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島居民

小日記,這裡放得下我的生活碎片。 自由接案者。

堅持了十年,當好一個紙箱獵人。

堅持是這個時代最難做到的事,可能是出自於好奇這股信念的來處。

念藝術大學的時候,很喜歡問學舞蹈或學音樂學長姊,從幾歲開始跳舞、練琴這類的問題。

他們不像學設計的我一樣,比較容易半路殺出來唸。

音樂和舞蹈會受到年歲的諸多限制,從學齡前開始進入圈子的例子是大多數。

一路檢定、比賽、表演,持續堅持不懈,不管是熱情也好、毅力也好,直到念 18 歲時填大學志願的時,還依然堅定不疑,相信自己要走下去。

問一輪會發現,不存在那些奇蹟的電影情節,通常得到的答案是差不多的,生活都是日復一日枯燥又乏味的練習,長久後我們就被冠上了「堅持」與「信念」的標籤。

十幾年堅持不懈的歲月通常被他們的一句話輕輕帶過:「對阿,從小就在練了。」

可十年前的他們也還是個孩子啊!

風輕雲淡敘述的背後,「堅持」與「信念」背後其實是從孩提時期開始的長期的自律。

每每聽完回答,我的皮馬上就繃緊。告訴自己,那當下遇到的挫折還算甚麼呢?

有一句話是這樣說的:「十年,堅持作一件事,世間萬物都會為你讓路。」

島津的堅持,大抵也是今日閒談中的風輕雲淡。

島今冬樹就是人稱「紙箱獵人」的日本包袋設計師,32 歲的他用了 10 年時間十年間遍尋中意的原材料。

他一路撿紙箱、做紙箱錢包,回國頭來才發現十年來自己已經走過 35 個國家,許多雜誌曾下標寫「撿紙箱就能環遊世界」總結他的品牌故事,但人生才沒有那麼多小確幸,不要看輕了任何一個創業家的十年。

「我原本想說紙箱製成的錢包可能很快就壞了,沒想到這只錢包用了很久很久」

島津還在東京的多摩美術大學念大二時,還是個設計系的窮學生。有一天用了很久的錢包突然壞了,手頭拮据的他用折了手邊的紙箱隨手做了一個錢包。簡單折一折、再用橡皮筋捆住,沒想到出乎意料的耐用。

當時的島津靈機一動,馬上動手改良了設計,在學校的學園祭上開始販售自己手作的紙箱錢包。改良後的錢包居然馬上銷售一空。

來自不同國度的廢棄紙箱以長夾、短夾、名片夾等姿態,重獲新生

著迷於紙箱的耐用性與趣味性,島津在畢業後先找了一份工作存錢,除了投入插畫、編輯設計、網頁設計之外,更持續進行紙箱錢包的創作計畫,畢業三年就當上了日本第一大廣告公司的美術總監,但島津還是毅然決然地辭去了人人稱羨的職位,決定踏上手作錢包的不歸路,創立了品牌「Carton」。

將紙箱攤平、噴水溶解表面膠,為了讓紙箱變得輕薄,還要再作一道輾壓的工序;最後以混搭、紙雕的方式將廢棄紙箱拼接成趣味十足的個性單品。在島津的巧手改造下,0 成本的紙箱能賣出上萬日圓的價位。

「紙箱的溫度來自它的故事。有的紙箱遠道而來,在這過程中被劃傷、磨損,變得凹凸不平、被貼上膠帶、寫上字。」相比乾淨、嶄新的紙箱,島津「挑選材料」有一套自己的準則,比起乾淨、好加工的紙箱,他更偏愛那些皺巴巴、雜亂無章、合他眼緣的破紙箱。

終於,撿了十年紙箱的他終於得到了最大的高光時刻,紀錄片導演岡島龍介邀請他合作。

他和紙箱們的故事,被拍成紀錄片、寫成書,他的作品成為全世界最紅的紙箱潮牌

他紅了。

兼具創意和永續力的作品件件受到世界矚目。

邀展接踵而來。

品牌的足跡遍布東京新美術館、蔦屋代官山展出,更跨出日本,遠赴臺北、高雄、上海西岸藝術中心、深圳設計週等地展出;手作設計不只能夠購買成品,更能動手玩、親自體驗,各品牌也爭相邀請島津開辦工作坊。

他的電影《旅行的紙箱》在日本院線上映時圈粉無數,為品牌帶來了無數粉絲,該片也參與了美國溫泉紀錄片電影節,英文名為《From All Corners》。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