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兽爱智慧

阅读·实修·转化

697 耶穌簡史:從耶穌走向基督|陈琪莹

野兽按:这三年,阅读最多的台湾学人著述是两位陈姓本家人,一位是研究佛教心理学的陈玉玺教授,一位是研究人智学的陈琪莹。后者比前者更加低调,除了她的脸书以外,她的个人经历基本都隐藏起来了,有点《塔罗冥想》作者无名氏的味道。

陳琪瑩,深受人智學蠱惑,自力鑽研,進入了不歸路。曾在很不華德福的時期,擔任了仁美的華德福老師;又在開始華德福的時期,離開了教職。但如今華不華德福,對她來說,都無所謂了;因為人智學,開闊了她的視野,遠比華德福多上很多。她沒有任何人智學上顯赫的學經歷認證,只有自力研讀、實作而已。

近来读了陈琪莹写的耶稣简史,颇有启迪。整理分享给诸位书友。


2020年1月5日

傳記舉隅:耶穌簡史•從耶穌走向基督•之一

耶穌(嬰孩)之所以誕生在荒漠/沙漠(地理/區域),是因為要以乙太抵擋(起)最嚴苛、死亡的物質(性)──耶穌是「天」對「地」拯救的門路。

因為必須有著靈性經驗-靈性世界的完整(成為人「高等的自我」),內惇之魂性的耶穌小孩並不是一般人、不同於一般人的投生,他(的背後)帶著多重性的生命,也是(高等)靈性第一次降生於物質,以物質體的形式。

補充說明:「生命」是內惇之魂的本質,因為是永不凋朽、墮落的(亞當)乙太-生命之樹,所以才能(讓人類)臻至永恆。

耶穌以兩位誕生在相近時間與地區的耶穌嬰兒/小孩、名字相同的兩對父母,準備著自己能迎接太陽-基督-聖靈的肉身,直到自己十二歲起開始真正而完全地耶穌小孩:一是希伯來血統的遺傳身體/物質體(父為約瑟、母為瑪利亞的婚生子/婚生體),承接古波斯聖哲瑣羅亞斯德的乙太性(當時地球上人類最進化的自我體最後轉世所保留下的乙太體)以為自己,追隨著父系-地球性力量,生活於拿撒勒(Nazareth),是為貴族性的「所羅門-耶穌男孩」;另一是「非約瑟與聖母瑪利亞『處子自體懷孕』的非婚生身(神聖-靈性的第一次轉生物質),承接著佛陀/釋迦牟尼佛的星芒性(佛陀/釋迦牟尼佛最後轉世的星芒體,願意對全人類貢獻出自己),追隨著母系-宇宙性力量,誕生在馬廄、生活在伯利恆(Bethlehem),是為平民性的「內惇-耶穌小孩」──兩個耶穌小孩十二歲時在耶路撒冷相遇、接嫁也融合:父系-地球性(力量)的所羅門-耶穌小孩(隨即耗弱/凋謝、很快地)死亡,母系-宇宙性(力量)的純潔-內惇-耶穌小孩卻突然轉性、開竅,智慧泉湧。

補充說明一:瑣羅亞斯德以自己的最後轉世成為馬太福音中的所羅門-耶穌小孩,但因為先知,知道必須拋棄舊有、黑暗的自己,才能開放自己為全人類擁抱太陽-基督:當時,瑣羅亞斯德的領悟與賦予讓所羅門-耶穌小孩內在擁有了理解世界所有文明-智慧的能力,即使只接觸到了蛛絲馬跡,也有能力從中看到文明-智慧的全貌──所羅門-耶穌小孩非常早慧/聰慧,飢渴地吸收/吸納著環境給出的一切,沒有學位(認證),卻有鑽研學問的能力與毅力;他不再聚焦於自己學問的獲得、積累,反而致力於幫所有的人類取得應有的(基礎-神聖)能力,所以對他人的喜樂悲苦,非常能感同身受。

補充說明二:死亡的所羅門-耶穌小孩實際上也不算(真正)死亡,因為透過了內惇-耶穌小孩繼續活出了內在生命。

十二歲的內惇-耶穌小孩讓瑣羅亞斯德(的自我體)離開了所羅門-耶穌小孩,進入了他的心魂-內裡,掌控了自己的星芒、乙太、物質三體,而擁有了內在力量接受啟蒙(那一刻之後,內惇-耶穌小孩瞬間擁有了瑣羅亞斯德所有的完全能力),他能與任何一位學者答辯如流,然而隨著年齡增長,他愈來愈沉默──12歲到18歲之間,他是古希伯來民族的一部份(連結著古希伯來的文化與國籍),被(偉大的)先知們啟示著;然而,他血緣性(原生)的父親與後母無法理解他,他(後繼)的兄弟姊妹嘲諷、譏弄著他,認為他瘋癲、痴狂(他體驗到古希伯來文化傳統-猶太教義的式微/衰敗:從前人類的知曉我們現在或許隱約知道,但知道得並不充分、透徹);耶穌小孩在父親的木工店裡努力實習成為木匠,但工作之際,那些啟示不斷地在他之內洶湧、翻攪著。

補充說明一:那麼稚嫩、年輕、才十來歲的耶穌小孩(新生、接受跳接的耶穌在15歲時成功整合起了自己),卻必須獨自承受周遭無人能夠認識、體驗的孤立、寂寞與被誤解,因為他強烈感受著豐富而神秘的啟示不斷地從內在升起:想分享卻不能夠,因為其他人的心魂已經下降、沉淪到無法吸收與理解他的水平,只能祈願將來這些也能活在其他人的心中──耶穌小孩為著他的使命準備著,他內在的生命基調必須是全然孤單而深切的痛苦。

補充說明二:耶穌小孩後來的繼親家庭最後選擇定居在拿撒勒(Nazareth)這個小鎮,所以後來也稱伯利恆的內惇-耶穌小孩為「拿撒勒的耶穌(Jesus of Nazareth)」。

