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兽爱智慧

阅读·实修·转化

678 网球名将彭帅指控中国前副总理张高丽性侵

發布於

野兽按:前天晚上十点多在我们的足球群里,有队友说微博今天发生了一个超级大瓜,然后谷歌了一下。发现是彭帅实名举报张高丽。虽然目前为止,只是孤证,但根据我对党国的了解,这个一定是真的。常看的江峰时刻和王剑每日观察也评论此事。

刚才看到纽约时报也报道了此事。11月8日北京又要召开党代会了,这次彭帅爆料无论是否有人指使或背后推动,都会为习派提供武器,攻击江派。加上北京疫情又起,未来一周的北京又热闹了。无论如何,敬佩彭帅的勇气,加上之前的郝海东夫妇,体育界人士还是有些血性的。

“张高丽这个人并没有给人政治方面的其他联想,他是中共体系下标准的官僚。我认为他的公众形象是中共政治局常委中最差的,那种严肃的、一本正经、板着脸的样子,跟私生活形成强烈的反差,给人的感觉是一种伪君子。” 邓聿文说。


彭帅(1986年1月8日-),湖南湘潭人,中国女子职业网球运动员。最高单打世界排名为14位,在澳网温网都曾经闯进16强,美网更闯进4强。在2013年温布顿网球锦标赛女双比赛搭档台湾选手谢淑薇夺冠。2014年2月17日,随着彭帅和谢淑薇的组合获得多哈公开赛冠军,彭帅正式登上了双打世界第一的宝座,成为了继日本选手杉山爱之后又一位登上双打世界第一的亚洲女球手。2014年6月8日,“海峡组合”谢淑薇和彭帅在决赛直落两盘击败意大利组合文奇埃拉尼,赢得法国网球公开赛女双冠军。

2021年11月2日,彭帅在新浪微博个人页面称与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前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长达10多年的婚外情和性关系经历,并称张高丽的妻子康洁也知情,是少数揭发中国大陆性侵犯问题的国家级运动员。在彭帅发布贴文约一小时后,相关消息迅速在中国大陆社交网络上传播,但彭帅的微博帖子随后被删除,而点击有关她的视频也会发生错误,当日晚间11点后,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各界开始大规模封杀相关内容。《纽约时报》评论这是#MeToo在中国的展现。

彭帅遭删除的微博全文:

我知道说不清楚,说了也没有用,但还是想说出来,我是多么的虚伪不堪,我承认我不是一个好女孩,很坏很坏的女孩,大概三年前张高丽副总理你退休了,找天津网球中心的刘大夫再联系到我,约我打球,在北京的康铭大厦。上午打完球,你和妻子康洁一起带我去了你们家。然后把我带进你家的房间,和十多年前在天津时一样,要和我发生性关系。那天下午我很怕,根本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人在外帮守著,因为谁都不可能相信老婆会愿意。七年前我们发生过一次性关系,然后你升常委去北京就再没联系过我。原本埋藏了一切在心里,既然你根本不打算负责,为何还要回来找我,带我去你家逼我和你发生关系?是我没有证据,也根本不可能留下证据。后来你一直否认,可确是你先喜欢的我,否则我也不可能接触的到你。

那天下午我原本没有同意一直哭,晚饭是和你还有康洁阿姨(编注:张高丽妻子)一起吃的,你说宇宙很大很大,地球就是宇宙的一粒沙,我们人类连一粒沙都没有,还说了很多很多,就是让我放下思想包袱。晚饭后我也并不愿意,你说恨我!又说你这七年从未忘记过我,会对我好等等......我又怕又慌带著七年前对你的情感同意了......是的就是我们发生性关系了。感情这东西很复杂,说不清,从那日后我再次打开了对你的爱,后来与你相处的日子里,单从你人相处你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对我也挺好,我们从近代历史聊到远古时代,你同我讲万物的知识再谈到经济哲学,聊不完的话题。一起下棋,唱歌,打乒乓球,桌球,包括网球我们永远可以打得不亦乐乎,性格是那么的合得来好像一切都很搭。

自小离家早,内心极度缺爱,面对发生这一切,我从不认为我一个好女孩,我恨我自己,恨我为什么要来到这个世界,经历这一劫。你同我说你爱我,很爱很爱,来生希望在你二十岁我十八岁时我们就遇见。你说你很孤独,一个人很可怜,我们有聊不完的天,讲不完的话,你说你这个位置没有办法离婚,如果你在山东时认识,还可以离婚,可是现在没有办法。我想过默默无闻就这样陪著你,开始还好,可是日子久了慢慢的变了,太多的不公与侮辱。每次你让我去,背著你你妻子对我说过多少难听侮辱的话,各种冷嘲热讽。我说喜欢吃鸭舌,康洁阿姨会冲著我说~咿真恶心。冬天北京雾霾我说有时候空气不太好,康洁阿姨会对我说,那是你们郊区,我们这儿没感觉。等等诸如类似的话说了很多很多,你在时候她不这样说,好像和我们一样,两个人相处时是一个样,有旁人时你对我又是一个样。

