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兽爱智慧

阅读·实修·转化

684 为避免冒犯中国,世卫组织跳过“Xi”命名新变种病毒

發布於

野兽按:不怕没钱的流氓,就怕流氓有钱,所有国际组织都害怕有钱的流氓,这些国际组织也是官僚集团,没钱就没法活。金钱这个唯物主义恶魔的武器真是无往不利!

为避免冒犯中国,世卫组织跳过“Xi”命名新变种病毒

STEVEN LEE MYERS

2021年11月29日 纽约时报

周五,在约翰内斯堡奥利弗·坦博国际机场,工作人员为新冠病毒核酸检测采集拭子。 SUMAYA HISHAM/REUTERS


世界卫生组织为新冠病毒的新变种命名时,官员为了让公众更容易理解其演化过程,选择了使用希腊字母:阿尔法(Alpha)、贝塔(Beta)、伽马(Gamma)、德尔塔(Delta)。

现在,这个字母表制造了政治难题。在德尔塔变异毒株之后出现的几个变种都被证明传染力不如德尔塔强大。轮到为南非出现的具有潜在危险的新变种命名时,字母表上的下一个字母是纽(Nu),官员们认为这太容易与“新”(new)字混淆。

接下来的字母更加麻烦:虽然读音不同,但克西(Xi)的英语转写恰好就是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姓氏的汉语拼音。所以他们跳过了这两个字母,将新变种命名为奥密克戎(Omicron)。

“‘纽’很容易与‘new’混淆,我们也没有选择‘Xi’,因为它是一个常见的姓氏,”发言人塔里克·贾萨雷维奇周六在电子邮件中对跳过这两个字母的问题做出了回应。

他还说,该组织的政策要求“避免冒犯任何文化、社会、国家、地区、专业或种族群体”。

该组织最初没有解释它为何从哥伦比亚首次记录的较小变异毒株谬(Mu)跳到奥密克戎。这样的遗漏令人们猜测其原因。使一些人再次批评该组织在与中国打交道时过分恭顺。

“如果世卫组织如此害怕中共,那么下次中共试图掩盖灾难性的全球大流行病时,还怎么相信世卫组织会揭穿他们?”得克萨斯州共和党参议员特德·克鲁兹在Twitter上写道。

新毒株的学名是SARS-CoV-2的B.1.1.529变种,没有证据表明中国人在该毒株的命名上有任何决定权。一些变种已被证明转播力较低,但奥密克戎可能是自德尔塔变异毒株以来最令人担忧的新毒株。

使用地理名称指代卫生威胁曾是过去的常见做法:西班牙流感、西尼罗河病毒、中东呼吸综合征、寨卡病毒和埃博拉病毒。整个大流行期间,世卫组织一直试图避免这一做法。

这反映了科学家们担心地方或人群有遭到污名化的风险,但在大流行的最初几个月,这也被视为对中国的恭顺,因为该国在全球卫生事务中很有影响力。

大流行于2019年秋季首次在中国中部城市武汉传播,中国官员对于人们将大流行与武汉相关联的做法表示愤怒。美国最严厉的中国批评者——包括时任总统唐纳德·J·特朗普及其助手——仍然坚持这种关联,有时还会使用一知半解或种族主义的字眼。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当时表示:“新冠病毒使所有人都受到了影响,需要携手应对,而不是仇外式地散布恐惧。”

Steven Lee Myers是《纽约时报》北京分社社长。他自1989年加入时报,曾在莫斯科、巴格达和华盛顿多地进行报道。他著有《新沙皇:弗拉基米尔·普京的崛起和统治》(The New Tsar: The Rise and Reign of Vladimir Putin)一书。欢迎在Twitter和Facebook上关注他。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从信任危机到世界救星,中国政府如何重建“大国自信”叙事|端传媒

597 新冠肺炎浩劫:一场本来完全可以避免的大灾难|胡平

口罩外交:中国垄断防疫资源的“杰作”|何清涟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