耶穌小孩在18歲左右開始旅行,接觸到不同的家庭、不同的工匠,一起工作,他被自己的業力導引著,走過/走遍了巴勒斯坦和鄰近的異教土地;在他19歲到22歲之間,每一個接觸到他的人都明顯察覺了他非凡的特質,完全不同於一般的人:他會和一群人一起工作一整天,到傍晚一同坐下來,他深刻的苦痛質變為愛、超越尋常世間的愛,由他之內向外湧出深邃的光芒,形成光亮性的氛圍/氣宇,而能連結上、包圍著人群,親切且溫和;重點不是他說過了什麼話,而是他說話的方式,彷彿在人們的心中埋下了種子,願意重新希望──縱使信仰著異教,只要人感受到、感受過這樣光芒性的愛,即使耶穌(在肉體上)離開了,也從未真正感覺耶穌離開了他們,耶穌始終回返,與他們重聚著、相伴著、結合著,在耶穌曾在/出現過的地方;他們感受著他不是物質性,而是靈性的人物,因為他能同時存在於所有人(殘留性)的視覺(經驗)裡。

在耶穌行旅的過程裡,他的業力迫使他必須進入異教的土地,讓他體驗到異教文化傳統-教義的衰微/衰敗、不再持守,古老、原始的啟示已然惡化、淪喪,人類已經失去了原先靈性的高度……

異教地區的人深受痲瘋與其他惡毒疾病的折磨,身心衰弱、跛殘,而原先的祭司/僧侶卻已逃離、拋棄了他們;耶穌來到之前,他「將『痛苦』轉化為『愛』」的能力與傳聞如星火燎原,大家爭相走告,相信耶穌正是天上派遣的新祭司/僧侶,但耶穌並不想替異教執行獻祭的服務。在耶穌(外在性)的看見裡,善良的靈性存在不再流向這異教的祭壇,反而充斥著各式各樣路西法與阿里曼轄屬的惡魔/邪靈。

補充說明:過去,當祭司以正確的心態執行那些儀式,與異教相關的神聖精靈也會參與;但隨著獻祭儀式漸趨變調、腐敗與墮落,祭司心態不再正確,古老、良善的神聖精靈遠去,反而讓邪魔麕集在崇拜異教的地方。

從前的耶穌由理論/學問的方式知曉惡魔性的存在,如今卻直接看見群魔降臨祭壇,讓人遭遇災劫,他痛心到突然昏厥、倒下,彷彿死去一般。異教的人們驚惶之餘,四處逃竄。然而倒地的耶穌卻從中進入了另外的世界,得知異教的全部秘密,無可度量的痛苦再次進入他的心魂,他內在升起了對所有眾生無盡的悲憫:異教的人空有耳朵,卻聽不見宇宙神聖的話語與奧祕。

24 歲之後,業力導引著耶穌回家,他的父親去世,他跟著繼親家庭的所有成員生活在一起:從前,後母並不理解他,但在他24歲到30歲之間,後母對他展現了愈來愈強的理解,這段時期,耶穌親近著「『光之子-艾森尼』(the Essene Order)律則」與教徒/教團。

補充說明一:「光之子-艾森尼(Essene)」教派強調忠誠、獨身/禁慾/閉關、集體/公有制、拒絕不道德的活動、壓制脾氣、保持身心的潔淨,遠離路西法的慫恿、阿里曼的誘惑(如:不能攜帶銅幣);「潔淨」對於光之子-艾森尼人非常重要,所以安息日時禁止排便。光之子-艾森尼人發展出特定的生活-修行方式,鍛鍊身體和靈魂,以回返到靈性原初的啟示之路;然而,這樣封閉性、艱難的生活方式讓一般人的平常生活變得不可能。

補充說明二:光之子-艾森尼教團的生活模式與佛陀的教導/倡導有很多共通之處,耶穌為此與佛陀有了(靈體上)面對面的交談;佛陀承認自己教導的途徑並沒有為所有的人提供出與靈性世界連結的管道與關係,不是所有的人都能追隨他的教義與學說,一些人為了讓自己有著更高深的修行,而犧牲了其他的人(讓其他人必須在世俗上為著他們工作);如果少了或沒有其他人的工作、佈施、供養,佛陀和他弟子的托缽又會有怎樣的結果?

舉例說明:光之子-艾森尼人不被允許通過有圖案設計的大門──真正的完美無法被圖像顯示與表達──光之子-艾森尼人因此躲過了圖像之中的路西法元素。

耶穌在光之子-艾森尼的團體裡,遇見施洗者-約翰,但他們兩人都未成為光之子-艾森尼的成員。

耶穌能讓他周圍的人對他敞開與親密:艾森尼教團的成員保守著靈界的秘密,不會透露任何給局外人,但對耶穌卻例外,他們願意公然地把重要的秘密告訴耶穌,向他分享最私密的隱修經驗;耶穌領悟到這是人類心魂回返靈性高度的路徑,然而他卻又隱隱約約不自在,因為艾森尼人必須與其他人隔離、單獨/獨居,讓自己走上靈性的高峰(小乘自渡的思維,不夠博愛)──耶穌無法忍受靈性的知識只能獨享、壟斷給特定的人群,而且代價是讓其他的人沉淪更深,自己的「好」建立在別人的「更『壞』」之上(當別人變得更「壞」,自己停留在原點、不必進步,就會出現「好」的假象)……這不是真實的救贖之路,因為太自私、驕傲、自大;他再次體驗到了人類靈性追求的並不真正靈性、路徑也不真正路徑,而無盡地苦痛。

補充說明:耶穌某一次離開了光之子-艾森尼教團的聚會,看見路西法與阿里曼力量從大門逃跑,他領悟到了光之子-艾森尼的方式無法被所有人應用,雖然允許了其中的成員與神聖世界結合,但摒棄、驅逐路西法與阿里曼的過程,卻迫使祂們有更多機會去尋找其它受害者,而無法真正服務到人類全體──光之子-艾森尼人的向上,建立在教團之外其他人的仆跌、危殆之上。


傳記舉隅:耶穌簡史•從耶穌走向基督•之二

正在耶穌異常苦痛的當兒,他的後母逐漸理解有著什麼活在他的內裡,耶穌開始能向她訴說那三重(物質性、乙太性、星芒性的)苦痛;她被喚醒了、理解了、成長了,心魂卻也被著那些苦難的話語植入了。

死亡(時)必須拋下/丟棄殘骸,讓一切進入重生的進階/進化/蛻變。在耶穌小孩身上,我們看到了不斷的拋棄/捨離。

地球上的整個人類進化史,某程度,可以視為人的一生……

補充說明:古印度期,每個人都是天眼通,能憑藉著靈視能力讓自己上升到宏偉的高度,是人類的黃金時代(Satya Yuga),相當於孩子0歲到7歲之間的充沛能力;古波斯期是人類的白銀時代(Treta Yuga),相當於孩子7歲到14歲之間的能力;古埃及期是人類的青銅時代(Dvapara Yuga),相當於孩子14歲到21歲之間的能力;古希臘-羅馬是人類的末法時代-鐵的時代(Kali Yuga),相當於人21歲到28歲之間的衰弱能力……當人進入了後一期,前一期的能力就被(逐漸)淘汰、關閉。

