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物博士生

一個在美國騙吃騙喝的博士生

台灣的英文教學出了什麼問題(一)

早上起來看到新聞在談推動台灣成為雙語國家,只讓我又再度想到一件我很常說的故事:我沒經歷到國小就開始教英文的時代,所以是從國中正式開始學英文;大學和研究所雖然沒什麼在上英文課,但是因為一直有在讀英文教科書跟自己念英文,所以也算進去好了,一共學了12年的英文唷,來美國之後還是覺得自己的英文很差,每天都覺得完全無法跟美國人溝通,也聽不懂美國人在跟我說什麼。

所以我在台灣的時候英文學得很差嗎?國中考高中基測的時候,考英文那一節開放交卷時間一到我就立刻出來了,想不到一出考場就遇到也來陪她學生的媽媽,立刻就被她唸了一頓,說怎麼這麼快就交了?

「我全部寫完了啊」

『那怎麼沒再檢查?』

「有啊,而且我還檢查了兩遍」

後來的幾天,我媽每天拿這件事唸我,直到成績公布那天——我真的滿分而且全對。

上了高中,雖然我沒有也沒興趣去參加英文免修,也不像很多厲害的同學熱衷於英文演講或英文話劇甚至是出國交流,但是英文也從來不是我需要擔心的科目。不過其實我還是非常一步一腳印地在「念」英文的,讀雜誌(彭蒙惠)和背單字我一天都沒有偷懶。最後學測雖然錯了一題,但是還是拿到了15級分。

我想說的是,我在台灣的標準測驗中英文都拿到了很高的分數,而在一路求學的過程中,我也的確感受了很多同學為英文所苦,而我完全沒有這個煩惱。

但是這都只代表,我把英文作為一個學科,學得很好。這完全不代表我可以說「我英文很好」。

(未完待續)

註:本文中「英文」指的就是 English,並沒有刻意強調「英文」相對於「英語」之不同。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