我同你说过,这些话听多了心里特别难受委屈,从认识你第一天到现在没用过你一分钱,更没通过你谋取过任何利益或者好处,可名分这东西真重要。这一切我活该,自取其辱。从头到尾你都是一直让我保密和你的一切关系,更不可以告诉我妈和你有男女关系,因为每次都是她送我去西什库教堂那儿,然后换你家的车才能进院里。她一直以为我是去打麻将打牌,去你家玩。我们在彼此的生活中都是真实生活中的一个透明人,你的妻子好像甄环传的皇后一样,而我无法形容自己多么的不堪,很多时候我觉得我自己还是一个人吗?我觉得自己是一个行尸走肉,装,每一天都在装,哪个我才是真的我?我不该来到这个世界,可又没有勇气去死。我好想可以活的简单点,可事与愿违。

30号那天晚上争议很大,你说2号下午再去你们家我们慢慢谈,今天中午打电话来说有事再联系,推托一切,借口说改天再联系......,就这样和七年前一样"消失了",玩玩想不要就不要了。你说我们之间没有任何交易,是,我们之间的感情和钱、权力没有任何关系,可这三年的感情我无处安放,难以面对。你总怕我带什么录音器,留下证据什么的。是的,除我以外我没留下证据证明,没有录音、没有录像、只有被扭曲的我的真实经历。

我知道对于您位高权重的张高丽副总理来说,你说过你不怕。但即使是以卵击石,飞蛾扑火自取灭亡的我也会说出和你的事实。以你的智商谋略你一定否认或者可以反扣给我,你可以如此玩世不恭。你总说希望你母亲在天可以保佑你,我是一个坏女孩不配为人母,你为人父也有儿有女,我问过你就算是你的养女你会逼她这么做吗?你今生做的这一切日后心安理得的去面对你的母亲吗?我们都很道貌岸然......


彭帅长文指控中国前高官后遭网络审查

03/11/2021 - 13:09

中国网球女将彭帅在2日于个人认证微博上发表了千字长文,描述和指认自己与前高官的不伦关系,目前所有相关消息在中国已全面封禁,文章也被下架且噤声。多个与事件直接或间接相关的关键词遭到网络审查,就连热门评分网站豆瓣也迅速删掉了韩剧《总理与我》,已经搜索不到这部电视剧。

彭帅在帖文中指认了自己与中国前任副总理张高丽在一次性侵后开始的断断续续的情人关系。她的帖子在发出不久后在微博上被删除,但由于指控者和被指控者都很知名,彭帅的帖文在中国受到严格管控的互联网上广为流传。他们两人的名字和联想相关词、甚至连“网球”一词的搜索结果都被屏蔽,反映出在中国讨论党的领导人的不当行为是极其敏感的。

例如,韩剧《总理与我》是韩国KBS电视台在2013年底推出的戏剧,讲述新人热血记者与新上任国务总理之间,因误会被传绯闻到真的结婚的故事,虽然剧情内容与这次事件并不相符,但疑似因为涉及敏感议题与字眼,所以在网站的自我审理机制上被全面下架。彭帅的微博旧文留言功能被关闭,她的新浪微博超话也被禁言,禁止进行讨论。

除微博完全没有相关信息外,中国媒体也未对此进行报道,因此无法确认彭帅控诉内容的真实性。彭帅在帖文中说:“我知道对于您位高权重的张高丽副总理来说,你说过你不怕。但即使是以卵击石,飞蛾扑火自取灭亡的我也会说出和你的事实。”

据彭博社报道,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星期三的例行发布会上被问及彭帅实名指认张高丽问题时表示:“没听说过此事;这不是外交问题。”中国体育总局没有对彭博社传真的评论请求作出回应。无法联系到彭帅或张高丽进行评论。


中共政治局前常委张高丽被网球女将彭帅控诉性侵

2021-11-03 自由亚洲电台

中国网球名将彭帅的微博帐号11月2日发文曝光了跟国务院前副总理张高丽的不伦关系,很快遭到当局的全网封锁,引发舆论热议。

“你说宇宙很大很大,地球就是宇宙的一粒沙”

上述帖文写道,彭帅目前拿不出证据,只有被扭曲的本人的真实经历,“那天下午我原本没有同意一直哭,晚饭是和你还有康洁阿姨一起吃的,你说宇宙很大很大,地球就是宇宙的一粒沙,我们人类连一粒沙都没有……晚饭后我也并不愿意,你说恨我!”

35岁的彭帅曾长期效力于天津网球队,在2013年的温布敦网球公开赛与2014年的法国网球公开赛与台湾的谢淑薇拿下女子双打项目的冠军,并夺得世界第一的宝座。

大陆媒体《三联生活周刊》2014年的报道《彭帅:不是升华,就是沉默》再度在网上热传。她曾提出单飞要求,被网管中心主任批评不顾国家利益,“球员太自私,心中没祖国。”

她还患有先天性心脏病,为了追逐网球梦,12岁就选择在心脏中植入了6个弹簧,“当初我画了一个小人,但是她的心变成了两个翅膀飞走了。我的球拍忽然变成了一个网子,罩住了翅膀,又变回了心,放回了自己的身体里。”

《人民日报》体育部前主任记者汪大昭对本台表示,彭帅今后前途未卜,“从打球本身来说,她的年龄也不允许她打下去,多年不能代表中国参加高水平比赛。她在很短的时间内成绩比较好,后来既有伤病问题,也有技术问题,没有在高位上站住脚。滑落下来后,努力了半天也恢复不到当年的水平。她的个性比李娜要好一点,李娜更刚烈一些。”

汪大昭补充说,“她是南方人,但是一直代表天津参赛,本身的关系归天津几个部门管理。天津愿意接纳她,让她代表天津参加全国(比赛),包括全运会,给她提供很多训练和比赛的机会。”

“七年前我们发生过一次性关系,然后你升常委去北京就再没联系过我。原本埋藏了一切在心里,既然你根本不打算负责,为何还要回头找我,带我去你家逼我和你发生关系?”