現在的人類正要進入老化過程,青春期已然逝去、青春力量已然耗盡,新的力量將從何而來?……耶穌知道一個人也許還有殘存的力量讓他撐著活過35歲(熟成部份自我體),然而整體人類卻缺乏這樣的力量,讓自己前進。

29歲到30歲之間,耶穌將全部的自己放入與後母的對話裡,如此真實又如此強烈,以致瑣羅亞斯德的自我體得離開他的身體;當耶穌表達完之後,他的自我體反而從身質下三體(物質體、乙太體、星芒體)之中消失了,身質再度回復到他孩童期的純真-內惇狀態,只是加上了他12歲起承受的所有苦難──瑣羅亞斯德的自我體離去,讓耶穌進入了更高的意識狀態,雖然如夢;此時耶穌的視線彷彿向外觀看的同時也向內觀看著,閃耀著溫柔的愛。

耶穌的話語不是只到達/傳達給後母而已,而是以活生生地存有進入了她的心,當中滿是對人類深刻的愛;耶穌說得愈多,母親的轉變愈大,耶穌把自己(的自我)完全給了母親──內惇-耶穌(死去)的生母因此與後母二合為一,處女/童貞女-聖母(再度)復活──耶穌的自我(體)遺失了,但後母卻得到了新的自我(體)。

補充說明:這些對語是耶穌真實/真正的自我,而某些屬於他自我/私我本性的也從這些話語中離開,傾倒向、也進入了後母,他的親生-血緣母親(處子-聖母瑪利亞)的心魂(死亡於耶穌的12歲,之後一直停留在高等的靈性界)自此進入/入住了後母的心魂──與後母的對話總複習了耶穌12歲以來經驗的所有。

之後,耶穌在屋子旁夢遊性地盤繞數日,決定動身前往施洗者-約翰的所在。

途中遇見了兩位光之子-艾森尼人(因為自私的清修,路西法與阿里曼曾在當中聯袂逃跑,成為之後曠野事件中路西法與阿里曼再度聯合/聯手的誘惑性投影)、一個絕望的人(彷彿擁有了全世界、卻對自己的生命無能為力,成為之後曠野事件中路西法的投影:「路西法-我是世界的主子/主宰」)、一個痲瘋病人(被死神的樣貌與恐懼覆蓋,成為之後曠野事件中阿里曼的投影),這些的發生也是為了準備宇宙中一個即將的一次性事件:各各他之謎。

補充說明一:列木里亞期,聖靈-基督第一次進入了內惇-耶穌的心魂(發生在靈性界的高層岱瓦辰),將人類感官中不健康的元素帶走(若非如此,人類的感官會變得過度敏感:紅色會疼痛起眼睛,藍色會乾澀著眼睛);亞特蘭提斯早期,聖靈-基督第二次進入了內惇-耶穌的心魂,內惇-耶穌的心魂被聖靈-基督籠罩(發生在靈性界的低層岱瓦辰),讓人乙太體中有機作用的七重性能夠調和/和諧地運作,以同感、反感相互平衡(若非如此,人類會對每一種養分既貪婪地渴求卻又排斥地憎惡,而讓所有器官-作用處在過度活躍、騷亂的狀態);亞特蘭提斯後期,聖靈-基督第三次進入了內惇-耶穌的心魂,內惇-耶穌整體/實存被聖靈-基督滲透與籠罩(發生在靈性界的卡瑪洛卡),讓人的星芒體能在思想、情感、意志的三重性互動當中平衡(若非如此,人類若不是重度憂鬱,就會精神錯亂);後亞特蘭提斯的現在,人類具備了足夠的成熟度發展出自我體(自我覺知、自我意識)(西亞、南歐、中歐是世界中人類首度抵達如此成熟度的區域),聖靈-基督第四次進入了內惇-耶穌的心魂(發生在物質層界),讓人的自我不再以混沌、含糊的方式發展──各各他之謎於焉完整。

補充說明二:對古希臘人而言,聖靈-基督第三次的進入內惇-耶穌,就是太陽神阿波羅(Apollo);阿波羅是古希臘人眼中的靈性實存/實有/實體。

補充說明三:在人類尚未抵達自我體能夠成熟的水平/境界時,人類被佛陀以不同的方式啟發;佛陀講話/教導的對象/人群並不具有自我意識、並不具備一種經歷著連續轉世的我/自我(I)──典型的佛教徒不會說出有個真正的「我」經歷著不同的轉世,因為無「我」於混沌──不認識人類曾經這樣的狀態,無以真實明白佛陀的教義。

補充說明四:當一個真實有著自我意識的人,當他死去,他會看見自己的乙太體充滿著基督動量。

耶穌一生如何細節的傳記並不那麼重要,重要的是耶穌那種無人得以分擔、無人得以傾訴的最深孤寂……我們在當中開始對耶穌的心魂生命真實感受著,感受著耶穌也以自己12歲到30歲之間主要的苦痛為自己準備著各各他之謎那樣的死亡──當我們讓自己感受到耶穌那樣(切身)的苦痛,我們才能讓內在的基督動量甦醒。

耶穌痛心於當時的人類,靈性歸靈性(上天歸上天)、物質歸物質/塵世歸塵世(地下歸地下),如同自己……人類缺乏結合「天」與「地」之間的能力/力量與概念:「天」無法扎根於「地」。

補充說明:當時落入塵世的靈性都成為了教條/形式主義:路西法狀態會在時間裡形式成阿里曼。

耶穌的一生區分為三個時期:12到18歲(看透猶太教)、18到24歲(看透異教)、24到30歲(看透光之子-艾森尼教團),每一次的洞見都確實成為他深沉苦難的源頭(人類的榮光正在退隱,成為一種精神性的空洞!人類內在渴求著某種新的什麼,除非那種新的被給予,否則人類將充滿不幸);耶穌承擔著全人類的苦難,直到自己的慈悲成熟到了某一點,允許了聖靈-基督進入自己的自我之中,而在約旦河受洗,耶穌成為了耶穌-基督。


傳記舉隅:耶穌簡史•從耶穌走向基督•之三

耶穌內在有種深沉的哀傷與了然:知道無論怎麼努力復興古老文化(其中的精華與智慧),那些被復興出的,也將是現在與未來人類感官的無法認識與觸及;智慧必須新生,與時俱進,符合當下人類感官的應用與狀態。

人真正的能力與智慧並不來自地球性後退、昏聵而隱約的傳遞/遺傳/世襲,必須來自地球以外的地方-宇宙-天界──地球人成就的最高點還搆不上宇宙人的最低點──因為真正的人之中,智慧必須進入意識的光亮(清楚地知道自己做什麼、也為什麼)! 

