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s going on

兩朵花兒 誤闖人類叢林 但她們不想太快出去 無論是清楚或是模糊 是憂是喜 都比待在溫室裡來的驚險刺激 叢林中是敵是友 由我們一步步來探索 花的生活 花's going on

回憶攝影嗜好

發布於
修訂於
沒有廢話,攝影就是美好。

這是有關我的嗜好『攝影』

攝影的行為雖然是那麼簡易,但我們要想掌握影像本質,一定要以長久觀察現實的學習經驗來指示我們,而並不是由物件對我們的刺激與暗示產生的。-摘自攝影美學七問:與陳傳興‧漢寶德‧黃春明的對話錄

我迷上攝影是在高中,那時剛說服爸媽買微單眼。

那時我是一個看似開朗實際孤僻喜歡自處的人,而釋放自我情感及壓力最好的方式,就是到處走走,尋找失落的自己,然後以照片的形式存留下來。

還記得我第一次待很久、搜集很多作品的地方,是位於台北市鬧區的水源路上的一片淨土『寶藏巖國際藝術村』,那時還沒有因為過多的報章雜誌宣傳,而非常的清幽適合自己獨處秘密景點。在那邊剛好留下了一些前劇組拍攝時的道具,讓我想起了過世不久的爺爺,他生前喜歡寫毛筆,便使用黑白片拍了下來。之後因緣際會下投稿學校的校刊,得了第一名。(照片找不到了...)

從此我就開始我的攝影之旅。

高中生活很繁忙,有時會覺得不應該花這麼多時間在業餘的事情上,該好好念書,但是因著熱愛,我出去玩時,選的地點大多是一些攝影有關的展覽,經過書店也會不自覺得瞥向攝影書籍。

我一開始都是以大自然景色為我主要攝影題材,直到有一次參加了『LIFE一百週年』展覽後,我對於紀錄生活歷史性的一刻開始有了興趣,於是就開始拍攝人像及生活瑣事,剛好高中畢業那年,擔任畢冊拍攝,對我是很大的肯定。

高中畢業照(因有人像所以模糊處理)


玩沙的小朋友-拍攝於台東
拍攝於台東某海水浴場
拍攝於南投日月潭

大學時,我有機會接觸到一些社會議題及生態攝影,參加學校的三天兩夜的工作坊,拍攝關於檳榔及其產物,螢火蟲的生態。雖然社會議題跟生態不是我最喜歡的素材,不過從其中我也受益良多,跟校內許多攝影好手聊天,小組討論及作品切磋,都激發更多火花及熱忱。

檳榔工作坊

雖然攝影看似不像畫畫、設計需要專業的訓練才能做,但是我敢說優秀的攝影作品,是需要在觀察、學習中磨練的,雖然現在因為唯一一台相機沒有好好保養而發霉了,攝影在我心中還是有不可抹滅的地位與價值。

攝影=觀察·探索·尋找·刺激·成就

#攝影嗜好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