这篇博文中历数了彭帅多年来和张高丽发生关系的不堪细节,甚至有他的妻子康洁在门口把关,她也知道这样公开一切是“以卵击石,飞蛾扑火”。

中国的微博、微信、知乎等社交媒体平台,目前无法搜索到彭帅、张高丽的纠葛,韩剧《总理与我》因触及敏感话题也在豆瓣上被下架。彭帅尚未出面证实微博帖子是出自她本人,本台记者无法联系到彭帅,也无法独立核实相关细节。

据彭博社报道,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3日回应称,“我没有听说过,而且这也不是外交问题。”

中共当局此前对嫖娼被抓的钢琴家李云迪疯狂炮轰,这次却采取了截然不同的降温手法。密切关注此事、前中共中央党校校刊《学习时报》副编审邓聿文告诉本台:

“涉及到最高层级领导人的性丑闻,这种处理很正常。李云迪是嫖娼,属于违法行为,中国最近又对演艺界整顿,正好撞上枪口。中共虽然要求高官检点,张高丽(事件)属于私德层面,事实上也是广泛存在的现象,但当事人曝光对于中共来说是脸上无光的行为,当然要进行这种处理。”

网球运动员彭帅2017年10月4日参加在北京举行的中国网球公开赛(美联社)

中共高层内斗纠纷?

张高丽现年75岁,幼时家境贫苦,与母亲相依为命,文革期间当过起重搬运工谋生。 2013年至2018年间,他出任国务院副总理,也是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七名常务委员之一,这一机关由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领导。他此前曾任山东省省长,2007年至2012年间出任天津市委书记。

“张高丽这个人并没有给人政治方面的其他联想,他是中共体系下标准的官僚。我认为他的公众形象是中共政治局常委中最差的,那种严肃的、一本正经、板着脸的样子,跟私生活形成强烈的反差,给人的感觉是一种伪君子。” 邓聿文说。

张高丽已于2018年卸任副总理一职,外界将其视为江泽民派系的关键成员。邓聿文指出,哪怕他在位时也被习近平当局边缘化,手中并无实权:

“他做常委的时候也是排名最后的常委,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退休之后,我个人认为,他根本没有什么影响力,也没有自己的人脉。他在常委里主管经济,不是强力部门出身,不是主管公安,可以培养自己的人马,副总理手下的很多人并不是他自己能够决定,上面还有总理、还有习近平决定人事。”

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将于11月8日至11日在京举行,或将确立习近平的历史地位,彭帅的爆料时间点引发诸多联想。邓聿文对此表示,这次会议的内容已是板上钉钉,习近平不至于为了整肃江派而牺牲大局:

“习近平显然不愿中共的形象受损,否则全网封杀干什么呢?假如背后有黑手,它要到达什么目的呢?闹习近平?让六中全会开不成?历史决议做不出?不可能。去年八九月份的政治局会议就表明,这个事情已经稳妥了,历史决议早就定下来,全会不过是盖个章。这么短的时间内,江派能够掀起什么波浪吗?”

对于下周即将召开的六中全会,邓聿文认为,除了推出表扬与自我表扬、新时代社会主义的历史决议,中共也会就台湾问题和美中关系商定共识和对策,但是不会将之公布于众。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薛小山华盛顿报道  责编:梒青  网编:洪伟

网球名将彭帅指控中国前副总理张高丽性侵

STEVEN LEE MYERS

2021年11月3日 纽约时报

2020年1月,彭帅在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的赛场上。 ANDY BROWNBILL/ASSOCIATED PRESS

网球名将彭帅公开指控中国前任副总理性侵,引发网络热议,这是关于“我也是”(#MeToo)的指控首次触及中共最高权力阶层。

周二晚,彭帅在她的微博认证帐号上发文,提出这一指控。在帖文中,她描述了自己与张高丽在一次性侵后开始的断断续续的情人关系。张高丽在2012年至2017年期间担任中央政治局常委,这是中共的最高统治机构。

她的帖子在几分钟内就被删除,但由于指控者和被指控者都很知名,彭帅的指控在中国受到严格管控的互联网上广为流传,让中国防火长城内的审查人员应接不暇。

她的名字、甚至连“网球”一词的搜索结果似乎都被屏蔽,反映出在中国讨论党的领导人的不当行为是极其敏感的。

 “‘我也是’的影响已经累积了三年,“现居新泽西的活动人士吕频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道,她是现已被封的中文论坛“女权之声”的创始人。“三年前,当第一批女性开始谈论她们的经历时,没有人会想到它会波及到如此高位者。”