當耶穌來到了施洗者約翰之前──施洗者約翰直接繼承/承繼了地球性的遺傳能力,屬於舊時代的人類;而「舊」卻為著「新」施洗──基督-聖靈知道自己即將擁有耶穌,於是先讓耶穌感受到自己,而能在受洗的當下激活/激發出自己的自我(意識)。

約旦河受洗,是宇宙為著地球、靈性為著物質生孕!基督(開始)孕育在耶穌之內。

補充說明:約旦河受洗讓太陽-基督的胚胎進入了地球的靈-心之中,而耶穌提供出身體給聖靈-基督應用。起初,聖靈-基督剛開始祂的地球之旅,只和拿撒勒耶穌的身體鬆散地連結(人的情況卻是心魂/靈-心整個寓居在身體之中),聖靈-基督可以隨時隨地離開拿撒勒耶穌的身體──耶穌的身體可能在某個地方彷彿睡著了,聖靈-基督卻在另外的地方活動/行動;當需要時,聖靈-基督才啟程到達,從耶穌身體所在的那個地方升起──在接續的三年期間,聖靈-基督(必須)愈來愈緊密地與拿撒勒耶穌的身體結合,基督的乙太特質/乙太體於是愈來愈相似於耶穌的物質體/身體。

受洗之後,聖靈-基督首次居住在耶穌的人類身體之中,受到吸引,要在荒漠/曠野中與阿里曼、路西法交手。

耶穌-基督因此(在星芒體上)首先遭遇路西法──當人太高估自己,缺乏自我認識與謙遜,路西法會前來迷惑;路西法玩弄著人類虛假的驕傲/高傲──路西法允諾給予耶穌-基督所有王國(整個星芒界)的美麗、榮華與輝煌,但聖靈-基督完全不知道也不被路西法誘惑,因祂只知道如何服務眾神。耶穌-基督斷然回絕了路西法。

補充說明:對一般人而言,這會激起人內在傲慢、自滿的權力慾;當人同意了路西法星芒性的給予,身體結構會被整個星芒界的暴力圍攻/圍剿,人墮入了驕蹇、自大。

耶穌-基督(在乙太體上)再度遭遇路西法與阿里曼的聯手出擊,要耶穌-基督跳下懸崖/深谷,路西法與阿里曼以蜿蜒、繞道的方式激起人類內在的驕傲,讓人產生自己凌駕了所有恐懼的錯覺。耶穌-基督無法被外在激起他的驕傲,路西法只得因放棄而離去。

補充說明:如果耶穌-基督認可了阿里曼,就毋須做他當時必須去做的事:高貴如聖靈-基督,卻得下降入一個人類的身體之中,成為耶穌。耶穌的那具身體讓聖靈-基督必須服從地球-重力法則(所以,阿里曼才承諾將抬起耶穌-基督的身體,逆反/超越重力法則的限制,取消被墜落/下墮的效應);阿里曼想要玩弄耶穌-基督的恐懼,於是承諾將保護他免於恐懼,只要他把自己扔下去!然而路西法與阿里曼的一同圍攻(耶穌-基督),卻在當中形成一種牽制性的平衡,耶穌-基督找到了缺口,掙脫/擺脫了祂們的影響。阿里曼很喪氣,對著路西法說:「祢沒幫助到我,因祢擋住了我的去路;對我的力量,祢沒有加分,反而減分。我要單憑自己的力量去誘惑他、挑戰他。」

耶穌-基督(在物質體上)第三度的誘惑是遭遇阿里曼(阿里曼送走路西法之後展開的最後、凌厲攻勢),阿里曼誘惑著耶穌-基督去把礦石/石頭變成可以充飢、食用的麵包;耶穌-基督遲疑了,無法立刻回答阿里曼的提問,只說了:「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靈性的真理。」阿里曼回答:「祢可能是對的,但這個事實不能阻止我對祢有一定的支配力/影響力。祢只知道崇高的聖靈如何行動,因祢尚未處在人類世界之中;當祢到了下面(地球),祢會發現人們真的需要把石頭變成麵包,他們不可能單獨靠著靈性生活。」所以阿里曼並未被耶穌-基督完全擊潰──耶穌-基督知道人類之內有某個殘留而強大的力量是無法以內在、靈性的(心魂)過程克服的,因為阿里曼是地球-物質的法則之王,地球尚未進化到「完美」、進化到「『物質』的法則能蛻變為『靈性』」;即使阿里曼不濫用這樣的權力、不將它無止境援引、延伸,那也絕對是地球(生命、運作)必須的元素:人類在食糧-日常用度的需求中麻木也老練,金錢(在物質上的滿足)將逐漸成為社會秩序的統領者/安排者/支持者;然而,金錢(在物質上的滿足)也讓人必須生活在靈性法則之外,就著物質性進行自己可能的獨立。

補充說明一:阿里曼問答的都是地球人習以為常的事理,但對一個初來乍到的神,這卻是無法理解的事情。「在地球上,人們必須把礦石、金屬轉換成金錢,好取得麵包餵養自己。」這點認識完全在聖靈-基督的經驗值之外。

補充說明二:阿里曼就住在我們的金錢當中,而阿里曼的問題也始終無法被完全的靈性解答/解決;耶穌-基督只好將自己犧牲、注入到地球的層域,緩慢影響地球長遠而整體的進化;然而,這無法被個別的心魂力量促成,必須(地球與其上的人類)整體都被基督動量/力量充滿──阿里曼力量強迫聖靈-基督必須真實連結上地球,這種強迫性進入了猶大(Judas Iscariot),猶大為著金錢出賣了耶穌-基督,因密告、背叛而真正導致耶穌-基督之死,而聖靈-基督的菁華也隨之封存入地球的心魂/靈-心。

