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思高

https://petermasklo.observer https://vocus.cc/user/@petermasklo 現正連載:《盟軍中的德國佬 Gerhard Neumann》二戰歷史創作系列 主要以香港粵文創作,間中出現書面中文(好似係…) https://www.facebook.com/petermasklo

《堅尼地道殺人事件》眾籌失敗

(edited)

數星期前提過的,香港首個眾籌電影計劃《堅尼地道殺人事件》,最終只籌得目標金額的三成,宣告失敗。

五千多名的眾籌支持者,人數算多嗎?我給一個數字供參考:近年中、小型發行港產電影,首映週的單日入場人數大約落在二千至八千人 [*]。對《堅》而言,五千多人大概只抵得上(如果上映)兩日的入場人數。如果只從這觀點去想,這次的支持人數是相對不足。

但如果從數據出發,五千多人合共籌出三百多萬,每人願意付出五百多元——較一張戲飛多數倍的價格——去支持這個只有先導片,「十劃得一撇」的項目,從這角度去看就可謂是成功的。

只是成功得不夠。

眼見網上很多人都在說「你又唔係大導演、又唔係 Mirror,憑咩要我俾錢你呢個三唔識七嘅人拍電影?」吸引力不足這點,我唔完全反對。但最少導演趙羅尼黃秋生在眾籌之前,一毫子都沒收到前,就拍出了一部長達十幾分鐘,結構完整的先導片,以實際作品去 sell 自己與整個計劃。而我就是在看過這段先導片後,吸引到我,才默默地去課金。只可惜支持的人多,不支持的、甚至不知道的人更多。

然後也有一部分的人,很直接去問,眾籌的「投資」能否得到分紅。對,又是錢,很香港人的問法。然後又是一個很「香港」的答案:眾籌不能有分紅,只能有產品。到底最終有多少「投資者」,是因為沒有分紅,而影響了「投資意慾」的,我沒興趣去一一研究。

如今的最終眾籌額,僅僅達到電影計劃的一半製作成本,還未計算眾籌平台手續費、各式級別眾籌者的禮品回贈成本等,數數手指,能用作拍電影的,就只有二百萬。如今眾籌失敗,連這帳面上的二百萬也要經原來金流退回,一路走來,「得嗰吉」。

趙羅尼的說法,在 2019 年的最初想法,正正是想向大眾眾籌二百萬,然後餘下的就想求助於各種電影發展基金與投資人身上。只是兩年來香港淪落速度之快,令其計劃充滿各式紅線。試想想,單單是請黃秋生擔正男主之一,就足然令各投資人有藉口「耍手擰頭」。到最後就只有三條路:賣家產獨力推行、放棄、全面眾籌。趙羅尼試了賣產,不夠數;試了眾籌,都是不夠支次。現今三條路只有最後一步能走,就是放棄。

抱歉了,只能說生不逢時,出自如今比荒謬更荒謬的年代中。最後我們能做的,也許就只有為這部流產的作品,留一個深深的鞠躬。嘗試過後,對得住自己就夠了。

[*] 數據參考自友站,香港電影博客《講。鏟。片》

🌟 馬特市社區徵稿活動《簽?不簽?》現正展開
📓 二戰歷史創作系列
《盟軍中的德國佬 Gerhard Neumann》連載中
👏  請「拍手」支持,支持我繼續創作
🌟  精選文章列表
👍  加入我的 LikeCoin 讚賞公民,即可實質贊助我繼續歷史研究與創作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由觀眾決定有無得開拍?」《堅尼地道殺人事件》

表演藝術行銷:眾籌是智慧還是瘋子?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