彭帅的指控无法得到证实。她在帖子中承认,自己拿不出证据,声称张高丽曾害怕她会把双方的会面记录下来。

记者无法联系到她置评。中国的最高行政机关国务院没有立即回应置评请求。

中国当局此前曾因性行为不端起诉过高级政府官员,通常与腐败调查同时进行。然而在此之前,像张高丽这样的位高权重者,从未遭遇过仅与性行为不端相关的公开指控。

“这些指控其实并不令人震惊,但其对准的目标却极其不同寻常,”中国时事通讯《外国人看中国》(Sinocism)的创始人利明璋(Bill Bishop)写道。

现年75岁的张高丽自经济专业毕业,在党和政府部门步步高升。他曾任沿海省份山东的省长,后在渤海海滨的省级港口城市天津任市委书记。2013年至2018年间,他担任副总理,也是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七名常务委员之一,这一机关当时和现在都是由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担任领导。

“我知道对于您位高权重的张高丽副总理来说,你说过你不怕。但即使是以卵击石,飞蛾扑火自取灭亡的我也会说出和你的事实,”彭帅写道。

中国的媒体、大学和民营部门中的女性都曾提起过关于性侵犯和性骚扰的指控,但她们面临的往往是法庭和网络审查的阻力。

许多女性表示,中国有一种根深蒂固的父权传统,有权势的男性会利用他们在企业或政府中的地位从下属和其他女性那里获得与性有关的好处。2016年,中国最高检察机关将“肆意从事权色活动”列为高官腐败的六大特点之一。

另一起备受瞩目的性骚扰案的指控者弦子发表了一段同情彭帅的文字。“希望她平安,”她写道。这也反映出虽然有审查,但仍然有很多人获知了彭帅的指控。

2018年,弦子指控一名著名电视主持人在四年前对她进行性骚扰,她成为了中国刚刚起步的“我也是”运动的早期标志人物,也让人看到了那些站出来的女性所面临的挑战。9月,北京一家法院裁定她“证据不足”,无法证明她对主持人朱军的指控,后者以诽谤罪起诉了她。

张高丽于2018年退休,据彭帅描述,两人恢复了从他在天津任职时开始的关系,那应该是在2007至2012年间。她说,张高丽在与妻子邀请她打网球之后第一次性侵了她。“那天下午我原本没有同意一直哭,”她写道,但并未说明性侵发生的确切时间。

当时,她的职业生涯蒸蒸日上,在2014年国际女子网球协会(Women’s Tennis Association)女双排名中升至第一,女单排名最高达到第14位。

在2013年的温网和2014年的法网,她与搭档、台湾选手谢淑薇拿下冠军。2014年,她又打进了美网女单半决赛。根据该协会的数据,彭帅现今的单打排名为189位,双打排名248位,她最后一次参加比赛是在2020年的卡塔尔网球公开赛。

她是打破了中国体育制度常规的运动员之一,这种制度要求大部分运动员在国家队教练的指导下训练,并且需要将大部分收入,甚至代言收入交还给国家。她是最先与国家达成协议,可以自行训练和旅行,并保留更高收入比例的运动员之一。

她的帖子在被删除后仍以截图和其他信息形式传播,这说明类似的指控在中国社会能够引发多少共鸣。

“审查在失效,”女权活动者吕频表示。她还说,虽然公众对这一议题的讨论很重要,但“改变政策是最困难的部分”。

储百亮(Chris Buckley)、Hannah Beech对本文有报道贡献。Claire Fu和Liu Yi有研究贡献。

Steven Lee Myers是《纽约时报》北京分社社长。他自1989年加入时报,曾在莫斯科、巴格达和华盛顿多地进行报道。他著有《新沙皇:弗拉基米尔·普京的崛起和统治》(The New Tsar: The Rise and Reign of Vladimir Putin)一书。欢迎在Twitter和Facebook上关注他。

【重温】三联生活周刊|彭帅:不是升华,就是沉默

11/02/2021

发布时间:2014年9月3日

北京时间今天凌晨,彭帅仅用时64分钟,便以6比2和6比1击败瑞士17岁小将本西奇,挺进美网女单四强。这是她37次大满贯之旅中第一次杀入四强,也由此成为继李娜、郑洁后第三位做到这一点的中国选手。 彭帅的单打之路走得并不顺畅,今天的故事,从2006年“单飞风波”说起。

永不放弃

2006年的彭帅,年初哭到年尾。

2006年1月初,中国网管中心主任孙晋芳在公开场合批评彭帅缺乏职业精神,只顾及个人利益:“她以为自己是莎拉波娃?国家队不搞特殊化,球员太自私,心中没祖国。”

2006年的12月,彭帅在广州的中国赛决赛上退赛,并埋怨网协待己不公,眼泪掉了一把,她说:“我无法让所有人都喜欢我。”

时间回溯到2005年12月初,国家女网江门集训时,彭帅向国家队提出“单飞”要求,并希望网管中心能适当放宽尺度,让自己能做到奖金自主、教练自主、参赛自主,做一名彻头彻尾的职业化球员,引起了一场有关奖金的风波。在此之前,刚拿到全运会单打亚军的彭帅所属的天津体育局撤出了全部的网球投资,彭帅只能跟着国家队东征西战,同时失去了自己的专用技术教练和体能教练

“没有对错,只是立场不同。球员有球员的立场,协会有协会的立场,国家有国家的立场。”美籍华裔职业网球教练马伟开笑着回忆,“单飞的话,李娜也有说过,不过彭帅当了冲锋队。”