補充說明三:「將『石頭』變成『麵包』以餵養人群」的真正意涵是:阿里曼將自己的力量錨定在地球之中、也錨定在地球進化的過程裡,與地球的命運同體,無法被完全拔除/移除。阿里曼、梅菲斯特(Mephistopheles)、財神-瑪門(Mammon)都可以在金錢中找到,人的生活必需與外在的物質層面打交道,人要應付/對付阿里曼。而如果要讓人在地球上發展出屬於自己的真正力量,基督就必須允許阿里曼存在也發揮一定的影響力,因為阿里曼的物質性正是地球的本性/本質,直到地球走到生命的終點。基督必須與阿里曼保持距離,容許祂共存,所以阿里曼可以在基督生命著的那僅僅三年之間(在拿撒勒耶穌的體內)活躍著,甚至進入猶大的心魂,引誘他背叛耶穌-基督。猶大的背叛、讓耶穌-基督受死與耶穌-基督沒能化解最後一道阿里曼的考驗/考題是息息相關的。

因此,路西法的誘惑可以在(個人)心魂內裡被克服,阿里曼的本質/慫恿卻得在(整體/全體)人的進化過程裡被克服,前提是:人要先允許聖靈-基督菁華進入自己的內裡工作,讓自己參與也成為基督!

當耶穌-基督離開荒涼的沙漠,他覺得自己的成長已經超越了他從12歲起學習到的所有,感受到聖靈-基督已然與他活著的內在生命相連,他凋謝了所有與老舊、枯萎事物的連結。

耶穌-基督開始遊蕩,漸行漸遠,去到許多他曾以過去耶穌身分造訪過的地方;他沉默著,彷彿他與周遭世界沒有共通與交集。

也請參考<耶穌降臨期的神聖考驗><基督的四重犧牲><為什麼只有耶穌-基督能對人類進行拯救?><黑暗力量的三重誘惑>

傳記舉隅:耶穌簡史•從耶穌走向基督•之四

當耶穌接受完洗禮,從約旦河返回,人們再次辨識出他外在的形體/樣貌,但他的雙眼光芒更熾烈:過去的人們,感受著自己被耶穌的臨在溫慰著,現在卻感受著自己被耶穌的神聖治癒。

耶穌-基督看到許多人病苦在阿里曼勢力之下,想起自己曾如何昏倒在群魔亂舞的祭壇,他現在已經能夠看見他到過的人家怎樣勉力把石頭轉變成麵包,許多人又怎樣單單依憑著糧食(麵包)過活;他領悟到:人類如何在整個為了取得身體/物質體的過程裡,犧牲掉了自己靈性的連結與需要;人類忘記了先祖/淵源的來處、忘記了天使的名字,日常用度的需求驅使他們與天界暌隔,走向利己主義,靠攏了阿里曼。

有一群人開始圍繞也跟隨耶穌,透過耶穌,他們開始新鮮而不同,因為耶穌內裡出現了「神在『人』之內/神成為『人』」的經驗:並非眾神準備好一條道路,導引靈性降臨地球,而是人類如何再次找到自己的道路,從地球前往靈性世界。

人必須為自己(由下而上地)找到,而不是依賴靈性(由上而下地)給予,否則人類將愈來愈衰弱。

補充說明:人通往靈性的祕密就在(有能力)「完全地反轉(之前)」。

耶穌與他的使徒們形成一個社群,在當中活躍與工作,懷著愛,對待同伴,卻也不再與世界分開。

偶爾,當中某一位使徒會感覺基督在他內裡說話,說出原本只有耶穌-基督才能說出的話語;這樣的社群在不同的地方遇到不同的人,往往不是耶穌本人說著話,反而是某位使徒說著話,因為耶穌把所有都與弟子們分享,甚至是他聖靈般的智慧,耶穌-基督只以乙太體處於他們之中。

補充說明一:聖靈-基督能夠透過每一位弟子講話,並在講話期間、眾目睽睽之下,容貌轉變為神聖。然而,當聖靈-基督透過任何弟子說話時,耶穌會萎縮自己的存在,讓自己形同路人。

補充說明二:天使最低階的身質在乙太層次。

歲月流逝,聖靈-基督必須愈來愈適應並認同拿撒勒耶穌的身質/軀體,只好不斷地壓縮/收縮自己,聖靈漸漸地與耶穌綁在一起;然而到了最後一年(耶穌32歲左右),這樣的綑綁造成聖靈-基督極大的痛苦,神聖的力量不斷地流失,也讓耶穌這具身體非常虛弱。

補充說明一:這種適應過程是一種「走下坡」的衰頹/衰退:「神」逐漸退化/縮限/成為了「人」──聖靈-基督看到自己神聖的內涵銳減,乙太質逐漸肖似耶穌的物質體(如:行走時汗如雨下),祂是如此地靠近耶穌而能開始感受到人類熟悉的焦慮與恐懼。

補充說明二:聖靈-基督雖然擁有所有種類的能力/神力,但當祂進入了人,就只能運用受限於耶穌身質下三體/身體的能力:儘管耶穌經過複雜而精心的準備,身質下三體/身體的能力比當時所有的地球人更龐大/強壯,但聖靈-耶穌仍被身質下三體/身體的能力大大侷限。這樣掣肘、斷翼的侷限也讓耶穌-基督痛苦。

補充說明三:被約翰施洗之後,聖靈-太陽-基督降入了耶穌屬世的物質身體之中,然而,聖靈-基督並沒有自己所屬的業力,因為祂不曾在地球上活過,卻得承受不屬於自己業力的苦痛!基督是世界中唯一一股位於人體(耶穌)之中卻不帶業力的生命/人生:完全不帶業力的生命在地球上曾經(生)活過三年!基督的人生並未基於舊有的業力,更沒有創造嶄新的業力。

由於聖靈-基督的顯像捉摸不定,要從一群使徒當中逮捕到耶穌不太可能,必須有人願意服從阿里曼的指令(願意被錢誘惑、為錢背叛),而那個人就是猶大。

耶穌-基督與猶大之所以連結,完全是因為耶穌在曠野中遭逢的第三場誘惑:阿里曼的質問/提問,因為靈性的實存並不需要以石頭換取麵包。

透過猶大,耶穌-基督必須進入死亡的國度,而阿里曼就是死亡之主/王!

