狂输出。

在他们看来,方方如果是「递刀子」的人,那么胡编就是「磨刀子」的人。

不知道骑墙这么多年的胡编,这一次有没有感受到粉红们强大的攻击力和简单到不行的逻辑。

在粉红的认知中,世界万物只存在绝对的对立,胡编你居然认为要包容方方,那就别管我们不客气了!

非黑即白、非敌即友、非死即生、非此即彼是粉红们逻辑的出发点,一旦陷入他们的逻辑,很难有人可以从恶臭的口水中幸存下来。他们凭借着支离破碎的信息,便能娴熟运用各类词汇,给人们打上不同标签的能力。

胡编也不能例外!

但关键时刻,总还是有清醒的人,用另一种方式试图帮胡编解围:

如果说方方真的在给敌人“递刀子”,胡锡进在“磨刀子”。那么在风雨飘摇的一月,照本宣科、一问三不知的官员,恐怕送给对方的是一挺机关枪,而那则“可防可控,有限人传人”的消息,无疑是将一颗原子弹拱手相送给敌人。

胡编恐怕是大意了,忘记了自己当初是如何欺骗大家不懂英文,断章取义翻译国外新闻的了,一不留神,就被自己培养起来的用户,从骑得稳稳的墙头,被踹到了人民的对立面。

但是,墙这边的粉红们,似乎也从来没有考虑过,为什么方方的声音可以一直存在,而没有销声匿迹?

要知道,方方在舆论场上的“待遇”,远不及卢本伟、pgone、翟天临这几位。

要彻底消灭某个人的声音,让他/她销声匿迹,方法实在太多,真有心为之,根本不用劳烦粉红大军亲自上阵。

上述这几位在各自领域红透半边天的人,在喜提舆论死亡套餐后,顷刻间就没了踪影,想要翻身恐怕几无可能。

更不要说那一大堆我连提都不敢提的名字了。

不过,这并不妨碍粉红们发动自己的AOE技能,技能的效果是:

选择性遗忘和无差别攻击。

他们选择性地遗忘了「方方日记」里面记录的善意与真情,我不得不摘录一二,帮助他们唤醒记忆:

我很想夸一下武汉的年轻人。有几万青年志愿者在疫情前线奔忙。纯粹都是自愿服务,他们以微信群的方式组织起来,做什么的都有。相当了不起!(「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2020年02月03日 )
我们现在迫切需要的是抬起头来,向希望处看。向更多面对艰难却仍在努力的人看,比如火雷两山医院的建设者们;向挣扎着生活却仍要出一份力的人看,比如穷困潦倒却将平生所有积蓄拿出捐赠的贫穷老人(我也赞成不收他们钱的呼吁);向无数疲惫不堪却依然坚守岗位的人看,比如所有冒着感染危险的医护人员。还有,那些在街路上日夜奔波,做着各种服务的志愿者们。(「新生命的降临,是上天赐予的最好希望」2020年02月11日)

他们无差别地攻击着与他们相左的观点和声音,甚至都命中了胡锡进。

这不禁让我脑补出了一个场景,某人养了一条时常露出尖牙的大黄狗。有一天,他牵着狗在院子里散步,人人避之而不及,他不得不向每一个人解释道:

放心,我的狗吃饱了后,从不咬人。

但讽刺的是,当他试图阻止这只黄狗抢夺孩子手里的肉包时,狗却照着他的屁股,狠狠咬了一口。

不是说,吃饱了的狗,不咬人么?

骗人!


原文写于2020-04-13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