8岁时跟着舅舅张帆一起走上网球场的那一刻,彭帅没想过自己的路会走得这么远,这么累。

1999年11月14日,13岁的彭帅到天津参加了第16届国际网联中国“星运杯”青少年排名赛。决赛中,她以2比0击败比自己大5岁的孙甜甜获得冠军。一周后,在首都机场,母亲和舅舅把她送上了从北京直飞纽约的飞机,作为亚洲的唯一代表,彭帅将在美国和国际网联从全球选拔的少年选手一起接受训练。张帆至今还记得彭帅对他说过的话:“我要和李芳姐姐一样,成为优秀的网球选手。”当时,母亲张冰看着彭帅小小的身影,背着背包走进安检口时,眼泪就再也止不住了。“如果当初我没把贝贝(彭帅的乳名)交给她舅舅,她可能就跟你们一样,过着普通女孩的日子,平时逛逛街,看看电影,有个男朋友,平平稳稳的,也挺好。我有时候会后悔,但贝贝从来没后悔过,所以我觉得,那天的眼泪,我没白流。至少,她现在是快乐的。”

2006年2月,澳网之后彭帅曾与网球管理中心再次进行沟通,但结果令人失望。于是她选择了继续在家休息,而没有参加已经报名参赛的芭堤亚网球公开赛。

“澳网之后她回到天津,每天就一个人练球。”天津网管中心的工作人员描述着“单飞”不成的那段日子,“话比原来少了,也不怎么笑,有时候好像总在发呆。”

“无视国家利益”这样的批评,显然是一个18岁的女孩所无法承受的。在做客杨澜的“天下女人”节目时,彭帅如此回忆18岁时迷惘的自己:“回家过春节的时候,每天就待在家里,上网,看电视。不愿意下楼,不想说话。想放弃,心里又割舍不下。”

母亲张冰的一番话重新燃起了彭帅的斗志。“你12岁的时候,为了打网球能选择做心脏手术,既然选择了,就开开心心地去做,享受过程,别计较结果。”

没错,彭帅曾经是一个心脏病患者。1998年7月,一家经纪人公司要送彭帅出国训练比赛,但体检中发现她的心脏有毛病,医学术语叫“主动脉导管未闭”。一般来说,新生儿出生10个月以后,心脏和肺部之间的血管才会彻底复合。但有一部分人会出现例外,这样肺部和心脏之间的血液之间能够流动,这是一种先天性的心脏病。彭帅的血管中有一个0.02毫米的缝隙。这个缝隙,不会影响到普通人的生活,但是对一个从事剧烈运动的运动员来说,有时候会产生致命的伤害。为了网球,彭帅选择了做手术,心脏中植入了6个弹簧,每个价值8000多元。手术前,医生问彭帅,是全部麻醉,还是局部麻醉。如果全部麻醉,那么睡一觉就好了,但是对身体的神经会有一定的损害;但如果是局部麻醉,会感受到极大的痛苦。为了网球,彭帅选择了局部麻醉。12岁的彭帅,已经是一个“有主见”的孩子。

2011年法网女单第三轮比赛中彭帅因病退赛

2006年3月份的纳斯达克100公开赛,彭帅重返赛场,此时,她的身份是“天津网协和国家队共同培养的”球员。想继续走下去,这条路上还有更多的艰辛。2006年的中网之前,彭帅在美国接受了一次心脏矫正小手术。“一次身体检查中,医生说我不适合再继续打网球了,我当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还好后来说只要动一个小手术就可以了。从坚持到想要放弃,然后又选择坚持,我想,上天不会对我这么残忍。”

2009年6月3日凌晨,法网女双1/4决赛中,海峡组合彭帅/谢淑薇击败波兰拉德万斯卡姐妹组合,杀入4强,并追平了郑洁/晏紫保持的法网最佳战绩。比赛结束,当彭帅在摄像机镜头上签名时,特地画了一个桃心。发布会最后,记者询问彭帅此举是为表达什么心意,彭帅表示:自己当初为阿迪达斯拍摄一个主题为“没有不可能”的广告时,讲述了自己12岁做心脏手术的故事,跟这个有关。她说:“当初我画了一个小人,但是她的心变成了两个翅膀飞走了。我的球拍忽然变成了一个网子,罩住了翅膀,又变回了心,放回了自己的身体里。这个故事的含义就是告诉人们不要放弃。”

来自地方的改革

事实上,对于彭帅“单飞”的想法,一手培养她的天津体育局网球运动管理中心的态度相对宽容。“当时天津网球队已经在走这个模式,彭帅提出的‘单飞’是一种趋势,也是一个过程。”现任天津网管中心副主任、天津网球队总教练王金禄告诉记者,“彭帅在六运会左右进入国家队,那时天津队为她提供了专门的体能和技术教练,她已经有自己的团队。从天津队层面,我们已经给彭帅创造了单飞的基础和条件。”

事实证明,以刘树华为首的天津市网球中心在1994年的成立对后来的天津网球,甚至中国网球的发展,都具有历史性的重要意义。1994年以前的天津网球曾经有过一段特别辉煌的时期,但是到了90年代开始出现滑坡。“现实的局面无比残酷,重视梯队建设刻不容缓。而在体工队里,所有人一起吃‘大锅饭’,很难将重点项目的‘优势’真正体现出来。”原天津市体委主任仇涌在接受采访时说,“老的体制内,管理往往是多头的:运动队,归体工队管;场馆,网球队自己说了不算,想用的时候用不了;网球队只能管一线队;二线队归由体校管;三、四线队伍则归属于各个业余体校。这样一来,网球队无法形成自上而下的技术风格,也很难促进竞争。”