人若要進步,就要有意識地超越自己對惡魔-邪惡的信仰/相信;如果人繼續著目前的生活方式、思想模式,人將無法在靈性上進展──真正的進步從來不在鄉愿裡、妥協裡、不願清楚看見裡。

「最後的晚餐(十二門徒與耶穌-基督共享的晚餐)」實際上被兩個場景重疊在一起:「(各各他之謎之後)完全不同於耶穌的基督」與「(各各他之謎之前)以耶穌形象示現的基督」。

而在「最後的晚餐」之後,耶穌-基督被猶大以「猶大之吻」暗示與出賣,讓祭司、長老、士兵認出耶穌,將之逮捕。

耶穌-基督受洗之後的早期階段,聖靈-基督和拿撒勒人-耶穌的身體只有非常鬆散的連結;漸漸地,愈來愈靠近、愈合而為一;但,只有在耶穌釘死在十字架上的那一刻,祂和他才完全合一。

補充說明:「宇宙性的聖靈-太陽-基督」和「地球性的拿撒勒人-耶穌」的結合過程帶著無可言喻的苦難(比地球上曾出現最深的苦難更深),且足足持續了三年之久──這種神性所承受的苦難必須讓陳舊、古老的人類得以再次回春並新生,而能擁有完整的自我(體)。

當基督以三年的時間深入耶穌的身質,愈接近物質體,靈性的能力就愈衰弱;當基督-聖靈完全入住也疊合了物質體,就是耶穌必須(歷經)的死亡!

補充說明:耶穌讓基督進入自己的過程也是每一個人內在必須經歷的過程。

揹著十字架,又被釘上十字架,此時的耶穌-基督已從飽滿的神聖力量走向完全乏力/無力的狀態,而他被包圍的人嘲笑著:「你曾救過許多人,現在卻不能救你自己!如果你是神,就從十字架上下來!你下來,我們就信你。」

當耶穌-基督被懸掛上十字架之時(正午),日蝕讓各各他一帶完全籠罩在黑暗裡,地球上的生命也順應著日蝕即時發生了改變(星芒體、乙太體、物質體之間改變了彼此平常的關係)──耶穌釘死在各各他的十字架上頭(太陽力量被釘死於物質-地球-月亮),讓黑暗真正降臨了大地。

補充說明:藉由十字架,耶穌-基督向著地球傾倒盡(完全的)自己。

當耶穌死去的屍身從十字架上取下,被置放在一座墓穴當中,一陣旋風升起,地震搖撼了地面,自一道裂縫中將屍體吸納入大地之中(旋風將細麻裹屍布捲離耶穌的身軀,布料散落下來卻也收聚於一處),短暫開啟的那道裂縫隨即閉合。

補充說明:月亮帶來黑暗,而讓陽光(的亮度)黯淡:太陽的黯淡引發地球上之後更頻繁、激烈的地震。

翌晨,人們發現墓穴空了,因為大地已經接收了耶穌死去的身體,僅僅殘留著墓石/石頭;耶穌的死真正是一場誕生,聖靈-太陽-基督的誕生──普世的愛在所有信徒的心魂之中甦醒:十字架上的死亡只在表面,實際是宇宙的愛復活於地球所有的地方;耶穌苦難的死亡為的是基督的(出)生。

補充說明:是為「各各他之謎」:各各他之謎雖出現在後亞特蘭提斯時期,卻也是人類有史以來最缺乏靈性洞見的時期(雖然在物質上也有著有史以來最高超的人類智慧,比起當今有過之而無不及)。

各各他之謎,根本上,就是地球的中心事件!

補充說明一:耶穌接受約旦河的浸洗,是自我體的受孕(自我體接受到高等我的力量);施洗到各各他之謎(耶穌之死),是自我體的懷胎/孕育;各各他之謎(耶穌之死)之後,是自我體真正的誕生(因為耶穌-物質死亡,基督-乙太才能完全生命)。

補充說明二:(每年)太陽曆的元旦正午,也是十二聖夜的中心性時間,地心-太陽性的力量也是當年各各他之謎靈性復活力量的展現。

各各他之謎之後,耶穌-基督的力量取代了蛇蟒-路西法的盤踞,成為地球的中心性力量,地球心魂再次連結上了太陽-光亮!

補充說明:耶穌-基督並沒有排斥路西法力量,卻是去轉化、淨化路西法力量。

各各他之謎之後的四十天,門徒們如同夢遊者一般守在基督的身旁,意識被太陽-基督傳輸也提升到另一種狀態/高度,從而能領悟基督教導的靈性秘密。

朝氣蓬勃的太陽-基督動量因著各各他之謎進入這個世界:各各他之謎發生,重要的不再是之前已經存在的智慧/教導,而是各各他之謎讓地球與全人類連結上了什麼?

補充說明:為了這種嶄新的連結(出現),即使沒有任何人能夠理解,為著地球與人類,各各他之謎仍然必須發生、也會發生,因為它並不意義於人們的理解之中,卻意義於宇宙的靈性之光如何流入地球。

舉例說明:(通俗/世俗的)十字軍東征,只是尋找耶穌屍體/墳墓的誇張版(真正的基督活在所有敞開於靈性的心魂之中);然而,外在物質層面從來找尋不到也找尋不出內在靈性層面的什麼。

各各他之謎之前,人藉由遺傳的源流取得靈性的智慧;各各他之謎之後,人靠自己的力量取得靈性的智慧──洞見不再來自身質/身體/肉體,而來自心魂/靈-心質。

-★-

以非常的虔敬,將耶穌的一生放入我們的心中,成為我們內在神聖的畫面,讓耶穌「基督化」的過程成為我們的學習:我們如何從原生/後繼-母親-家庭的力量中彼此提升也釋放/解放?如何敞開自己,接納太陽-基督的神聖?如何致力/努力對抗並平衡於路西法、阿里曼之間?如何平和容受之後遭逢的每一樁苦難?如何由物質的墳塋中以靈性再起?如何讓自己成為物質-黑暗中足以靈性的光亮?……

當耶穌能夠基督,我們也能夠由人而神、由地球而太陽!

