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WQ

中年無業___新冠核酸檢測與咽喉炎

發布於

我身上的毛病還真不少。

憂鬱症、胃食道逆流跟胃炎、心律不整、禿髮、肌肉型肥胖、經痛嚴重者、慢性咽炎、某種不會念的血液裡的化學成分過低。

不記得是什麼時候開始,我總是覺得喉嚨卡卡像是有痰或什麼黏液在某處,但又咳不出擠不出來。只能每隔幾分鐘就清一次喉嚨(今天醫生跟我說就是大企業董事長說話前的清喉嚨,看來是董事長的命啊!),喝再多水也沒有用。這樣的狀況有時候習以為常,在不知不覺一段時間後好像又沒有喉嚨卡卡的現象。

本來想可能受寒感冒或者各種原因吧!我很接受疾病沒有正確原因引發。這個醫生這麼說、那個醫生如此推測,甚至開始從看病者身上尋找原因的醫生也很多。比如說,因為你常吃辣、因為生活作息不好、太晚睡、沒有運動、沒有注意保暖、常喝冰的等等。像算命的一樣。像蛇一樣,隨著病者拋出的敘述當作線索攀附了上去。所以我真不想知道原因,我只想解決這樣的狀況。

然後我不相信西藥、一堆抗生素,不記得在那裡得知一顆藥丸的成分大多數是填充的無效果粉末之類的,真正有藥效的材料就只在藥丸體積的超小部分。中藥我當作是食物的另一種型態,作為保健可能還是有一點改善的。我相信人類的自我免疫系統,還有自我修復的能力。

我不常看醫生,年輕時很少生病。

讀研究所然後開始工作之後,開始全身都是毛病了。

我在辦公室總是不自覺的清喉嚨,就算我想忍住或是掩飾也還是明顯。終於我小主管關心了一聲:「你這咽炎要不要買點藥吃阿?」

咽炎。我第一次聽說,這種病。

上網查了查,五花八門看不明白對解決這件事情有什麼用處。

在上海,我一向信奉淘寶。任何問題只要在淘寶搜尋,你都能找到可以解決問題的商品。有一陣子我喝一種苦苦的花草茶,但是還真的喝好了我的咽炎!不過這咽炎反覆,我也沒有不間斷的每天喝茶。


在上海3年多,從來沒去醫院看過病。一方面是我沒有醫保卡,另外就是一種自我的排斥去一個不熟悉的環境還有把自己置身於許多人之中,我寧願躲在房間反覆每一天。

每次回台灣,都會準備很多藥。主要是胃食道逆流的藥還有經痛的止痛藥,有這兩種藥基本上我就無敵了。

10月12日起,由於新冠病毒的張揚肆虐,所有抵達或從台灣出發的班機乘客,都需要出示登機前72小時的核酸檢驗報告。

這件消息一下子在台灣好幾個群組之間炸開,各種傳說。我運氣好,被拉進一個返台群組,可以直接得知回台灣的真實案例分享。去哪個醫院做檢測可以用台胞證預約、哪間診所當天可以出報告、打印的黑白報告最好再去前台蓋上紅章等等。我想這就容易了。找一個過關的案例,照著複製流程就可以解套(擅長複製貼上模仿學習的我,這種明確的道路讓我很安心)。

下半年我主要跟朋友接案當作主要收入來源,然後更多心力都放在申請貓咪回台的專案。終於到了最後幾步驟了,希望一切都可以很順利,精神狀態沒有很穩定的我當時真的很需要一件好事發生。

最後一件事:新冠核酸檢測。只要拿到報告就可以了。

我去了靜安區的中心醫院,辦了臨時醫保卡、拿了一個小本本,在窗口掛號繳了費用,被醫生不看一眼直接讓我先去量體溫,去哪量阿?得到不耐煩地回答,我懵懵懂懂找了過去內科的小前台,在那裏登記了我的體溫。回去找醫生,就開給我一張繳費單,讓我自己去闖關。這醫生在做他的工作,他不是做服務的(習慣台灣的我一時間是莫名其妙、但是在上海時我已經學到這個道理並且理解接受)。