“从运动规律上来说,我们认为纵向管理比较好,包括四线队伍的统一建设、场馆的自主化使用以及更自由的参赛安排。”自此,天津市网球中心一夜间有了自主权——自负盈亏的一面是当下的窘困,而另一面却是未来的美好憧憬和无限可能。

四线梯队的机制概括起来说,一线队即最优秀的专业队员,负责代表天津市打全国比赛,并输送国家队,一般保有男女各8人的配置;二线队由部分专业运动员和非专业体校学生共同构成,时刻准备上调一线队;三线队基本为体育运动学院的网球专业学生,其中有天赋、上升空间大的亦可送入一线队;四线队基本以纯业余组成,包括十二三岁甚至更小一些的孩子,以确保网球基础人群的普及面。

“当时的想法很简单,让懂网球的人来管理,让训练更符合网球的发展规律。”王金禄说,运动员时期,作为亚洲顶尖男选手的刘树华曾在对外交流项目中去过国外训练,也参加过一些巡回赛事,虽然机会很少。“那时候已经逐渐意识到,网球与其他项目不同,高度职业化,商业化,因此在训练模式上要给孩子更多自由和创造性。但是,在举国体制下怎么突出网球训练的特点,这个比例怎么安排,都是我们要思考的问题。”

王金禄回忆说:“在当时这确实是一个引发争议的改革,因为将单项专业队伍从体工队里脱离出来,这是没有先例的。脱离后怎么办?一夜间你没了食堂,没了宿舍,没了后勤保障,你吃什么?住哪里?到哪儿训练?原中国网球队主教练、天津队总教练张大陆当时还想把网球工资拿出来浮动,以成绩与工资挂钩,但因为想法过于超前没有最后形成机制。”

张伟是我国优秀的教练员、裁判员,现在天津市网球中心办公室担任管理工作。1988年他从羽毛球队来到网球队,亲眼目睹了1994年那一次惊天动地的变革。从体工队脱离后,他成为第一任天津女队主教练,后来又陆续担任过天津男队一队教练和二线队主教练,并短期担任过国家集训队教练组组长。

“刚开始不理解的人很多,但更大的问题是不知道应该怎么搞,一方面是成绩必须上去,另一方面是人才问题、资金问题、训练问题,这都是以前没有遇到过的新课题。”

“创新”是天津网管中心主任刘树华经常提起的字眼,于是天津成了最早引进国外优秀教练员的省级地方队,他请来了当年赛场上的老对手、韩国教头余镇先带队打十运会,后来又请来美籍华裔职业教练马伟开辅导彭帅。

另一方面,重视梯队建设的同时绝不故步自封,“只要你够好,谁来都欢迎”。于是天津队引进了来自大连的孙鹏,来自湖南的彭帅和袁梦。当年亲手操办引进彭帅事宜的正是张伟,他回忆说:“彭帅是和她的舅舅张帆一起引进天津队的,我们既要保证球员的水平,更要保证教练员的水平。”

“引进来”的同时是“送出去”。1994年王金禄担任改制后的第一任天津网球男队主教练,那时他只有36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走出国门。1994年,王金禄带着4位队员来到天津友好城市——德国的萨尔州。“当时德国网球正是鼎盛时期,贝克尔、格拉夫影响力巨大,加上德国网协积极地输出网球理念,于是我们去了萨尔州。”

“去了之后才真正知道,什么叫做大运动量,什么叫做职业网球。”王金禄回忆说,为了提高中国球员的水平,德国方面特地请了一位最负盛名的高水平老教练帮助他们,“刚开始我们的男子队员和萨尔州一个小城市的女子队打比赛,整场球下来一局都赢不了”。第一场训练下来,王金禄给老师张大陆写信,说这个教练是不是疯了?“因为没见过,不知道职业化训练的强度在哪里?苦和量是两个概念,所谓的大运动量是有量化指标的,比如速度,奔跑能力,强度等等。好比百米跑,咱们平时练就是18秒,国外选手做准备活动时可能就达到14秒,真正训练起来能达到13秒甚至更少的时间。在那里练了两个月后,那里的女孩们想赢我们一局反倒难了。”

之后,王金禄又带队去美国训练,再一次大开眼界。“有比赛的时候,假如早上10点开赛,按我们的习惯,为了有充沛的体力,队员们可以睡到9点,半小时后到场地,做个简单的准备活动就上场。但是国外教练不一样,他让我们6点半起床,7点半到场地,45分钟到60分钟的热身,再训练45分钟到60分钟,然后休息1小时比赛。其实,这样才是符合人体生物规律的。因为至少需要三四个小时,运动员才能将身体各项技能调动到最佳兴奋状态。”

2011年WTA网球巡回赛布鲁塞尔公开赛,彭帅获得女单亚军

训练之外,天津市网球中心在市场化层面的探索也从无中断,将男女运动员每天两次的训练时间拉开,留出一定的场馆黄金时间段对外营业,仅此一项每年也可带来200多万元的盈利,以此贴补运动员出国比赛的巨大开销。