(全文畢)

也請參考<各各他之謎(The mystery of Golgotha)><復活節><復活節之前個人對自己的工作(上)><復活節之前個人對自己的工作(中)><復活節之前個人對自己的工作(下)><初步的覺醒•以人的定位重新連結上神聖-靈性><死亡的源起•棺材/棺槨的意義><為什麼耶穌-基督死在十字架上的同時,太陽也同時間黯淡了三個小時?><元旦正午><每一個人必須為自己經歷的(七件)耶穌-基督事件><「原罪(Original Sin)」與「恩典(Grace)」的概念><歐洲第一所神祕學院的教導•玫瑰十字架><玫瑰十字架的冥想練習><「耶穌會(Jesuitism)」與「玫瑰十字會(Rosicrucianism)」><「聖殿騎士團」的基本捍衛與信仰><「世界之體(world-body)」><「日」與「月」•人進入超感官的兩扇門戶><十字軍東征(The Crusades)><基督(「聖殿騎士團」)•反基督(「法蘭西腓力四世」):兩股作用力的對抗、消長與對現代的作用><太陽惡魔-索拉斯(Sorath)•「聖殿騎士團」的沒落、死亡><魔獸之數•666>等篇


《耶穌簡史》釋疑

我被人智學、史代納博士啟發,人智學給出了我看世界不一樣的角度。

一時看不懂沒有關係,保持開放的心,但也不要過度勉強自己。

耶穌在受洗時聖靈-基督才進到耶穌裡面,讓人疑惑到不知怎麼去思考:人的身體/身質必須歷經很多的純化、甚至捐棄,才能接受/領受太陽-基督性的聖靈,並非一蹴可及;為了受洗那神聖的一刻,耶穌以之前三十年的一生準備自己……

耶穌受洗於約旦河,是願意在乙太以上成熟地接受基督、願意「基督-乙太化」自己(這樣的過程與力量發生在人的血液與心臟:人以聖潔的血液讓心臟受洗/浸洗,而能博愛、光亮;當什麼破壞著血液的神聖與完整,就讓人失去了乙太化自己的機會)──基督因為一直在乙太以上,所以進入物質的過程是一種難以被我們理解的苦痛:以濃縮、精煉的三年,承受地球的有史以來……

那,耶穌真的是神的兒子嗎?或,看我們如何定義「神的兒子」?

是啊!不僅耶穌,所有的人類都是神(性)的孩子/兒子,都是「聖子」,在聖子的原則裡運作;「聖子」的原則是「人」的原則。

但,一般人達不到聖子達得到的!不過,現在達不到,不表示以後永遠達不到,人擁有著成為最低階「神/天使」的潛質與能力,因為地球-耶穌已將他對太陽-基督的領承全給了我們,沒有絲毫保留。

所以,神藉由聖子的肉身、釘十字架為我們贖罪,讓我們得以趨近聖子?

聖子的肉身是我們自己的軀體/軀殼、十字架是地球,我們必須有站在物質性自己對面的能力,才能靈性;當我們願意為自己贖罪,聖靈才可能為我們贖到罪,以從傷口/聖傷中流下的乙太性……我們還在過程裡,耶穌以(精華的)一世,我們卻須以許多世。

可,「人是以後最低階的神/天使」,應該也不是每個人吧?不是每個人都信基督。

當然不是每一個人。但,信不信基督是一回事,自己有沒有能力為自己經歷必須的(七件)耶穌-基督事件,才是關鍵。不過,每一個人都有走出那樣自己的能力,肯不肯、願不願而已。

基督教裡看不到轉世輪迴的概念,是沒有,還是沒有正統化?

密修的基督教(修會)有這樣的了解,但被教會阻擋了,只有(最)高級的修士才有機會知道與修習;這是後來基督教的可惜,基督教在西元四世紀之後,開始質變/物質化──一般教會只要人去相信,不希望人真正知道。

「正統化」不那麼重要,當被凡人定義與規範,「正統」就早已遠離了宇宙真實。

那要怎麼去理解其他的宗教呢?

所有的宗教都為著耶穌-基督的出現鋪陳,在不同的時代、不同的人類意識裡,適合著出現的當代,卻不再適合之後的時代──(不同的)宗教是人類意識的演化史,只是曾經光亮的,會在後來的時代裡質變成黑暗(路西法性的智慧質變成阿里曼的頑固、教條與黑暗)。

所以,所有的宗教和精神領袖都只是走向靈性的通道,可以這樣理解嗎?

是也不是。(遙遠之前)曾經是,但現在絕對不是。東方的宗教讓人走向路西法,西方的宗教(特別是伊斯蘭教/回教)讓人束縛於阿里曼,都在導引人類走向惡魔性的靈性──以「個人性的『真實』與『自由』」去印所有的宗教,當有牴觸,該門宗教就已經被污染。

[補充說明:耶穌是地球歷史中間性的人物,佛陀的出現則是讓古印度文化以降的人類都能為接受太陽力量作(靈性上的)準備──沒有佛陀在先,耶穌也完成不了自己的任務。]

[舉例說明一:因為戒律不能批判佛、法、僧,只能對失格的法師/僧侶無條件接受、拜服,對其他人只能說好聽、悅耳的話,就已失去了能個人性的真實。]

[舉例說明二:伊斯蘭嚴格的教義下,女性被父親、兄弟綁縛也決定命運,以教義之名,行監管/剝奪/蹂躪之實,讓女性活不出自己,就已失去了能個人性的自由。]

現在的人並不需要選擇、信仰與依賴宗教,因為所有的宗教都已在歷史中質變,但一定要懷抱著宗教性的情懷,向著包圍自己的世界,感謝與仰望。

我的信仰是人智學,並不在任何宗教裡。

耶穌以人類所有的源流/所有世準備出自己的那一世(身質)──耶穌小孩以母系連結佛陀,而能愛;以父系連結瑣羅亞斯德,而能智慧──但基督只在耶穌成為耶穌-基督的最後三年為祂唯一(不到一世)的一世。

神無極限、無所不能,怎麼會因困在耶穌的物質性身質而受苦、能力削減呢?這樣的過程是出於神定意要發生還是神陷入了困境?

這是神堅定的意志、卻也是神的困境,因為靈性遭逢了物質卻不得伸展──物質並不屬於靈性的想像與經驗。

一般的神無法物質、也不願物質,而太陽-基督願意因為對人類的賦予而承受削減自己能力、犧牲自己生命之苦──聖靈-永恆藉由太陽,流入時間,又藉由耶穌,流向地球。

[補充說明一:太陽-基督在耶穌施洗到釘十字架受死的這三年嘗試與地球耶穌結合,但只有在地球-耶穌離開了地球-耶穌(的那一刻),才能真正太陽-基督。]

[補充說明二:太陽上的以羅欣力量是基督,統領所有行星的以羅欣,基督屬於太陽中的光亮力量,太陽與基督在神聖的本質上一體;索拉斯屬於太陽中的黑暗力量,所以反基督/敵基督。]

[補充說明三:聖靈永恆,就沒有起點、沒有終點;永恆必須也只存在於靈性裡,無法心、無法身,永恆無邊無際,被靈性賦予。]

從這樣的角度來說,每個人都應該要認識太陽-基督、並且在靈-心上連結,不是嗎?若是信仰其他的宗教,又怎麼與太陽-基督連結?

