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外哲學

埋首哲學經典的同時,也抬頭感受周遭世界; 搬動文本字句的當下,亦尋找同時代的共振。 與其說追蹤我,更希望是我們一同追索 追索那些所發生過,以及正在發生的哲思。

人人皆是創作者的時代,再次想像「何謂書寫」

發布於
文章重點:一、寫作者都必須回答「何謂書寫?」二、我身為寫作者如何回應「何謂書寫?」

以往優秀作家才有出版機會,而現在網路平台廣邀素人創作者寫作⋯⋯門檻隨著出版轉型下降,但書寫卻並不因此變得簡單。

因為書寫本身始終有關於於,寫作者自問「何謂書寫?

如果書寫是累積個人品牌並極大化變現價值,那麼即使渠道改變,所需要的策略精神還是不變的。

如果希望透過書寫觸及人性之中尚難言明的情感,與讀者一同經受並看透;又或希望激起真正的創造性,通過書寫將寫作者與讀者捲入一個未知處境⋯⋯

書寫也並不會隨著發表門檻降低而變得容易。

書寫者首先面對著「何謂書寫?」這個問題,並且每一次動筆(即便是寫與這個問題完全無關的主題),但也必定是對於這個問題的回答。即使你不回答,你的書寫本身也在幫你回答「何謂書寫?」。

於此,書寫本身必須被問題化,不再能夠天真直白的書寫。

...

「但那真的是書寫嗎?是你所謂的書寫嗎?你所謂的書寫,又真的是你所寫嗎?」

身為寫作者,我亦與所有的寫作者一樣,被這些問題困擾著⋯⋯以下是我面對這個問題性,試圖找出路的嘗試。

「書寫實踐必須質問何謂書寫並以書寫來實踐何謂書寫⋯⋯」 像是一個咒語謎題,書寫不再有一個外於書寫的標準,書寫實踐與何謂書寫兩者糾纏在一起無法再分別。

由此,我們不能在服從任何的標準,寫作只剩下一個問題,何謂書寫,而且我們只能以書寫來回答。

這個問題使得書寫被問題化,而不是被解答⋯⋯它不斷的擾動已成形的書寫,重新質問,使寫作者尷尬、無措、困窘⋯⋯

但若「何謂書寫?」,不指向一個標準答案,而是一個問題性,取消了一切安住的可能性⋯⋯書寫只是這樣?

...

每個書寫者,孤獨的面對,但不是孤立無援。

「何謂書寫」打開的問題性,在書寫中騷動,還未有固定的答案,無定形,纏繞著文字,也從字裏行間中竄出,如病毒般,感染著閱讀者:「何謂書寫」勢必也挑戰著讀者,我們不在能從被「何謂書寫」捲入的書寫中,讀出固定的敘事路線,甚至,我們必須也和寫作者同一陣線,面對到一樣的問題性「何謂書寫」⋯⋯

在這個問題背後,無人倖免,故而也才真正能夠攜手。寫作者與讀者不再有誰臣服於誰,寫作與詮釋沒有誰優越,彼此皆被「何謂書寫」橫掃得面目全非。

「何謂書寫?」

書寫與讀者,不在有二分,我們也才終於可能,打開一種跨越,一同成為,以此更好的解決此問題性,或者,保存著此問題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