2000年,彭帅年仅14岁,已经在迈阿密参加青少年比赛,那是马伟开第一次看她比赛。出身于台湾网球世家的马伟开是网球职业教练,2000年参加美网的正选选手里他带过三到四个,高峰期的时候他一个人带7个参加WTA巡回赛的正选选手。为了更好地进入这个圈子,他有个原则:只带欧美选手。但是,彭帅的“霸气”还是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2002年6月,中国网球协会通过经纪人将彭帅送往由美国前著名女子网球运动员埃弗特创办的网球学校进行为期一年的深造,她成为由中国网球协会与外国经纪人公司合作全新包装进军国际职业网坛的中国女网第一人。

2004年,天津选送了一批队员到马伟开在美国开设的网球学校训练,其中就有彭帅。从2004年6月开始,马伟开与天津合作,正式成为彭帅的教练。

由于经常在国外接受最先进的训练思想理念,彭帅被认为是在技术风格上与欧美选手最接近的中国选手,发球与正手的攻击力量大,体形也较其他中国选手高大强壮。但对于马伟开来说,天分和实力是两回事。他更欣赏彭帅的是她的“个性”。“她不像大多数中国球员,教练教什么,她就学什么。她会跟我沟通,告诉我她想练什么,训练后有没有效果,她会给出自己的看法。她坚持自己的想法,在这个过程中选择到对的路。”

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某种意义上,天津网球队更像是国家网管中心的一块“试验田”。

2003年,王金禄还在国家网球队担任男队教练,当时天津队与国家网管中心达成协议,来自天津的教练和队员属于国家队成员,但是走天津模式。“我们不随国家队集训,比赛,而是按自己的计划走。但是必须代表国家打亚运会、奥运会和戴维斯杯,训练计划等也必须向网管中心训练部通报。”在天津队“集体单飞”取得成功后,湖北、江苏、上海等省市也开始尝试这一做法。

2005年,在彭帅提出“单飞”想法之前,国家网管中心正在做出改变。“当时已经决定给钱出去打,但是以国家队而不是个人的形式出去。为了保证她们的比赛,每个选手给了100万元人民币的经费,因为经费有限,钱是从男队经费里挤出来的。这些做法与举国体制相异,曾在总局引起争议,持反对意见的人认为怎么就你们网球搞特殊化?”央视一位网球专项记者在接受采访时说,而且这么做之后,赞助不好拉了,影响一些既得利益者,只有运动员是受益方。“在当时,孙晋芳是担了很大风险的,因为单飞第一年,成绩并不好。”

从一个局外人的角度看,马伟开很欣赏网管中心的做法。“举国体制有利有弊。关键是怎么在举国体制的优势下,充分发挥单飞的优势。网球是一个每天都在投钱的项目,在打基础的阶段需要举国体制的投入,但是网球确实有很多个人化的东西,到了金字塔的塔尖,一个适合李娜的教练可能不见得适合彭帅。”马伟开说,“在我看来,体能、技术、心理、战术其中任何一个方面比对手强的球员都能赢球。外行看的永远是技术层面的东西,而越是到金字塔塔尖的人,技术层面在他综合能力中所占的比率越小。举国体制的缺点正在于此,教练教的都是一样的东西。”王金禄在采访中也提到,在所到过的美国网校,外国教练对中国球员的评价一致得惊人:“你们的技术动作很完美,打法很好,只要多参加职业比赛,女子肯定能进前100。”“其实国外的球员很羡慕中国球员,这是一桩只赚不赔的生意。”马伟开说。

李娜的强势回归,在一定程度上掩盖了彭帅的光芒。事实上,在几位中国“金花”当中,年龄最小的彭帅是最早取得突破的。2005年她就连续击败多位顶级高手,世界排名攀升至第31位。不过,由于伤病的关系,她在2009年前低迷了很长一段时间。

2009年是彭帅职业生涯的一个转折点。在这年的十一届全运会上,她一人独得网球团体、混双、女双、女单4枚金牌。这不能不让人想起4年前的全运会,女单决赛彭帅负于郑洁,仅收获一枚银牌。领奖台上,彭帅仅仅让这枚银牌在脖子上停留了10秒就迅速揣进了兜里,回头再看这个挺有个性的举动,彭帅说:“挺孩子气,但这确实不是我想要的。”

在今年的前3项大满贯赛事中,彭帅在澳网闯进16强,法网因病在第三轮退赛,温网再次杀进16强,另外在WTA巡回赛中也多次闯进4强和决赛,状态非常稳定。马伟开表示:“(彭帅)到世界前10位甚至前5位,都不是很困难的事情,关键是打进去了能不能留得住。”

继续前行的时候,彭帅发现,未来还有很多很多的未知。奥运会、大满贯冠军、世界排名前20、世界排名前10……张德培曾经和彭帅讨论过事业目标的问题。“当时他问我有没有什么目标,我就说前20,然后他就看着我问:‘就这样呀?’其实我还是想一步一步来的好,这个目标实现了,还会有下一个。”


吕频:彭帅不是米兔组织化的一员,但却是呼应和示范效应的成员之一

11/03/2021

编者按:以下内容为女权主义行动家吕频发布于推特的系列推文整合,欲查看详情请跳至作者原始推文。

彭帅的揭露非常重要,让人们前所未有地真切看见当下中国最高领导人群体的真实生活一角,被权力包裹的道貌昂然背后,他们的超额滥权,腐败,以及他们的恐惧,一般只是被想象的,正在这么多人的目睹下被这么真实地指认。为什么大家都知道彭帅的揭发太真实了?