當自己真實、勇敢地實踐自己對靈性的知道,就已經連結上了太陽-基督力量,不必透過其他宗教那種路西法式催眠性/入定性的連結。

認識太陽-基督(動量)的確是每個人學習「自由」裡最重要的功課,但是,信了基督教,不見得就連結得上太陽-基督;不信基督教,不見得就連結不上太陽-基督,關鍵在每個人自己的業力(業力會以宗教的方式阻礙、屏障自己),自己能不能成熟到願意走過耶穌-基督的過程?

宗教(信仰)可以連結,就能斷捨;沒有什麼短暫的必須(強迫)永久……人真正要信仰、皈依的是宇宙-真實/真理,而不是期間性的宗教現象。

每個人要自己願意啟發自己,也勇於推翻因襲的自己;宇宙將是助力,但不要倚賴/期待宇宙伸出援手、拉上自己一把,因為我們在練習真正的「『自』由」。

但,「一個人會不會願意啟發自己」是不是也是命定?就好像被神「揀選」的概念?

沒有人被命定,人被自己選擇!當自己選擇了為自己、為人類、為世界在靈性上光亮與精進,就被神聖同時揀選──人以自己的自由意志決定自己是否領受「救恩」。

每一刻,人都有進行選擇、改變選擇的能力,人只被自己的慣性與懦弱預定/命定,輪迴著自己。

[補充說明:人以反覆的投生昇華自己(靈-心性)的存在,讓自己向神聖-真實-純潔-光亮靠近──(正確的)死亡幫助生命蛻變。]

脫離輪迴的標準由誰認定/認證呢?以羅欣嗎?

不是。人其實被自己審判,以內在橫膈膜(潛意識)的作用與記憶。

不是在末日才被神審判嗎?

每個人的狀態才是自己的末日:自己無法通過自己的審判,死亡之後進入不了真正的靈性界域(過不了生死門檻的守衛)、只能中陰,才會在最後跟著必須被了結的一起……「末日」是每個人必須為自己昇華的最後通牒期限(6-6-6)。

[補充說明:「6-6-6」是人類輪迴自己最後的時限,無法跨越為「7」,就將落後在人類之外。]

人類認知有限,恐怕永遠無法知道自己能不能從輪迴當中解脫了……

不要這樣悲觀。一個人醒,就會照亮旁邊的人,讓旁邊的人慢慢醒。不過,你為什麼覺得人有限呢?人是在物質-地球上才以為自己有限的,宇宙/神性給出了等待我們成熟的時間。

那,神為什麼要創造人類?為什麼要這樣子繞一大圈,終究還是要我們回歸神性?神終極的旨意是什麼?

神讓存在中所有(曾)意志著的都有能力成為神!

不只人類,動物界、植物界、礦物界都是未來的神/天使,遲早而已──什麼有意志存在著、肯為自己發芽,就被賦予了能生命的能力、能永恆的潛力──所以,不是神要創造人類,是人希望神(能)創造出自己。

神給出了我們可以應用與仿效的能力與圖像/心像,但要我們自己去成就:條件都給出來了,剩下的就看/靠我們自己了──神回應著所有存在的,包括人類,所以創造出萬有。

成為了神/天使之後,就再也沒有物質世界了,但我還是不能理解為什麼要有這樣的歷程?

物質世界會消失,但不曾有過物質的黑暗,突顯不出自己能神性、光亮的能力/能耐:真正的靈性世界是黑暗的,自己要有發光的能力(如同基督-太陽);如果不能發光、照亮,進入了黑暗,就仍然只能黑暗,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必須進入物質裡考驗與試煉自己──愈有能力(進入)混濁、深暗,才有能力更高潔/光潔/純潔。

[補充說明:神已經神聖與光亮了,不須再依靠物質突顯;需要物質(打磨)的是還不成氣候的我們。]

另外,耶穌-基督被大地吞噬後,落入了地獄當中,但耶穌-基督復活之後不是升天了嗎?

「『升』天」的意義並不字面:耶穌-基督透過「埋葬」進入地球/地心/地獄,是為了救贖之前所有被地獄沉淪的心魂,並讓自己(太陽-基督)的力量與地球合一;「升天」是讓地球黑暗觸碰到光亮,讓地球的乙太走向能「天」的神性──「『升』天」是太陽-基督讓地球上所有的內在都感受到「(屬)天」的神性發生著、進行著,而能對所有地球性的存在進行「靈」的救贖。

所以,對耶穌-基督而言,「下地獄」跟「升天」兩件事都有發生?

對,耶穌-基督的下地獄透過「埋葬」,而能對地球重力工作,讓人類的死亡成為人類的希望;升天透過「復活」,而能讓地球浸浴在光亮性的乙太當中,以再起的浮力抗克重力。

埋葬只是表象,真實是與地球結合,讓太陽的光亮與地球一起。

那,耶穌-基督現在在哪裡呢?在太陽上發光?在天國?……

基督在太陽,只是世俗性的說法,正確說來,基督在太陽之外,只是(將力量)投影在太陽之上;但自從耶穌-基督事件之後,狀態改變了,耶穌-基督(更正確地說,是太陽-基督,因為原先的地球-耶穌已死)/(已然地球化的)太陽-基督瀰漫在地球的乙太體裡,等待大家意識的甦醒,點亮自己,復活地球(更高)的生命

這些都無法以宗教的角度去理解,必須跳脫宗教的框架,不然真的會打結。

不管如何,耶穌-基督向我們示範出了靈性進入物質世界將遭遇到的歷練,讓我們察覺到自己存有的神聖力量,而能朝自己「自由之靈」的未來邁進。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641 2019新型冠狀病毒|陈琪莹

591 東西方人類意識的異同:兼論人類意識進化如何結合華德福課程|陈琪莹

604 鲁道夫·史代纳:密修学徒的高等灵性修炼法门|柿子文化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