我的收據還有就診資料

好不容易彎彎繞繞按著指標、問保安、尾隨幾個好似也要去做核酸檢測的人、進到錯誤的病樓再退出,在戶外的另一個出入口旁找到了檢測小亭子。

核酸檢測有兩種方式,抹咽喉或是取樣鼻腔的黏膜。多年前要從鼻孔穿進內視鏡看我胃的情況時,因為我的鼻腔太小而失敗。我記得很痛。所以我很緊張。醫護人員先是拿了醫用棉棒在我舌根處抹了抹,我心裡開了小花,以為就這樣了,殊不知他拿出另一隻棉棒,戳進了我的一邊鼻孔。那棉棒不停深入,我就忍不住不停往後躲,忍住一邊之後,又一隻棉棒往我還沒受到侵犯的鼻孔前去。就這樣,完成了我的核酸檢驗。讓我下午過去拿報告。

整天我的心情都很微妙,鼻孔深處彷彿還是有什麼在裡頭的怪異感,說不上疼痛但確實疼痛,心裡總是怪怪的。要我描述的話這就是BL作品裡所說的爆菊感嗎?被強迫又不得不接受的感覺,還事後總想起來?下午去拿報告,一進醫院我就摀住鼻子,有陰影。

我想這就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被這樣桶鼻子了吧!


回到台灣過了一個月,我的咽炎又犯。咳到我自己也受不了的地步。就去附近的診所掛了號看病,吃了幾天藥還是沒好,所以今天我又去看病。

老醫生經驗豐富,一聽說我的情況,立刻幫我上了一堂課。結論這是由於我呼吸道構造以及身體虛弱之下的過敏反應。

胃不好有影響,然後鼻子跟眼睛連接的小管子也不是很好,所以我晚上多夢沒睡好。再看看你張嘴看不見扁條腺處的咽喉,也因此解釋了你的呼吸道過於窄狹,晚上睡覺時,就不好呼吸,於是不自覺張嘴呼吸,所以口乾舌燥、形成腫脹跟黏膜,還容易會胸悶。以後建議側睡好一點。

是不是像命理學家?!對阿我胃很不好(也有查到胃食道逆流會造成喉嚨卡卡)、檢查心律不整時在晚上睡覺的心跳數低至一分鐘40幾下而已(白天則時而心悸),而我總是仰躺而睡。劇情已經出來,只等著觀眾買單。

老醫生講台語,又快又模糊。我台語只是初心者(慚愧),且在外面我很難集中注意力,強行聽進了一部份,後來不知怎麼,就拿出了一條長管子,那是要做什麼?

來,鼻子。

下一秒那根管子已經戳進我一個鼻孔!有一就有二,過不久另一個鼻孔也不能倖免。接著醫護人員拿著個本子讓我簽字。做內視鏡都要簽字同意的。原來剛剛是照內視鏡阿!

簽好名抬起頭,有兩隻棉棒,很熟悉的棉棒。同時又再度侵犯了我的兩個鼻孔深深處!就這麼插在那邊,老醫生趁此機會跟我講了清喉嚨像董事長的笑話(我...有禮貌又不失尷尬的),說那兩根棉棒上有藥水,先幫我讓什麼裡面的什麼消腫之類。老醫生又解釋了許多並且跟我講了回診時間注意事項以及因為健保額度問題所以下次再開噴劑給我,他又搖了搖手上一小包白色藥丸,笑著說這個很有效吃一個下去就怎麼樣怎麼樣。我的視線一直看到兩根棉棒,棉棒的存在感官上沒有可以被忽略的破綻。那段時間真是地久天長。

我也沒懂最後到底是怎麼回事。

呆然走出診所去藥局拿藥,失心落魄。

這是2020的最後一天。希望2020年是唯一把我鼻子戳進深處的一年。

2020Matters年度問卷___中年無業的第一步

中年無業___副業失敗的一天

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