因为大家都知道那一定是真的。其实他们一直都是那样腐烂堕落,包括一直都在剥削女性,只是总隐在黑幕之后。所以,“说出来”太重要了。这是米兔,也不仅关于米兔。我赞美米兔,米兔真的太厉害了。它三年积累效应才走到今天。这不是说它的重要性取决于被揭发者的权力地位,而是说可以看到每一个受害者勇敢站出来控诉,如何让越来越多的人不可逆地觉醒,以及示范和鼓励下一个受害者站出来,越来越强有力地震撼社会。米兔挑战社会“常态”,关于什么可说,什么是对的。第一,女性要将那些不允许说的诉诸语言,尽管语言是非常艰难的。第二,女性用她们的经验作证,那些事不对。

米兔几乎没有组织化,自2018.7以来其发展主要依靠个又一个受害者的个人揭发,像彭帅这样的。以及依靠许多女性的自发互助,和无法阻止的传播效应突破审查。彭帅的自述是又一个不完美受害者将她的惨痛作为教材贡献给了这个社会应有的教育。可以看到她是怎么努力在这个父权的认知与语言的捆绑下以及心怀巨大恐惧,以那么纠结混乱的方式,却努力去讲。她首先有很多羞愧自责,她甚至说到“爱”。毕竟每个人都中父权的毒。但重要的是,和其他受害者一样,她从内心里知道,那一切是不公正的,她是被欺负的,即使没有一个现成的术语来定义她的遭遇。她有内心的渴望和力量去求一种尚不存在的公正。

彭帅的自述和其他很多米兔受害者的发布有高度的一致。以个体的微薄之力突破一整个社会所设定的对性暴力的不可说和正常化是非常艰难的。我理解彭帅为什么自责,为什么会说他是好人,说到爱,等等。我更完全感知她内心的屈辱和愤怒。社会必须了解没有人应该被置于这样的状态,而女性从来都知道。

实际上她的自述的不完美本身非常重要。本来就是要彰显这个社会破裂的一部分。那些讲得很好的故事,有时候是宣传,有时候是谎言,有时候至少是脱离女性的生活真情。然而所有理性完美的人都没有彭帅勇敢。所有人都害怕,每个人站出来之前都知道将付出巨大代价,口干舌燥,完全孤独。 这是最了不起的。

我指的是可以从为什么总有人站出来开始理解米兔,是基于不可遏制的对尚未有的公正的要求。然而这样的意识很难在完全孤立中上升。女人是被父权分化和控制的,所以很难反抗。需要和其他人直接间接呼应,受到其他人的示范。彭帅当然不是米兔组织化中的一员,但她是这样的呼应和示范的效应的成员之一。

一切都被监视,甚至还没有发出来就被审查。很多很多米兔的声音根本就没有被听到,这是可以想象的。今天发声的门槛特别特别高。但米兔一直都在突破审查。靠的就是受害者的血泪控诉所触及和所震撼的,让人们没有办法停下来去议论,去代发布。靠这种自发的人海战术,最终让所有人都知道了,审查才失效。

所以看到张高丽,吴亦凡,朱军,刘强东……当然不是因为米兔只揭发他们,而是他们是米兔仅能呈现在大众面前的冰山一角。但是也“感谢”这些人吧,是他们的名声携带了米兔的效应到更远的地方。大众媒体几乎不报道,社交媒体上太多的删除,但是米兔的效应却还在不断上升,不断打破不可说的天花板。

米兔就是在给这个社会找麻烦和制造危机。这个和谐社会…有人找麻烦是至关重要的,说明这个社会还没有死亡的事实。米兔是在不断被限流,削峰,预警,解散,但是米兔总是能见证下一个受害者制造的新的集结的机会。人们永远在寻求反抗和连接,虽然另一方面心情总在激动和消沉之间颠簸而且有太多忧惧。

米兔在积累它的效应也在积累它的危机。每一次,大家都为受害者的安全忧心,每一次米兔也作为一个被打击的目标更显著。但我不会预言一个最终对峙的时刻,不会并没有那样的时刻,因为打击本来就已经在持续和扩大化。而且也不要期待米兔为社会的“实质性变化”创造一个质变临界点。米兔戏剧性和波动但是米兔没有一个线性的指向和目标终点。而且它始终是非常非常脆弱的。投身于这样不确定的不被承诺的过程,这是一种女性的道德。同时知道一定会有下一个人站出来的,以一种现在根本想象不到的方式。很多人看到彭帅发布的第一反应就是害怕,怕整个互联网都被报复,我倒不是。社会本来在持续被关闭,既然忧心恐惧是常态,我更愿意关注另一面,女性如何撑住最后的空间,撕破一些什么,非常了不起的,要大力赞美。在这个过程中更多人觉醒相遇,让短暂的生命有意义,这是最珍贵的。女权不需要承担什么自身之外的大任,虽然它确实承担了。就彭帅,我也相信她,女人都是很坚韧的,她一定可以挺过去。(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618 《思想》:“米兔”在中国

628 那个声称采访到朱军的记者,和他的“猎杀受害者”同盟|端传媒

674 她們的征途:直擊、迂迴與衝撞,中國女性的公民覺醒之路|赵思乐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