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思高

https://petermasklo.observer https://vocus.cc/user/@petermasklo 現正連載:《盟軍中的德國佬 Gerhard Neumann》二戰歷史創作系列 主要以香港粵文創作,間中出現書面中文(好似係…) https://www.facebook.com/petermasklo

「歷史拾遺」歷史研究系列(最後更新:2021/08/06)

發布於
修訂於
現正連載:【盟軍中的德國佬 Gerhard Neumann】(第七章:Call me Bond, Gerhard Bond...) | 即將連載:【盟軍中的德國佬 Gerhard Neumann】(第八章:踏上公民之旅)、【圖.景、今昔】 | 已完結:【二戰被拘留的在港德國人】。

現正連載:
【盟軍中的德國佬 Gerhard Neumann】

1940年 6月 27日,遠東香港的匯豐銀行大廈中,一名德國年輕人在電梯中碰上了一名美國人。這一碰,改變了這名德國人日後的命運……(前言)

(一)初到中國,竟被陳納德要求...

與當初帶著冒險之旅的心態離開德國,期待著豐厚待遇與延緩服兵役待遇的小伙子不同,Gerhard 此刻只有種不可思議的感覺:前一日仍然擔憂自己能否找到脫離被轉移拘押的一線生機,今日卻已坐在中航(CNAC)的飛機上,向著本應一年前就前往的目的地 —— 中國 —— 進發……

(二)初來報到的第一份工作

「咚...咚...」。傍晚六時的昆明「模範村」格外清靜,除了幾乎每家每戶都同時響起的,從倫敦經短波廣播傳來的英國廣播公司戰時節目與新聞。

「This is the BBC Home & Forces Programme, here's the news......」

我們的主人公「德國佬」Gerhard,在落戶此地後一直都無緣於此娛樂。那 Gerhard 不會覺得悶嗎?不!他在這幾個月不單不悶,更得到了不少奇特的經歷,雖然這些經歷在我們這群現代人看來,真的可免則免……

(三)加入美軍的唯一一個德國人

1941年12月8日,這一日昆明的清早格外晴朗,對昆明大眾而言,這日也許只是戰爭期間的又一個平凡日子,但對我們的主人公「德國佬」Gerhard 而言,12月8日是一個改變他人生的一日。

剛起床準備又一日工作的他,在門外被神色緊張的陳納德叫住……

(四)修復首架盟軍零式戰鬥機(上)

一直以來,歷史均以「美國在1942年7月於阿留申群島虜獲日軍零式戰鬥機(後來別名「古賀零式機」),從而得知日軍飛機性能」作為亞洲與太平洋空戰中盟軍改寫空戰戰況的重要一環……

不過早於「古賀零式機」前多個月,就已經有另一部零式戰鬥機在中國戰區落入盟軍之手,而我們的主人公「德國佬」Gerhard,正正就是負責修復這架真正意義上的「首架盟軍零式戰鬥機」……

(五)修復首架盟軍零式戰鬥機(下)

由美國王牌飛行員試飛的日軍零式戰鬥機即將降落的消息,傳遍駐防當地的美國大兵耳中,個個爭相在跑道旁等待此歷史時刻的到來……

「起落架看來不錯」就在一切看似順利,Gerhard 指引艾利森開始操控 V-172 降落之時,兩人都不知道危機正在來臨……

(六)一個荒誕之舉,挽救全盤「秘密任務」

經過在英屬印度多月的休養過後,我們的主人公「德國佬」Gerhard 終於搭上飛機,啟程回到中國戰場。這時機可謂正正恰好,如果缺少了他,此刻放在第14航空隊面前的「秘密任務」,可能隨時告吹……

(七)Call me Bond, Gerhard Bond...

1944年10月的某一日,我們的主人公「德國佬」Gerhard 剛剛回到美國陸航第14航空隊的總部。此時的他才剛剛從過去近一年所完成的「間諜任務」中恢復過來,接下來的發展卻令佢再一次驚訝……

(八)踏上公民之旅(待更新)

被禁止入境的限制,Gerhard 知、陳納德知、其副手更知道。

「就算要他非法入境都要做!」

就這樣,Gerhard 帶著陳納德親簽的出差軍令,被安排上前往美國的路程。而這一程,不單讓 Gerhard 首度踏足美國,更為他帶來意想不到的收獲……

(九)戰爭…完了吧(終章,待更新)

「不要嘈著我睡覺吧……」

「我是認真的!一枚炸彈就把整座城市炸毀了!」

Gerhard 沒有想到,這聽似酒後糊言,卻是千真萬確……

即將連載:
【圖.景、今昔】

在香港留過倩影的帝王,不止英女王;
毫不起眼的小港灣,見證無數軍艦的生與死……

由一張舊相片、一幅舊地圖出發,細說百年香港今昔……

已完結:
【二戰被拘留的在港德國人】

(一)山雨欲來

1939年的盛夏,德國入侵波蘭,伴隨著英國、法國對德宣戰,歐洲局勢急轉直下,動盪之勢亦隨之帶到香港。香港一直以日本作為主要假想敵而作規劃,對突如其來的新敵人 —— 納粹德國 —— 可謂意外……

(二)我被拘留?還是度假?

身處現代的我們,在想像「戰時集中營」生活之時,或者都會聯想到當年猶太人置於納粹黨手中的恐怖景象;而在想像被拘捕者的心態時,亦可能會覺得他們對看守者恨之入骨。

但若果我們抱著這種心態去看德國人在拘留營,應該會大吃一驚……

(三)逃出拘留營的唯一逃「獄」威龍

1939年9月28日,英軍連同警察以及政治部等,大規劃搜捕在較早前從九龍醫院逃離的被拘禁德國人。軍警將依據消息所指,集中調查可能的逃走路線,包括陸上向華界,以及海上向澳門的可能路線……

Warten Sie(等一等) ,在上一章不是才講到拘留營內的德國人生活得尚可嗎?那為何會有人逃走?這個逃亡的德國人又是誰?他逃向何處?

最重要的是,為何逃亡的出發點,竟不是在喇沙書院拘留營?

(四)人鎖起了,財產查封了,政府發大財...嗎?

針對大多以商人及專業人士身份處於香港的德國人,其背後所擁私人與公司財產之巨大,政府當然不會放過。

不過,你以為香港政府會私吞這筆橫財時,歷史總會告訴你:There's always a catch!

(五)一個人的愚蠢;所有人的下場

起初這群德國人的生活頗為輕鬆,俱樂部、戲院、球場等一應俱全,甚至容許自設酒吧,與看守的英兵一同暢飲。驟眼會以為這裡不是拘留營,而是度假營。

不過,不論氣氛再輕鬆,這裡始終是拘留營,被拘留的德國人只要做錯一件事,一切都會打回原形。而很自然地,在有酒的地方,自然就會有人犯錯……

(輔助資料1)後撰的前言 —— 一切從喇沙書院而起

(輔助資料2)你有你被拘禁,我有我去上課?喇沙書院學生何去何從?


👏  請「拍手」支持,支持我繼續創作
🌟  精選文章列表
👍  加入我的 LikeCoin 讚賞公民,即可實質贊助我繼續歷史研究與創作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加入美軍的唯一一個德國人【盟軍中的德國佬 Gerhard Neumann(三)】

一個荒誕之舉,挽救全盤「秘密任務」【盟軍中的德國佬 Gerhard Neumann(六)】

Call me Bond, Gerhard Bond...【盟軍中的德國佬 Gerhard Neumann(七)】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