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ngson

非典型事物爱好者

讨厌「别人家的狗子」

發布於


我觉得「宠物粪便」这个词很鸡肋。我在外面走路,看到路边或者草地上黑黢黢的粪便,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狗屎,不是猫屎,更不是鸟屎,乌龟屎,更不可能是小朋友拉的屎。猫吃饭的时候也会躲着人,何况拉屎的时候呢?人类吃饭的时候倒是大大方方,有的甚至以高声喧哗为乐,但就算是这样爱出风头的人,拉屎的时候也要找个别人看不见的地方,不敢抛头露面。鸟屎通常又白又稀,不成形状,经常会有鸟屎落到我的汽车前挡或者引擎盖上,所以我知道鸟屎是什么鸟样。我也见过很小很小的小朋友背对着人群撒尿,他们正处于憋不住的年纪,这也正常。但我从来没见过想拉就拉的情况,可能大便比小便更容易控制吧。所以那些确定无疑都是狗屎了。


村里的狗也拉屎,但是在农村生活并没有让我感觉「到处是狗屎」,大概是因为农村里的狗大部分是放养的,狗在哪里拉屎,取决于狗自己,而不是取决于遛狗的人。城里的狗在哪里拉屎,取决于它的主人带它去哪里拉,在路边,就拉在路边,在草丛,就拉在草丛。当然也可以在自家厕所,不过狗主人们都嫌弃狗屎臭,所以带着狗子在外面拉,「臭别人总好过臭自己」。这样看起来,狗的素质其实要比狗主人高,他们宁愿自己找个没人的地方拉,也不愿意在人来人往的路边蹲下来拉,因为它们会觉得难为情。但是我看到狗主人倒是挺看得开的。我在街上撞见一个老头,牵着一条体型骇人的金毛,金毛扭来扭曲要离开,主人坚定地让狗子蹲下来拉屎。你看,老头还觉得金毛傻呢。


农村里看不到狗屎还有一个原因,农村里有真正的犄角旮旯,就是完全没人去的地方,屋后的大院子,我几年都没进去过一次。两个宅基地中间杂草丛生的过道,自从后面的路变成断头路,就再也没有人从这里走了。这些地方都是狗子们拉屎的好地方。城市里从来没有这样的条件,到处都是人,怎么会有没人的地方呢。就算有,也会马上开发住宅,或者变成商业区,或者闲不下来的大爷大妈去开发广场舞。反正绝对空不下来。总之狗子无论在哪里拉,最后都会被人看到的,到处都是人么。


在狗屎丛生的国度里随机漫步是非常危险的行为。往往当你聚精会神的查看狗屎的踪迹时,狗屎无处可寻;可是当你放下戒备闲庭信步时,却总会与它不期而遇。你拔剑四顾,却不知道罪魁祸首身在何方。于是只能一边蹭干净脚底板的狗屎,一边快步离开这个让你恐惧的地方,然后警告自己下一次要提高警惕。但是哪有终日防贼的道理呢?这个时候你可能就会开始谅解,说服自己狗狗是无辜的,狗主人也是无可奈何的,企图让自己的愤怒稍微冷却一点。你甚至可能开始希望,希望狗主人们不约而同的前去一个固定的地方让狗子方便,「开辟一个地方给狗方便」可能会成为下一次居委选举你会勇敢提出的建议。


你还会疑神疑鬼。早上赶往公交车站的路上我看到一片树叶,树叶鼓鼓的,好像下面藏着个东西。我鬼使神差的一脚踩了上去感觉好像踩到了一坨又硬又软的东西,我慌忙跳开,检查鞋底,回头查看树叶。我的条件反射优先于我的大脑感应,等我做完了一切的检查,我才意识到自己在害怕什么。我害怕脚底板上带着一坨狗屎的残迹进入公共场所,我害怕直到我翘起二郎腿才发现脚底板上不可描述的东西,我害怕发现了不可描述的东西却又不方便清理它。还好我实在户外,还好,我可以从容的检查,在沥青路面上用力的摩擦鞋底,即便最后发现鞋底上什么东西都没有。


「狗是人类的朋友」,很多人说,就像那些年到处都在说「xx人民是我们的好朋友』。但是我知道每天上下班遇到的金毛不是我的朋友,看到我,它不会撒娇不会示好只会低声呼噜。90号楼1楼院子里的德牧也不是我的好朋友,它的吼声浑厚低沉,它一定很强壮,我听见铁链沉重的声音,还有它带着铁链跃上空中,最后狠狠拍击到栅栏的声音。我毫不怀疑如果铁链断了,它会跳出来把我扑倒。我也不觉得总在车库出口拉屎的萨摩耶会是我的朋友,它的主人总是一边说『它喜欢你,它不咬人』,一边对你要求『管一下你的狗』无动于衷,萨摩耶围着我打转转,好像要找机会从后面扑倒我。每次从这些大型犬旁边走过,我都会担心。我这样一个140多斤的成年男性,面对这些狗子也腿肚子打颤,那些年迈的老人,身怀六甲的孕妇,几岁的娃娃呢。不过狗主人没从来不担心,「我们家儿子可温顺了」。


可是我还是很讨厌「别人家的狗子」。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